当前位置: 首页> > 驴友天地 > 正文
梅里雪山:要有多少诚意才能与你相遇
2016年07月15日 09:50       【 】 【收藏】 【打印

“莫急,莫急,会看到的,一会就出来了,好大一座雪山冰激凌。”

电影《转山》里,张书豪和李晓川从丽江出发,骑车走214滇藏线来到了德钦。俩人在公路边苦苦等待,希望能看到近在眼前,却深藏在云雾中的梅里雪山。

李晓川喃喃自语道:“心要静,要有诚意,它就会出来了。”然而,雪山始终还是没有出现。生气的李晓川站起来脱光了上衣嚷嚷着:“你盖着被子是吧,我脱给你看,我干干净净的,你也干干净净的。”他转头看了一眼身边迷惑不解的张书豪,继续说道:“都说进德钦第一眼,如果能看见梅里十三峰,会幸运一整年,老子来了三年,一眼都没有看到过。”

这是电影《转山》中的一段情节,其实在《转山》原著小说里,他俩是看见了梅里雪山的。然而电影现场拍摄时,等了好多天都没有等到雪山出现,梅里雪山上空始终有厚厚的云层,最后,为了不影响电影后面的拍摄,最后剧组不得以临时修改了剧情。

世间的事,往往总是与我们期望相左,想要看见梅里雪山更是如此。那怕你是来过三次、四次,甚至于更多,你也不一定能见到梅里雪山。据说,有些游人为了看梅里雪山,在丽江古镇住下来等着。看见天气是晴天了,马上出发赶往不远的德钦,结果大多还是扫兴而归。梅里雪山之所以神秘莫测,大概就是没有人能准确知道她何时会出现,也不知她会露面多久吧。

世间有许多事都不能强求,顺其自然,一切都是机缘巧合。

因此,要想看见梅里雪山,既不是用等待也不是以次数来获取的,也许,一颗平常心是最好的方式。抱着敬畏、祈盼、虔诚的心来了,结果只待能够不期而遇。

其实话又说回来,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创造了世间种种意想不到的奇观,给我们带来了无尽的惊喜,即使是付出了千辛万苦,还是没有得偿所愿,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后来,我们看到在电影《转山》中,李晓川对于看见梅里雪山的那份迫切渴求,正是一次次错失后情绪所至。当然,我想也正是基于此,激励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走上滇藏线,走向西藏拉萨,走向雪域高原。电影《转山》中,一年后,回到台湾的张书豪收到了李小川的来信,发生车祸受重伤康复后的李小川再次上路,不仅看见了梅里雪山,更远去了喜玛拉雅山看见了特大的雪山冰激凌珠穆朗玛峰。

飞来寺与梅里雪山遥遥相对,每天,这里都有无数的藏族同胞在此转经祈祷,他们视雪山为神而顶礼膜拜。

我住的小客栈就在飞来寺旁边,是一家藏式风格的建筑,正好面对着雪山,打开门窗便可看见梅里雪山。甚至只需拉开窗帘,躺在床头也能够看见整个山峰。

夜深人静,难以入睡,我独自信步来到四楼的屋顶上。这是一个几十坪的露天的平台,有几张供游人喝茶休憩的桌椅,从这里可以一览无余地观赏梅里雪山十三峰。

夜幕下,天空中群星闪烁,银河横跨天际,感觉苍穹天宇遥遥无边,满天繁星又好似触手可及。这样的景象,让我一下子会把记忆拉回到过去,心一瞬之间变得质朴单纯了起来。就像儿时,最美好的事是在晚上躺在草地上数星星。这样的景象,一下子也会让人看得很远,面对无边无际的浩瀚宇宙,在用光年为单位计数时间里,人的一生是多么的短暂和微不足道。多少年轮都只是一瞬间,如天空流星划过,不,其实还没有这么长,就消失湮灭,无踪无影。

