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锅庄舞传承要从母语传承开始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张国华 发布时间:2019-06-21 16:38:46

藏族锅庄舞传承要从母语传承开始

◎ 张国华 文/图


2007年10月,香格里拉尼汝藏族在祭山跑马节期间,村民跳起古老而典雅的尼汝藏族锅庄舞。


 小时候的锅庄舞记忆


 先从作者的锅庄舞记忆开始说起吧,在过去的岁月里民间锅庄舞的学习、传承和发展是潜移默化的,在民间自生自长,宛若涓涓细流汇聚大海,根据个人的兴趣爱好,自由、自在、自愿地学习,没有谁来组织,每当村庄里遇到婚嫁喜庆、逢年过节、乔迁新居、房屋修建、开竣工庆典等活动时,村里的人们总是互相邀约而来,聚集在一起,庆祝喜庆的日子,在会跳锅庄舞的舞者带头下,边学边跳,记忆好的或悟性好的,最后也会变成有名的“擦苯”。“擦苯”是藏语,直译成汉语的意思是舞官,也就是领舞者。

让作者记忆犹新的是,小时候,在喜庆的日子里,我们小孩们会来到跳锅庄舞的地方凑热闹,大人们在宽敞的房屋里围着硕大的中柱跳锅庄舞,老人和小孩们坐在火塘边或中柱周围观看,到了深夜小孩们坚持不住了,瞌睡临头,边睡、边听、边看、边学,通宵达旦是经常发生的事情,通过这样的耳濡目染、潜移默化,传承与延续着锅庄舞,学习跳锅庄舞最关键的是悟性要高、记忆要好,那样就学得多一些,悟性差的、记忆不好的就学得少一些,肯定也当不了所谓的“擦苯”,但可以充当陪伴的舞者。在舞场上参与的人越多越热闹,越喜庆,正所谓山潮水潮不如人潮。       

众所周知, 尼汝的文化背景特殊, 尼汝村民千百年来生产生活在深山老林里与世隔绝,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辛勤耕耘,创造出古朴而厚重的地域文化,犹如璀璨的繁星,绚丽灿烂,其中锅庄舞就是一枝不朽的奇葩,也是藏族锅庄舞的重要组成部分。2006年5月20日,锅庄舞经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者在从小潜移默化地受到藏族文化熏陶的基础上,通过多年的田野调查对尼汝锅庄舞的历史与现状、内容与形式、内容与意义等方面进行探析,阐述尼汝锅庄舞的历史地位和文化价值,现与大家一起分享。

       千百年来,尼汝锅庄舞总是在山谷里悠扬回荡,诗意盎然,与溪水同舞步,与鸟儿齐吟唱,与牦牛为舞伴,默默无闻地传承、弘扬和发展,随着时光的流逝,文化的传播也随着时光流逝而不断消失,这是文化变迁中最常见的规律。在小时候,据当地老人们讲,在尼汝有300多首锅庄舞曲。近年来,经过18位尼汝锅庄舞民间传承人的吟唱表演,由郭晓明和马国伟的录音收集、作者用藏语文记录整理、扎西顿珠汉语文翻译,编辑出版了《尼汝锅庄》一书,为锅庄舞爱好者提供了学习平台,目前已收集到并用文字记录的锅庄舞有156首,告别了过去没有文字记录的历史年代,但是还有不少的锅庄舞词曲流传于民间,没完全收集到,有待于进一步收集、整理和研究。

2017年8月6日至9日,尼汝锅庄舞队和奔子栏锅庄舞队代表迪庆州参加在甘肃省甘南州碌曲县举行的中国·碌曲第六届锅庄舞展演暨首届房车旅游大会,香格里拉尼汝锅庄舞队以总分9.82分获得传统锅庄传承奖。从深山走出,来到了广阔的草原,在全国藏区平台上崭露头角,展现的是尼汝锅庄文化的本真与内在的魅力,关键还是贵在自觉地传承和弘扬。作者想在这里探讨一下关于藏族锅庄舞传承先要从母语传承开始的问题。


