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诺皮雕的时光物语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又凡 发布时间:2019-12-12 09:39:10

       棕色,头层牛皮,方形,可以装小电脑那种。满雕,雕的是十种不知名的花和一种卷裹在花苞里的细小果实。每一朵花都不一样,但每一朵都自由绽放,浪漫舒展,看着仿佛置身高原的夏天,那些蓝天下高山上阳光里白雪中洁净的花朵,携带着山野的芬芳,在布诺·拖顶根嘎的刻刀下定格成永远盛放的生命——他不是在这座山里便是在那座山里,不是在这个夏天就是在那个夏天。

       说起来,布诺·拖顶根嘎是知名歌手扎西顿珠的堂弟,扎西顿珠比他大一个月,所以自小拖顶根嘎就叫他哥哥。他们的爷爷是一位出色的手工皮艺匠人,2015年,已经在中国银行上班5年的拖顶根嘎毅然辞职,重新拾起了爷爷的皮艺,和大哥布诺·索朗晋美,还有一位叫赵文倞的朋友,一起创建“布诺皮雕文化艺术馆”,他们说:“这是一个家族的事业。”

       拖顶根嘎1987年出生在迪庆州德钦县梅里雪山脚下,高中毕业后考入上海电力大学计算机信息管理专业,2010年考入中国银行,原本可以朝九晚五衣食无忧,过着很多当地人羡慕的生活,然而,当他的同龄人贷款买房子的时候,他却贷款拾起了爷爷留下的传统技艺,在独克宗古城开起了“布诺手工皮雕文化艺术馆”。

       2019年初冬的独客宗古城阳光明媚,天蓝云白,没有想象中冷,街道没有旺季那么多川流不息的客人,尤其是白天,阳光重重叠落的深深巷道,一个人都没有——正这样说着,一个人从巷道那头闪进来,是开店的人,过午了才慢条斯理来看店,因为这些小店,这样的季节,一直到傍晚,才会有疏疏落落闲逛的客人——淡季原本不多的客人,白天都到外面拍照游玩去了。

       布诺手工皮雕文化艺术馆就在这样的小巷深处,门面不大,却是窗明几净,温暖迷人,黑底金字招牌上的藏文、中文和英文,加上朱红色LOGO,满满的国际范、民族风和文艺气息。

       进门左手边,一位年轻画师盘膝而坐,正在精心描绘一幅新的皮雕作品——释迦牟尼像,粉蓝底板,藏青头发,水红袈裟,眼神低垂,一如年轻画师的眼神低垂,只不过,前者低垂而慈悲,后者低垂而专注,他正在创造他。有时候,一天就是一生,大约就是这样的吧。

       画师的正对面,是一大幅唐卡皮雕,盘坐在一朵白色云端的佛像。皮雕左边的墙上悬挂着一些小的皮雕作品,有佛像、藏獒、马头等等。右边展示柜里是制作皮雕的传统刀具,展示柜上面有KT版,中英文讲述着布诺皮雕的家族传承故事。KT版中间有一棵木柱,上面挂着一个“古达”——传统的藏族背包,被称为“移动冰箱”,冬暖夏凉,装进糌粑、酥油等食物,可保持长期不变质。

       古达有一个抱枕那么大,灰白色,口部紧紧束起,离口部约整个包的四分之一处,有一道粉红色皮子装饰,皮子下方,是黑白相间的羊皮,不仅起到装饰的作用,更能防水,即使是暴雨或连天雨,长时间在户外,雨水也将顺着长毛下滑,不会让包浸湿,非常神奇,让人禁不住看了又看。

       继续往里走,那画师正对面的唐卡佛像后面,是布诺皮雕工作室,一张长长的茶桌,可围坐聊天,也可在上面写写画画、设计交流、开小会。工作室的墙上,挂着更多的刀具,有近百种,可想而知一件皮雕作品的完成,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工作室左转,可以说瞬间转换时空,里面陈列的全是非常时尚的现代生活用品,其中最为抢眼的,便是各色皮雕手包,有大一点的背包、精巧的提包、钱夹,无不色彩鲜亮,精雕细镂,质感突出,让人爱不释手。继续往里,是皮雕靴子、男式文件包、挂画。右转,是精品区,还有像皮雕笔记本之类的产品和更多的挂画,让人叹为观止。

