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迪庆文艺 > 正文
蒲扇
2018年08月08日 10:57       【 】 【收藏】 【打印

△尹成荣

炎炎夏日,酷暑难耐,人们躲在楼房里,吹着风扇和空调仍然热得坐立不安。记得小时候,我们住在乡下平房,每到夏天,屋里热得像蒸笼,人们唯一降温的办法就是扇扇子。

我家有一把蒲扇,是母亲从市场买回来的,一到夏天,母亲便手不离扇,不停地扇着,自己扇也给我们扇。母亲很忙,每天有做不完的家务活,像个陀螺一样转,额头总是汗涔涔的,稍有空休息,她就会立刻拿起蒲扇扇。我看母亲那么热那么累,就让母亲躺下,接过蒲扇帮她扇风。母亲太累了,在我给她扇风时竟然睡着了。我用力地扇着,扇了一会,胳膊累得酸疼,就停下来,母亲一下醒了,我笑着说:“妈,我刚才把你头上的汗都扇到我脸上了……”

母亲笑着给我擦掉满脸的汗水,让我躺下午睡,我一骨碌爬起来:“妈,我去河边洗衣服吧,河边凉快。”其实,我是想借洗衣服为由去河里洗澡。母亲自然明白我的心思,叮嘱我:“快去快回啊,不许在河里洗澡……”不等母亲话音落下,我早麻利地收拾了几件衣服,端着盆跑出院子。

晚上,尽管暑气消退了些,但屋里还是热得睡不着,我和母亲坐在院子里,母亲拿着蒲扇给我扇风,看着满天的繁星,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我边听边在母亲扇的习习凉风中,迷迷糊糊靠在母亲怀里睡着了。

有一次,我和妹妹打架把蒲扇撕坏了,我怕母亲教训我,吓跑了。直到晚上才被母亲从邻居家找回来,母亲并没有打骂我,只说我败家,好好的一把扇子让我弄坏了,边说边拿一块布把蒲扇补了起来,虽然还能扇风,但看上去很丑,有点像《济公》里的那把破扇子,我让母亲扔了,母亲说什么也不同意,她说扇子还能用,扔了还得买新的。所以,旧扇子就一直用着。直到父亲上街重新给母亲买了一把新蒲扇,母亲才换了扇子,但那把旧蒲扇她一直留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旧蒲扇找不到了,母亲以为是我们扔了,说了我们几句也就算了。

后来,母亲家搬新楼,搬家时在炕柜底下找到了那把旧蒲扇,看着上面的补丁我笑着问母亲:“妈,这把扇子你还要吗?”母亲接过扇子说:“要啊,这把扇子还能用呢,给我带楼上吧。虽然楼上有风扇,但是一看到这把扇子,我就会想起我们在乡下住和你们小时候的事,也算留个纪念吧。”虽然母亲这么说,搬家时,旧蒲扇还是被我偷偷扔了,从那以后,母亲再也没用过蒲扇,那把旧蒲扇子便只留在记忆里了。

 


(编辑:实习生 师竹云)

0
迪庆日报公众微信

0
迪庆藏文传媒公众微信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安卓下载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苹果下载


香格里拉网

0
香格里拉藏文网

云南通·迪庆党政客户端
 
— 相关新闻 —
- 图说中国:四川阿坝夏日风光美似画卷   2016-07-27 09:36:37
- 夏日的珠巴洛河畔   2016-06-01 08:59:20
- 夏日常呆室内空调房 教你几招拒绝干眼症   2014-08-04 09:19:54
- “西藏江南”的夏日田园风光   2014-06-06 09:28:06
- 夏日拉鲁湿地   2014-06-30 09:07:58
关键字: 0 0 0
0

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主管 迪庆日报社承办 香格里拉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8 DESIGNNTEND ALL RIGHTS RESERVR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2、2008-003号 滇ICP备09000927号-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5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90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建议浏览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5以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