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庆 马铃声摇来的秘境

来源: 作者:史效轩 杨金华 发布时间:2008-04-07 15:53:52

?  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在迪庆高原的大山断层与皱褶中,形成了“三江并流”自然景观,同时也将这里的高山切割成纵横幽深的峡谷,使这里的地势变得山高谷深,更加险峻异常,将这里封闭成一个与世隔绝的天地,

  高山峡谷、大江大河不知围困了我们祖祖辈辈多少年。要走出大山,我们必须循着马蹄印窝沿着茶马古道往前走。滇藏茶马古道,历史上就是一条藏区对外开放的窗口,它与北方骆驼踩出来的丝绸之路有着同样的历史价值和世界声誉。对外,它穿越滇、川、藏到达印度、西亚及红海沿岸;对内,它串起昆明、大理、丽江、中甸、德钦、察隅,驮着茶叶进西藏。迪庆就是这条茶马古道上马帮铃声串起来的秘境。

  唐代,吐蕃王朝在青藏高原凿通了一条以神川铁桥(史称吐蕃铁桥)为中心的滇藏交往大道,其势力扩展至洱海地区,这便是“茶马古道”的雏型。宋时“茶马互市”极盛,于是,茶马古道在迪庆境内便以中甸古城独克宗为中心,南连大理、思茅、昆明,北通芒康、巴塘、理塘。经过迪庆境内的茶马古道实际上有两条:一条是以独克宗为中心南下,如清杜昌丁《藏行纪程》中所载:“南路自中甸出城南,行三十里至箐口,行八十里至拖木南,行五十里至一家人,行六十里至木笔湾,渡金沙江到丽江阿喜,行九十里至丽江。”北上经尼西“借地四十里”(经四川德荣县境),渡金沙江到德钦,再从德钦渡溜筒江越梅里雪山达拉萨、印度,全程计4000公里,行程90多天。这条连接汉藏的茶马大道,穿行于横断山中,鸟道迂回险夷互见,途中三次渡江,无数次涉河,仅凭筏、船和溜索,十分危险。夏日水涨浪大,无法过渡,还要翻越数座大雪山。山高天寒,冰封雪盖,冬春季节经常锢塞不通。

  迪庆境内茶马古道的另一条线路是从丽江石鼓沿金沙江而上到鲁甸,翻越栗地坪雪山垭口到维西保和镇,再逆澜沧江而上至岩瓦后分两路:一路渡澜沧江翻碧罗雪山至怒江地区后可进入缅甸,全长20余个驿站。另一路继续从岩瓦逆澜沧江而上,在德钦燕门谷扎渡江越太子雪山到西藏、印度,全长约4000公里。迪庆境内的滇川道为滇、川、藏大三角茶马古道之一。中甸至巴塘,驿道有两条,一条是从中甸城经尼西到奔子栏,再经仲达、香干定、色利、家农至巴塘,全程近1000里,需行15日;另一条是从中甸城经尼西、三家村,渡冈曲河过巴拉村至阿墩子,全程400里,道路崎岖狭隘,险象环生,非比寻常。中甸至乡城驿道,由中甸城往北至下格咱,经智乃、阿茸、克买、崩巴爬越大雪山再行二日到定乡(乡城),再往北可达理塘,向东可达甘孜康定。全程约400里,需行78日。中甸至理塘驿道自松赞林寺东侧越擦垭口至下格咱,经三岔口至翁上,越纳雅雪山至翁水河边,溯流而上至翁水,再翻越铁夏拉山(无名雪山)抵理塘之拉窝村。行程约800里,需行15 ,路途崎岖难行。从遥远的汉代出发,这条悠远的古道穿过岁月的巨大时空,一直延伸进明、清直至20世纪,甚至一直延伸进“二战”那些烽火连天的日子。一代又一代人,一队又一队马帮,他们以肉身丈量脚下的大地,演绎着无数悲壮的故事……

  


?? 清康熙年间,云贵总督蒋锡陈催粮入藏平叛,由此进藏,命归藏地。而抗日战争时期,滇缅公路被日军封锁,茶马古道则成为国际援华物资进入中国的“输血线”。这一时期,曾在滇西北居住将近10年的俄国人顾彼得在《被遗忘的王国》一书中有这样的记述:“当所有的中国沿海地区落入日本之手,而缅甸正在迅速沦陷时,中国与外部世界的商业往来,就只有两个‘入口’了,云南的丽江和西藏的打箭炉,另一端是印度的卡里姆邦,拉萨是货物的集散地……藏族商人和其他小商小贩组成的大军从冰天雪地的西藏高原下来,进入加尔各答闷热的市场和旅店……据估计,战争期间所有进入中国的路线被阻时,这场‘马帮运输’曾使用了八千匹骡马和两万头牦牛。”而20世纪50年代,为配合解放军解放西藏,这条古道上运粮驮物的马帮更是络绎不绝……

  从云南通往西藏的滇藏公路,现在属于214国道。这条20世纪50年代修建的公路,如今已是滇地通往西藏的主干道。214国道的走向,仍沿袭着几千年茶马古道途经的路线。

  茶马古道,这是一条与大江大河纵横交织的生命之河。它流淌的不仅是茶叶,是珠宝,是山货药材,是丝绸和麝香,也流淌着赶马人生命的坚韧与伟力,歌唱与叹息,欢乐与忧伤。它的存在,昭示着滇西北高原从来就不是一片封闭的土地。那片有生命的土地,以及那片土地上的生命,一直在突围——逾越高山,逾越冰雪,逾越大江大河而汇入大海。 

责任编辑: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