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迪庆文艺 > 正文
玉珍的约会
2018年04月10日 10:47       【 】 【收藏】 【打印

“玉珍,今天不要急着回来,对方是市税务局局长的儿子,男孩叫才让,年龄也跟你差不多,而且是复旦大学法律系的高材生。现在被市里的某个公司高薪聘请为法律顾问,是个人才。个头和各方面都没得说。闺女,这次你要好好珍惜机会呀,过了这个村,没有这个店了。”阿妈达瓦嘱咐说。

“知道了阿妈,我会好好珍惜的。”玉珍每次都用这句话回应阿妈。

玉珍是个漂亮的姑娘,今年已经二十七岁,刚读完研究生,在市里的一个中学里当语文老师。之后,玉珍向阿妈问了约会的地点和时间,阿妈也兴高采烈地告诉了她。地点是市中心广场的世纪咖啡馆,时间下午六点钟。

玉珍到世纪咖啡馆的时侯看到一个穿西服的人坐在窗口的位置。对方看到玉珍时,挥手喊了一下玉珍。因为这家咖啡馆没有多少人,很清静,从外面一来人,马上就会知道,更何况玉珍这样如花似玉的女孩特别吸引男人的眼球。

到了才让旁边时玉珍说:“你好,你是才让吗?我是玉珍。”

才让回复说,“你好,对,我是你的阿妈介绍过来的才让,是复旦法律系毕业的,很高兴见到您。”

“好好,高材生!”玉珍最瞧不起自我炫耀的人,或以父母的能力来摆架子的男人。两人坐下后,才让给玉珍点了杯咖啡,之后自己也点了杯一样的咖啡。

“你多大岁数了,我刚过二十七岁生日。”

“对,对,看我的记性,您的母亲也隐约提到过。我今年二十八岁,刚好比你大一岁。女人嘛,应该比男人小的话好一些。”玉珍讨厌这类说辞,她心想,谁规定要结成夫妻的人,女人总是要比男人小几岁,什么荒唐的理由。

“我很喜欢你这样的女孩,希望你能仔细考虑我。而且我不会拐弯抹角,说话一向直爽,希望你能够谅解。”

“我看出来了,不过,你也不要太当回事,这样对双方都不利。 这次我们也是初次见面,没人规定初次见面等于一定要顺利地走进婚姻的殿堂,你过于紧张,放松一下才对。”

“我是真心喜欢像你这样的女孩,乌黑的长发,身材又娇小,又丰满。还有,稍显可爱的脸蛋。”才让说完后玉珍更加厌烦。她想,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要脸,他当自己是选美大赛评委呢!她决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还有这个色狼一样的小子。

“其实,我不是你想找的人,我家很穷,而且需要供三个弟弟上学,最近阿妈身体不好。所以在阿妈的逼迫下,才来见你。可是我却配不上你,会拖累你的。”

“无关紧要,我也看出来了,你是一个有责任心的好女孩,现在不是当中学老师吗? 你有好的职业,我们的社会需要你这样的人,人民教师是个高尚的职业,它不像那些低俗的职业,什么导游和推销员。”

玉珍想,怎么还分职业贵贱,这人太自以为是,大家都是平等的嘛,任何职业上的人都在自己能力范围内推动着社会进步,何必看不起这些职业。

“请喝咖啡,这家咖啡厅的咖啡味道极好,我才把你约到这里来。”

“谢谢你,谢谢你的细心安排。”玉珍喝了一口。

之后才让也随着喝起咖啡。其实,玉珍不喜欢喝咖啡,但才让却不知道。因为选咖啡厅见面是才让的意思,阿妈才千挑万选找了这个地方。才让虽然是藏族人,但他在内地读大学的时候,常常去咖啡厅。他懂咖啡,也懂西方的习俗。相反,玉珍是一个喝酥油茶长大的女孩,她的饮食习惯不同于才让这么西化。

“其实,你和我的习惯天差地别,你来自一个西化的家庭,可我来自传统保守的家庭。日后不会有共同语言的。”

“啊,你这番什么话,我不爱听了,哪有世上所有夫妻的饮食习惯和观点一致的,不都是相处久了后,才培养更深的感情吗?你真是个……”

玉珍忽然觉得,自己像是个猎物被这小子锁定了,似乎如何编造理由也逃脱不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我真想和你共度此生,白头偕老。你是一个优秀的青年。显而易见,你有一个好的家庭背景,有心地善良的父母。可是我会拖累你的,影响你的前程。”

“为什么?跟你说吧,我会解决您家庭的经济困难,我会供你的三个弟弟学费什么的,直至他们大学毕业。其实经济困难是小事,不值一提。”

“看在你直爽真诚的份上,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是离过婚的人,你跟我在一起会影响你的声誉。”

这次玉珍舒了一口气,因为看他有傲气,还是一个家庭背景不错的人。她觉得这个臭小子肯定不会喜欢上一个离过婚的女人。这个理由够让他闹心。

“真没有想到你如此年轻,却已经是离过婚的人,行动够快的。不过,你没有孩子就好。你的前夫真是呀,有眼无珠。娶了如花似玉的老婆,不懂珍惜。真是个没有福气的家伙!”

“所以,我说呢,我配不上你,我也是个坦诚的人,总不能为了进你家门,把离婚的事藏起来瞒天过海,这样可不如一条狗呢!”

“对,话是不错,你也是受过伤的人呀,可我看重的不是你的过去,而是你这个人的品行。虽然你是离过婚的人,不过,你肯定有你的苦处。谁没有走过错路,但是过去的就将它交给一场噩梦吧,我们走眼前的路就够了,我还是喜欢你,希望你慎重考虑。”

此刻,玉珍真服了这小子。她想,得编造更糟糕的理由来让他死心或更闹心。

“ 你听我说,我离过婚是小事,还有一件天大的事隐瞒你了。”

“哈哈,什么天大的事,不会是真的咱们头顶上的天塌下来了吧,你说我听听。”

玉珍低头,装作有愧似地说,“其实……其实,我有一个两岁半的孩子。是我和前夫生的,现在老家的爷爷奶奶养着,过两天我还得去接孩子呢。你肯定不会喜欢上一个离过婚,又带孩子的女人吧?而且你的父母也不会同意。”玉珍觉得这招肯定会有效。万一没用,那可怎么办呢!

“好吧,我先回去考虑一下,今天约会到此为止吧。如果我想通了会及时给您打电话的。毕竟,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也需要跟父母商量。”才让说完,叫来服务员结账。于是,两人像完美地谈成一笔大生意似的离开世纪咖啡馆后各奔前程。(边扎)


(编辑:李毅宁)

0
迪庆日报公众微信

0
迪庆藏文传媒公众微信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安卓下载
0
迪庆日报香格里拉App苹果下载


香格里拉网

0
香格里拉藏文网

云南通·迪庆党政客户端
 
— 相关新闻 —
- 谷雨吃“春”   2018-04-09 10:53:08
- 生活累点,好   2018-04-09 10:52:01
- 采采春蕨   2018-04-09 10:51:25
- 理想与现实的距离   2018-04-09 10:50:49
- 老屋(外一篇)   2018-04-09 10:50:16
关键字: 0 0 0
0

中共迪庆州委宣传部主管 迪庆日报社承办 香格里拉网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8 DESIGNNTEND ALL RIGHTS RESERVR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2、2008-003号 滇ICP备09000927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滇)字 05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云)字第0090号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 建议浏览器Microsoft Internet Explorer 5.5以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