想想,一个人能够来到世间走一趟真不容易,何不做一回真实的自己呢?而远处隐约可见的梅里雪山群,就静默地耸立在那里,没有色彩,只有淡淡的轮廓线,横亘在你的面前。雄伟的身躯,气势磅礴,就算在夜色中,一样动人心魄。特别是在无垠的星空下,雪山与星际默默相守,千百万年来,不离不弃。不离不弃,这是世间多么美妙恒久的一种风景啊。

看着这样的风景,一时间,心底深处莫名地涌出了无尽的美好。心美,世界自然便美;心静,尘世也就不再喧嚣。“嗨,看星星啊。”有睡不着的朋友拿着相机,来到了阳台上拍摄星星:“星空真美啊,为什么不拿相机来拍呢?”他问我。

我没有明确回答他,只是冲他微笑了一下:“你拍吧。”其实在摄影旅程中,面对精彩绝伦的景色,有时候,我不拍。我只享受那一刻,就像现在,只是喜欢静静地看着。对我而言,也许,是用相机无法表达如此美好的景致;也许,铭记于心的画面,比任何留下的影像都会深刻;也许,能够享有一分一秒,已经足够。

第二天晨曦,天遂人愿,梅里十三峰金山日照的帷幕渐渐拉开。就像电影剧本情节一样,先是淡淡的天光,然后是太阳如火球一般冉冉升起。金色的光线,最先照亮的是金字塔般雄伟的卡瓦格博,接着很快便染红了整个群山,以及天空的云彩。梅里雪山醒来了,正慢慢褪去夜色的霜露,以一种崭新的形态,展示她的纯净。

那一刻,大地停止了呼吸,山川停止了呼吸,就连风,也好像不再有,周围一片静寂,能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和着快门的“哗哗”声响。

十分钟,我想大概也没有十分钟,精彩的光影便过去了。周围的摄影人开始停下来回看自己照片,也有些人小声地交流了起来,露出了满意神情。这时,我旁边的摄友老朱神情有些忙乱地嚷嚷道:“妈的,怎么胶片卷不到头呢?”原来,为了拍梅里十三峰日照金山全景照片,他专门换上了宽幅的胶片相机,匆忙中没有挂好胶卷就开拍了,结果出现了重大失误。

后来,当大家收拾好东西准备上车出发时,却不见了老朱的身影,有人说看见他去了飞来寺那边拍照去了。然而,除了我可能没有人知道,老朱之所以又跑了很远去拍摄照片,其实是想弥补一些 错失拍摄日照金山的失误。

“摄影的失误有办法补救吗?错过的风景有办法补救吗?”我暗暗地问自己:“如果能够补救,那么人生的风景呢?”我想,摄影是遗憾的艺术,也从来没有过完美的人生。

其实,常在路上的人都知道,看见或者没看见梅里雪山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不论何时,你都要怀揣着一份憧憬美好的心愿;拍到好照片与否也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风景曾经如涓涓细流,湿润过你的心田。这个世界太大,有看不够的风景,那怕是一朵花、一棵树、一片云,或者山崖岩石、山涧小溪,青青草地,在有风景的人心中,也是别样的美丽。

就在离开德钦时,又见许多游人兴致勃勃的陆续到来,来看向往已久的梅里雪山。看着来去匆匆人群,我想,也许有的人只为看见眼前的梅里雪山,有的人却为寻找梦中的香格里拉。如同人生,看见或者看不见的其实都是风景,虽然梅里雪山常常隐没于云雾中,但是她始终都在那里。

行走在路上,相信错失的风景,必定会用另一种形式来补偿你,只要你有足够的“诚意”,就在前方离你不远处,总有一块“特大的雪山冰激凌”随时为你呈现。 (普通)


(编辑:鲍江平)


迪庆日报公众微信


云南通·迪庆党政客户端

香格里拉网

迪庆藏文传媒公众微信

香格里拉藏文网
— 相关新闻 —
请输入关键字:
0

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主管 迪庆日报社承办 香格里拉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8 DESIGNNTEND ALL RIGHTS RESERVR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2、2008-003号 滇ICP备09000927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5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90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建议浏览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5以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