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迪庆文艺 > 正文
采采春蕨
2018年04月09日 10:51       【 】 【收藏】 【打印

这是一个和暖的春日下午。我从办公室出来,一抬头,看见花圃里一树盛开的花,红白两色自然润染,娇艳无比。我记得在冬日里我注视过它青翠的模样,那时我很诧异,寒流肆虐,冻雪纷飞,它却像没事似的默不作声,一如秋日的平淡。今天,我被它吸引,停下脚步,从它鲜红的生命里吮吸到芳香,感受到春意。在乍暖还寒的时候,它为我送来无语的春花,和整个和煦的春天。

我春天的思绪因此被扯动。在遥远的山村,在群山环拥的山地,花草在春天铺天盖地地弥漫开来,就像春天的孩子,毫无顾忌地在大地上撒起野来。那时我工作过的校园里,种满了桃树。美丽的桃花开遍了校园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了大地的爱抚,盎然的春意便荡漾在四肢和脸上。“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之夭夭,其叶蓁蓁。”这时我想到的不是诗经里的浪漫故事,而是可爱的学生。他们用纯真的笑脸让春天更美丽,更持久。长久以来,我怀念在山村的那些日子,怀念山村的朴素,与孩子的天真。这些山野一般原始的情感打动了我。在春天的那些日子,学生们像满山坡的青草,肆意地生长,我行走在校园里,觉得春天的血液流淌在我的体内。回到房子的时候,发现一两把蕨子放在门前,褐色的蕨杆肥大滋润,小小的蕨花饱满秀丽。我的心禁不住轻轻一动,喜悦荡漾在体内。

蕨子是山村最普通不过的野菜,又名蕨儿菜、龙头菜。它生长在山岩石缝草丛林荫下,毫不起眼。可是用大蒜、生姜、辣椒糊烹调一下,吃起来就鲜嫩爽滑,美味可口。校园的茶山上就有漫山的蕨子,隐身在杉木下茶丛里。课后,我们路过这里,禁不住就扯上一大把,拿在手中,满手都是山野的清香。尤其是周末的时候,我们会把整个茶山搜寻个遍,几位女同事扯得尤其认真。她们会把吃不完的蕨子腌制起来,等到秋冬的时候拿出来,用大蒜、辣椒糊精心烹调一下,用来待客,往往会受到客人的称赞,酒宴的氛围会因此融洽、热烈很多。我常常看到她们在客人的称赞之后笑逐颜开,斟满白酒逐一敬上,然后又回到厨房利索地烧起菜来。这时,我们男宾们会扯大嗓子,敞开肚子地喝起酒来,蕨子的香味和着酒的辣味在体内弥漫开来,经久弥香。

在城市里眺望春天与鲜美的蕨子,是我在岁月蹉跎之后的怀想。我不可抑制地回忆起当年的乡村岁月,一种久违的乡野气息迎面扑来时,朴实无华的花草们就逐一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褐色水灵的蕨子轻盈地挺立在我的视野之内。每当蕨子上市的时候,它们就整齐地摆放在城市的菜市场上,在小贩的吆喝中被青睐它的人买走,成为餐桌上的佳肴。我也总是会想起采摘蕨子时的浪漫与惬意,想起春日中的那座山,山上青绿的茶叶,和茶叶下鲜活水灵的蕨子,想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在丛林中采摘鲜美的蕨子,和满篮的春光。(叶志勇


(编辑:李毅宁)

0
迪庆日报公众微信

0
迪庆藏文传媒公众微信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安卓下载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苹果下载


香格里拉网

0
香格里拉藏文网

云南通·迪庆党政客户端
 
— 相关新闻 —
- 老屋(外一篇)   2018-04-09 10:50:16
- 学楷模榜样干实事好事   2018-04-09 10:48:54
- 昔日书信   2018-04-09 10:49:39
- 李永辉的诗   2018-04-03 11:00:20
- 一个老支书的力量源泉   2018-04-03 10:58:56
关键字: 0 0 0
0

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主管 迪庆日报社承办 香格里拉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8 DESIGNNTEND ALL RIGHTS RESERVR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2、2008-003号 滇ICP备09000927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5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90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建议浏览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5以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