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年余味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郭华悦 发布时间:2019-01-21 10:44:52

     以前过年,若是没啥油荤,总觉得这年过得寡淡无味。

     那会儿,多数人家恐怕都如此。物质不丰足的年代,一点点油荤都得精打细算,算计着过日子。否则,像年这样的节日里,恐怕就得发愁了。于是,平日里攒下的,到了过年的时候,一盘盘端上饭桌。炸的、煎的还有烤的,越是浓烈,越能让味蕾与心,产生共鸣。至于素菜,常被弃如敝履。

    困苦的岁月里,谁不是如此?

    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说不清了。印象里,只记得有那么一次,也是过年的时候,却突然想着吃点素菜。一小盘腌白菜,红红白白;一碟蛾眉豆,青青翠翠;碗里半碗米饭,一个小小的烤红薯;最后,还煮了一小碗紫菜汤。

    那顿饭,吃得特别香;那个年,特别有味道。我蓦然惊觉,素菜为主的年,竟也如此可口。

    与荤菜的浓烈相比,素菜显得淡然不惊。这样的味道,恐怕也唯有在有了年岁与阅历后,才懂得欣赏,也才能从中品出现世安然的味道。以前,不是不懂,只是就算勉强下咽,恐怕也品不出如今的味道。

    亲友中,有一位常年茹素。有一次,问他何以对素菜情有独钟?答案有些出乎意料,与信仰并无关系。那人告诉我,吃素让他的胃口变好了。本来,他有严重的肠胃病,食欲很差。可食素,改变了这一情况。

    我有些讶异。但转念一想,恐怕还是缺少油水的关系。

    只不过,这让我想起自己。如今,每逢过年,尽管也有油荤,但担任主角的还是一些时令小菜。这样的年,令我痴迷的,是放下碗筷后,腹中似有余韵的那种感觉。

    而这一点,正是如今的人过年所缺乏的。过年时,油荤吃得多了,每一顿总难免令腹中有饱胀之感。这就好似人一下子把某种欲望挥霍殆尽,满足到饱胀后,接着却是心生烦腻,对刚才的所食之物觉得腻味。于是,接下来的整个年,都在饱胀中度过。这个年,过得自然也格外难受。

    而以素菜为主的时令小菜,却恰恰相反。因为少油水,腹中总难有饱足之感。一顿饭吃完,腹中依旧似有余地。清清爽爽站起身,只觉身轻且畅快。于是,过年期间的吃饭,也成了一种享受,而非负担。

    而这,不就是过年的乐趣吗?我们习惯用满满的油荤,将肠胃填得满满,结果却反而让人对年,生出了饱腻之感。这样的年,反倒成了一种负担。而以素为主的年,不管在心理还是生理上,都腾出了更多的空间,来迎接和享受年的乐趣。


责任编辑:安永鸿

上一篇:吉祥的年画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