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故事】一只生态鸡,给一个傈僳村带来的蝶变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杨漾 发布时间:2020-04-30 12:04:44

傈僳族祖祖辈辈居住在大山,长期与外界隔绝。云南省烟草迪庆州局(公司)在开展扶贫工作的几年时间里,尤其注重加强对村民们的思想引导,激励他们不断增强脱贫的内生动力。

    

迪庆高原,一片离太阳很近的神奇土地。维西傈僳族自治县攀天阁乡美洛行政村,一个掩藏在大山深处的傈僳族村子,平均海拔3000米左右,伸手就可以扯下一朵无瑕的白云。傈僳族源于古老氐羌族系,信奉原始宗教,是脱贫攻坚直过民族之一。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生活,让他们祖祖辈辈世世代代在贫困线上挣扎。“美洛”,这个好听的名字背后,却有着无法想象的贫瘠与落后。

走进大山,是为了走出大山

时光的脚步走到了2015年,一场空前绝后的脱贫攻坚战在全国打响,在习近平总书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能让一个少数民族掉队”的号召下,一群烟草人义无反顾走进了这个原始而古朴的寨子,在这个只有100余户人家的那米村民小组,他们和傈僳老乡们同吃同住,共同找寻脱贫致富的路径。“那米鸡”,一种当地独有的濒临绝种的生态鸡,为这个千年村寨带来了日新月异的蝶变。

那米鸡

“5年多前我们初到村里时,映入眼帘的是脏乱无序的生活环境,泥泞坎坷的土路,破破烂烂的土房,老乡家里没有一件象样的家具,脚下没有一块水泥地,踩下去都会扬起灰尘,唯一的电器就是昏暗摇晃的电灯泡,满眼望去都是辛酸景象。”云南省迪庆州烟草专卖局(公司)派驻攀天阁乡扶贫工作队队长、挂职副乡长杨迎晖说道。

当时,这个近乎原始社会的小村落生产力水平非常低下,教育文化更是几乎空白。大山上的耕地面积少,劳动力不足,很难引进特色项目,老乡们基本上都是文盲或半文盲,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不足。杨迎晖和队友们认为,在这里并不适合发展现代农业。

那米鸡

怎样因地制宜,走一条适合自身条件的脱贫道路呢?在挨家挨户的实地调研寻访中,一只鸡的模样渐渐映入他们脑海:这种鸡长相奇特,体型较大,无论公鸡还是母鸡,最显著的特征是头顶凤毛和长及脚趾的羽毛,犹如头顶“皇冠”,脚穿“礼裤”,品相很是“高贵”。这种古老鸡种适应冷凉和高寒气候环境,生活在海拔2800—3000米左右的温带、寒温带原始森林,遗传性特征显著,低脂味鲜,肉质紧实,清水煮开就香味四溢,是典型的云南土鸡品种。

那米鸡

这只鸡,让杨迎晖和队友们看到了脱贫致富的希望。“让它走出大山!”——杨迎晖心里升腾起一种强烈的冲动!但如今这种古老鸡种濒临绝种,只有屈指可数的零星几只分散在周围村寨中。杨迎晖和队友们开始了艰难的“寻鸡之路”,从2016年3月发现第一只鸡,经过100多天的抢救性搜寻,队员们一共找到了42只,到2016年10月共收集到147只,大家如获至宝,兴高采烈地赋予了它一个全新的名字——那米鸡。

“那米”为傈僳语,意为“火烧地”,是傈僳先民最常用的村落名称,由于首先发现于美洛村那米村民小组,故因此命名。这种鸡相传是傈僳先民氐羌族从游猎生活转向河谷农耕文明时期驯化的原生土鸡品种,主要生长于横断山脉三江并流区域,也是目前维西县境内傈僳族几千年发展过程中最具代表的三个象征物(挎刀、挎包、那米鸡)中唯一“活着的文化”。

那米鸡鸡种遗传研究。(解大钦 摄)