       右转最末处,有一把楼梯,楼上是更为宽敞的制作体验区,在这里喝茶、创作,犹如在整个独克宗古城的内心,缓缓开花结果,既受古城气韵的滋养,又不被它的热闹侵扰,那样创作的时光,正是艺术生发的绝好温床,当你不创作,也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感召,从此旅途中多了说不出的温婉、良善和虔诚。

       这样逛了一圈,便坐下来听拖顶根嘎讲起了他的皮雕故事,你如果在电视上见过扎西顿珠,那么就不难想象拖顶根嘎的样子。我曾于2014年在大理采访过扎西顿珠,听他说起儿时在父母怀中乘坐大巴回香格里拉的记忆,所以见到拖顶根嘎,就立刻想到他。他们两兄弟有六分像,不像的地方或许缘于前者更多的是演艺界名流的风采,后者更多的则是土地和高原阳光的色泽,所以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谦恭、灵慧、质朴,一如他的皮雕作品,熠熠生辉。

       藏族的传统皮艺,对于拖顶根嘎来说,可谓一直在骨血里。小时候,他常看爷爷做各种各样的皮具,也曾跟着做一些小东西,觉得这项技艺非常神奇。

       皮具可以说充满藏族人的生活,像马靴、腰包、马鞍、缰绳、酒壶、皮衣等等,都是常用的物品,在独克宗古城还有一个“皮匠坡”,很多年前就是皮匠们制售各类皮具的地方,但随着时代的变迁、社会的发展,这些皮具正以看不见的速度,无声走出藏族人的生活,并且,随着老匠人们的先后逝去,不仅皮匠坡只留下一个名字让人追忆,更为痛心的是这些神奇的传统皮艺正一天天消失。

       世间万物皆有生老病死,一种技艺也不例外,然而,人之所以为人,其意义或许在于可以逆流而上,与时间之河抗衡,在它无休无止的流逝中打捞、拾捡珍贵和美好,用人文之手的温润,将把它们深情挽留,让它们的芳华普照众生。

       布诺和他的家族,便是在时间之河里打捞、拾捡皮艺的人,不仅打捞和拾捡,更是在传统中创造性地加入新鲜的思想、新鲜的血液,让它们如同血脉,代代相袭。

       比如,皮雕彩绘、皮料拼接、拼花的融汇贯通,再比如国外皮雕技艺的引进……

       事实上,皮雕在国外长盛不衰已有数百年,是一项写满品质和匠心的手艺活,第一次在网络上看到,就让拖顶根嘎惊叹。

       如何把它们与家乡的皮艺结合在一起,走出一条手工皮艺的传承与创新之路?带着这样的疑问,拖顶根嘎先后到青岛、上海进行专业的皮雕学习,每次去4至5天,当时学费是一天1000元。

       第一次到青岛,他学了个大概,随后便回独克宗实践,并把遇到的问题一一记录下来,等到第二次去上海的皮雕工作室,将这些问题一一解决。之后,便回家潜心研究、实践、创作,一点一点出东西,再找到两位自小就认识的唐卡画师,约他们一起来设计、绘图、创作,到2019年,投资100多万的布诺手工皮雕文化艺术馆已经是一个充满格调、品质和人文关怀的艺术空间。

       聊起皮雕的创作过程,拖顶根嘎如数家珍:先要买料、选料。布诺家的牛皮,都是从意大利等地进口的揉制牛皮(植揉皮),整张进口,一张大约四五千元,买好后,要在牛皮上选出好一点的部位,裁剪下来备用。

       其次是绘图,图案内容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像唐卡、藏八宝之类的藏区传统图案;二是居家装饰图案,如风景人物花鸟、禅意画面等,用来弥补传统图案的不足。