2014年香格里拉五月赛马节期间,建塘锅庄在舞台上表演。


      迪庆锅庄舞传承与语言生态背景分析


首先,从迪庆州的历史与现状来说,迪庆藏族自治州是全国10个藏族自治州之一,云南省唯一的藏族自治州,全州人口40多万人,其中藏族人口13万多人,占总人口的33.5%。藏语言文字是迪庆藏族自治州的通用文字,但是到目前为止,迪庆州的藏语言文字学习、使用和发展一直以来总是交织着历史与现实的欠账影响,与历史发展进程相比在纵向上有明显的发展,在横向上相比还是差距很大,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做好藏语言文字推广工作。


2014年5月,典雅的德钦书松藏族锅庄舞在维西县塔城镇其宗村王家大院里表演。


 迪庆历史上曾经获得甘丹赤巴的高僧大德就有4位,在全藏区获得此殊荣的也只有100来人。当代藏族著名高僧中迪庆籍的也有两位,都是大家公认的。但是,在迪庆境内的藏族不管是在过去的年代里,还是当今的信息化时代中,通晓掌握藏文的在总人口中所占比例很少,就现在来说,虽然全州藏族人口有13万多人,藏族人口占全州总人口的33.5%。但由于迪庆州颁布的《迪庆藏族自治州自治条例》中有关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语言文字的条款不健全、不完善、不配套,加之落实不充分、不平衡,尤其是迪庆州还没有制定出台《迪庆州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言文字的若干规定》,不管是在政策的制定出台上,还是在具体的落实上离中央的政策要求还有差距,这是迪庆州1957年9月13日建州以来一直到现在尚未解决的老大难问题。

从藏族自治州角度讲,公民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言文字受法律法规保护,应该是自治州的强项,应该是优势和特点。从中央到省一级都有可行的、具体的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保障,但是由于迪庆州在政策落实执行上离中央要求有差距、相关政策规定不配套或有规定有政策没有具体落实到实处,导致了迪庆藏族自治州的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言文字变成了自身的弱项。这也不是今天才形成的,而是既有历史欠账的因素,也有现实欠账的影响。据不完全统计,在藏族人口中能够初识藏文的仅有2万人左右,藏族户籍民族不断增多,知晓本民族语言文字的却不断减少,在藏语的学习和使用上用汉语替代的现象不断剧增,这已经成了不争的事实。解决不了藏语言学习、使用和发展的问题,要传承锅庄舞,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2018年10月11日至12日在德钦奔子栏举办首届锅庄文化节暨中国锅庄文化高峰论坛,在开幕式上表演《古道锅庄》节目。


其次,纵向相比,这些年在藏文教育方面,确实有了些发展,但在横向上相比较,当地藏族群众中说汉语和写汉文的越来越多了,反而说藏语和写藏文的越来越少了,尤其是在年轻人群体当中最为突出,要传承好锅庄舞也有很大的难度。

再其次,在农、牧民中使用藏文的很少,平时语言交流中几乎一半是藏话,一半是汉话,尤其是新词术语无法用藏语来表达,就直接使用汉语,其实藏语的新词术语,每年都有权威部门颁布,并要求统一规范使用,但在落实上一直难以见效。这样,在藏族年轻人当中传承、弘扬和发展藏族民间文化的难度很大,特别是藏族民间优秀传统的锅庄舞的学习、传承和发展,完全靠的是语言,没有语言的存在,传承就会渐渐地消失。

希望迪庆州有关部门进一步提高藏语言文字的普及力度,提出此问题的目的是为了抛砖引玉,希望能够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包括专家学者、锅庄舞传承人都要担当起文化传承和发展的责任,推动迪庆州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言及文字,为传承、弘扬和发展优秀的藏族锅庄文化创造基础条件。

责任编辑:张锦明

上一篇:南几洛邀你清凉一游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