撸起袖子,说干就干。迪庆烟草扶贫工作队聘请了养鸡专家余树光对那米鸡进行提纯培养,又多方联系云南农业大学的专家进行基因鉴定,明确了那米鸡独一无二的品种优势,成立了那米鸡养殖专业合作社,合作社由100户百姓组成,工作队负责运营,合作社根据订单确定鸡苗培育数量,老百姓认购鸡苗回家放养,合作社统一销售,逐渐形成了完善的养殖销售链。2017年3月,合作社聘请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开始建设孵化场,6月孵化场建成投入使用,7月第一批种鸡孵化成功,12月种鸡数量繁育达2000只,2018年5月,第一批鸡苗250只开始发放到农户放养,进行生态放养。为加强那米鸡市场推广和品牌提升,合作社还建设了冷藏室、屠宰室,扩大种鸡繁育基地,为那米鸡种鸡提纯孵壮、繁育、放养、屠宰冷藏、运输销售做好基础工作。

早晨的大山,太阳刚刚穿透云雾笼罩着森林,在清脆悦耳、此起彼伏的鸡鸣声中,杨迎晖和队友们又进山了,这也是他们的日常工作。看到一只只肥硕的那米鸡或欢腾跳跃、或悠然自得,嬉闹、散步在高山松林和针阔叶混交山林,自由寻食昆虫野草,尽情地饮用山泉露水,好一幅鸡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山间景象,杨迎晖和队友们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美洛村丰富的森林植被和得天独厚的气候资源,为林下养殖那米鸡提供了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在传统放养的方法上,扶贫工作队还适当加以人工科学喂料为辅的林下养殖,严格限制化学药品、激素、饲料添加剂的使用,确保那米鸡肉质风味品质和健康生态。同时,林下养殖能够实现土地和森林资源的综合利用、立体开发。土鸡粪便是优良的有机质,培植土壤变废为宝,大大恢复植被,提高森林植被利用率,对改善土壤结构,涵养水肥,增强树木的抗病能力有明显实效。林下放养土鸡,村民投入的硬件少,只需将自己的自留山用围栏围起来,建个简易鸡舍(100-200只容量)就可以。放养的那米鸡主要靠采食林间昆虫野草,饮山间泉水,辅以少量传统五谷杂粮。那米鸡大量扑食多种虫体,降低虫害的发生率,有利于林下除草和灭虫,促进针叶林、阔叶林植被生长发育,有利于环境保护和人居健康,保护好一方的绿水青山,协调农林牧发展,促进了“美丽乡村”建设。

迪庆烟草公司在开展扶贫工作的这几年里,尤其注重加强对村民们的思想引导,通过“扶志+扶智”激励他们不断增强脱贫的内生动力,变“要我脱贫”为“我要脱贫”,变“输血式”脱贫为“造血式脱贫”。

养殖土鸡,村民投入的劳力和时间少,易于广泛推广和发展,且收入稳定。阿尼当村民小组的李光强,母亲因为早年间摔断了脊椎,常年卧床不起,失去一个劳动力,加上母亲常年需要看病吃药,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李光强的记忆中,已经很多年没穿过一双新鞋子了。杨迎辉常去李光强家走访,经常跟他谈心讲政策,鼓励他不要被困难压垮,靠劳动来实现脱贫的意愿在李光强心底越来越强烈,而他俩也交成了铁杆兄弟。李光强一家开始尝试小规模(一、两百只)饲养那米鸡,然而由于方法不得当和缺乏品牌包装,那米鸡经常生病,单价低,收益并不可观。后来,工作队和技术人员不断地教授科学放养的技巧技术,那米鸡基本没有了生病的情况。目前,第一批那米鸡饲养者已经成为“农户+合作社+品牌+市场”模式的真正受益者,基本都摘掉了穷帽。那米鸡比起一般土鸡,拥有更高品牌附加值,合作社每只鸡150至180元的收购价,让老百姓看到真脱贫、脱真贫的致富希望。     

走出大山,山的那边不是山

2017年11月,一个好消息伴着高原的初雪传到了大山:经云南省有关科研机构进行遗传资源调查和种质特性研究,那米鸡的遗传特征显著,符合申报国家级遗传资源保护的条件,是亟待保护和发展的稀有地方土鸡品种。