       说起绘图,值得一提的是拖顶根嘎邀约的两位唐卡画师,事实上,他们一个完全听不见,一个只有一边耳朵听得见,很小就在寺庙里学画唐卡,如今在布诺的艺术馆工作,非常稳定,足可安身。这对于拖顶根嘎而言,也少了他们学成离去的忧虑,总之大家都是天作地合的皮艺守护者、传承人。

       绘好图,就要雕刻刀线,即在皮子上雕出图案的线条。同时,在刀线的基础上,用各类细小的工具,雕刻、敲打出不同层次的纹理。

       接下来就要进行皮塑,即对作品进行塑型,融合不同的手法,让作品变得立体。

       最后,就是上色,用的大多都是矿物原料,少部分是酒精颜料,偶尔用一点盐基、丙烯和油染原料,为的是达到复古效果。其中,将唐卡矿物颜料用到皮雕上,这属于布诺皮雕的原创发明。

       布诺皮雕产品目前有皮革雕刻的包具、小件皮制伴手礼、皮革雕刻画三大体系,加上动手体验项目,整个艺术馆产品丰富立体,深受客人和专家赞誉。

       不久前,有一户人家,来找拖顶根嘎制作皮雕的藏八宝。过去,藏八宝以木雕居多,这次,客人要求用皮雕来制作,足有一面墙那么大。没有彩染,光雕刻它就花去了四五个月的时间。

       聊起难忘的事,赵文倞讲了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那是在创业之初,做出一个包都不知道怎么定价,将所有成本累加,再加一点微薄的手工钱,犹豫不决地标了700元,自己都觉得贵。不料,一位来自夏威夷的客人看了看包,问了问价,便高高兴兴买走了。第二年,他特意再次找到店里,再买同样的包,那时产品相对成熟,销售体系初具,所以,那样的包已经卖到3000元了。从700到3000,可以说是一年之中最看得见的进步。

       今天,布诺皮雕产品越来越受客人欢迎,同时受到政府非遗项目的关注,正筹备申报非遗项目和传承人。

       下步,拖顶根嘎打算召集本地更多的手工匠人,包括更多的画师,把藏族传统文化融合到皮雕工艺里面,共同来专注地进行皮雕技艺的传承和创新,在传承传统技艺的同时,通过创新,让它走进现代人的生活,因为皮艺作品不仅仅是一件工艺品,上面浓缩、承载的是藏民族的深厚传统文化。

       “传统和创新,都是我们的重点。”布诺·索朗晋美最后总结说。

       写到这里,一算,回大理已是20余天。昨日小雪节令,苍山顶上薄薄披起了雪衣,犹如轻纱那么薄透。大理坝子的阳光更加明艳,天更蓝,洱海更清,越冬的水鸟们更欢快。此时的独克宗古城,一定会更冷,纳帕海的黑颈鹤一定更精神,布诺皮雕文化艺术馆里的画师,一定会更加专注,因为这样的严寒里,艺术馆中与太阳同色的灯光,一定更温暖,拖顶根嘎和他的伙伴们,一定升起了炉子,是炭炉,更是梅里雪山脚下的古老皮艺代代相传的火炉,它将温暖布诺家族以及曾经走进、正在走进、未来走进这个艺术馆的人们。

       取出捎带回来的满雕手包,一一装进去平板电话、蓝续小白家制作的大理读吧扎染笔记本、水线笔、正在读的散文集《记忆宫殿》、手机、钥匙、钱包、京都捎回的小卷尺、简易画妆盒子、小银梳、面巾纸、防晒霜……收纳得妥妥的,提着上路,走路时步子都要正一些,腰都要直一些,唯其才配这样的手包。

       记得在香格里拉时,我曾和小白说,好的物什是有能量的,比如一个品质不凡的手包,会让你收纳好物件,清晰地知道钥匙在哪儿,手机在哪儿,银行卡在哪儿,行车证驾驶证在哪儿,让你心安气定神闲,让你仪态姿容得体,唯其如此,才与它的品质相匹配。

       这就是布诺皮雕的时光物语。

       保不定哪一天,你也会遇见的!

责任编辑:安永鸿

上一篇:肥噜噜的云南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