那米鸡养殖项目,依托迪庆州烟草公司在企业经营管理、物流配送、市场营销上的优势,着力打造品种独有,自我孵化,自我育苗,林下放养,专销一线城市固定消费群体,产品附加值高的品牌发展之路;采取种养一体化生态高效循环发展的模式,将成为美洛村生态循环畜禽养殖示范项目;由合作社育种育苗,村民放养,走品牌化发展道路,统一品牌销售,推动98户村民发展林下养殖,切实增加村民收入,带领广大农户脱贫致富,经济效益、生态效益和社会效益非常显著。经营管理有指导,产品销售有路子,村民收入有保障。如此一来,村民只管按合作社的规范化、科学化、标准化方法进行放养,市场销售不用愁,解决了目前农村集体经济没有销售终端保障的老大难问题,真正实现了以一方水土,带动一方村民增收的目的。

对于那米鸡的市场前景,杨迎晖充满乐观,“随着生态和健康意识越来越被消费者看重,消费群体对独特的土鸡品种及其林下放养肉鸡的需求很强,我们的原生态无污染优质土鸡养殖也随之迎来了全面发展的黄金时期。”目前国内生态土鸡养殖企业较少,尽管价格比规模化饲料笼养高,但依然供不应求,利润空间大,消费市场潜力巨大。合作社走的是高端品牌之路,市场售价高于一般土鸡两倍,产品远销上海、南京等大城市,订单应接不暇。

2018年,迪庆州烟草专卖局(公司)、攀天阁乡党委政府以及那米鸡合作社、那米鸡饲养农户前往江苏南京,与销售方进行实地谈判,开展爱心助农活动,销售方南京敏珠拉姆餐饮有限公司邀请江苏省供销社、江苏省诸多餐饮企业负责人前来参会。迪庆州烟草公司、攀天阁乡党委政府以及那米鸡合作社、那米鸡饲养农户介绍了那米鸡的情况,并回答了江苏媒体现场提出的疑问,那米鸡的品牌知名度得到了进一步提升。

合作社近几年还通过开办卷烟销售店,让扶贫点村民参与到卷烟经营活动中来,让贫困户逐渐改变自身的卫生习惯和观念,进一步激发他们的脱贫动力。同时,通过开展金秋助学活动,对大专、本科生进行资助,扶贫点没有再出现因学致贫的家庭。

养在深山的那米鸡,在烟草扶贫工作队的带领下,在傈僳老乡们的精心养殖下,一批又一批走出了大山,走到了大城市的寻常百姓家。可是,山里的孩子们,却从来不知道大山以外的世界是什么模样。

“这里的傈僳族世代居住在大山里,孩子们最远也就是到过县城,根本没机会见什么世面、开拓什么眼界。我们把他们带到大城市,就是要让他们看到经济发展给祖国带来的巨大变化,让他们亲身感受现代文明的冲击,进一步树立远大理想,好好学习,通过知识改变命运,用学到的本领来报效家乡。”迪庆州烟草专卖局(公司)局长、经理肖玛说道。

难忘那个夏天,在迪庆州烟草专卖局(公司)的精心组织下,兰永祥、徐志红、孙秀菊和驾驶员斯那带领那米村民小组的孩子们前往大理、昆明等地开展夏令营活动。孩子们第一次见到洱海,非常兴奋,第一次在洱海边听浪、第一次穿上了烟草公司为他们订制的夏令营营服、第一次来到了他们心中向往的省会春城。孩子们参观了云南民族大学,在这里就读的几名傈僳族大学生用地道的傈僳方言和孩子们亲切交流,用自己的亲身体会向孩子们讲述读书的重要性,激励他们好好学习,争取考出大山,来到大城市学习和生活。

当这些傈僳族孩子驻足民大的图书馆、足球场,当他们看到那些哥哥姐姐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时,他们心里都升腾出一个共同的梦,那就是通过读书,走出大山。迪庆烟草组织的这场“精神扶贫”让孩子们看到了不一样的世界,而他们也立志将这场“精神扶贫”深入持续地开展下去,让更多的孩子看到外面的世界,点燃孩子心底的希望之光。正如孩子们在夏令营日记中写的那样:山的那边不是山,而是更远、更广阔的的未来,我一定要好好学习,用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


责任编辑:和建芸

上一篇:最美“逆行者” 欢迎你回家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