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菜肴

来源: 作者:殷著虹 发布时间:2018-09-11 10:23:29

●殷著虹

结束在山区当工作队员的差事都快两年多了,可至今我对下乡的经历还记忆犹新。也就是从这次下乡归来之后,让我深刻领会到了什么叫“公平交易”,更让我弄明白了“亲弟兄也得明算账”的真正意义。

我下乡的山区地处偏僻,距县城较远。别看那里气候环境特殊,物产却很丰富。特别是当地盛产的花椒,算得上是远近有名的“土特产”了。有趣的是,当地人把垂直气候带形成的植物生长的差异环境称作“环”。而上环产的是红花椒,下环产的却是绿花椒。山区村委会在上环,因而我驻村之后,抬头或低头都见得到红花椒树。

其实我对红花椒并不陌生,以往我们家每年都喜欢从农贸市场买上点搁在家里,作为麻辣菜肴的调料。当然绿花椒我也曾在农贸市场见过,只是一向自作聪明的我,以为绿花椒是尚未成熟的花椒,所以不曾购买过。而到了山区之后,我这才知道,红花椒和绿花椒根本就是两种不同树木结的果实,因而两种花椒的味道也并不一样。

或许很多人也和我一样,有着同样的心理吧,以前绿花椒在市场上无人问津,而当得知用绿花椒烹出的麻辣菜肴味道更独特、口感更爽快时,绿花椒便又成了抢手货,价格也陡然超过了红花椒。而当我把这花椒的“底细”告诉给妻子后,妻子便对我说:“那你不会从山区买点绿花椒回来,咱们家也好改变一下麻辣菜肴的味道。”

为此,在山区下环开始采摘绿花椒的季节,我给村里的孙有才老板打了个电话,请他为我留下两公斤的品质优等、成色好看的绿花椒,待我回县城带回家里。一来留作家里做菜的调料,二来匀出部分送给单位同事。

孙老板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他家是村里的花椒种植大户和经销商,每年都大量收购山区的花椒囤积起来,然后再分类倒卖给外来客商,因此他家也是山区有名的富裕户。

当听到孙老板“一定为你准备好,把最好的花椒送到你手中”的话时,我放心了。可等了好多天了,却不见他送花椒过来。我心想,也许他太忙,把这事给忘了。想着我在山区的日子还长,便打算下次回城再说,所以没催问花椒的事。

山区到城里的车很多,早发夕归,到达目的地才付车费,都是当地司机开的小面包车。不过每次乘车得事先给司机说好,司机则按约定到家门口接人。我经常乘坐的都是村里王师傅的车子,所以提前一天给他打了招呼,请他把副驾驶座留给我坐。

第二天我成了王师傅第一个接的乘客。之后王师傅把车开到了村尾孙有才家门口,按过几声喇叭后,孙有才和两个学生走出院门。

孙有才见我在车上,便高兴地对我说:“怎么?殷队长就要回城里了?”

“去上两天,还回来的。”我回答。

“正好,把你要的花椒也带上吧,我给你准备好了。”说完他转身进屋,很快就把包裹在塑料袋里的花椒递给我。便对我说:“我筛选过了,是上等的绿花椒,正好两公斤。”

我十分感激,一边连说“谢谢”,一边拿出100元钱给他。可孙有才说什么也不收这100元钱,只是说:“本地产的东西,队长不要计较,难道你怕我以后请你办事不成?”

听他这么一说,倒让我觉得不好意思了,我只好把他塞回我的钱收好,再次重复说:“谢谢。”

孙有才说:“我儿子和外甥在城里上高中,今天学校开学报道,和你一起到城里,请你路上多关照了。”

我笑了:“这么大孩子用得着关照吗?”同时又说:“你请放心吧。”至此,我认识了孙有才的儿子孙勤和外甥李强。

看来孙勤和李强都爱学习,一上车就谈论起了课文。为此这一路上,我也掺和到了两个年轻人的话题中,和他们讨论作文写作和诗词歌赋。

车进城之后,王师傅先把我送到了家,我请孙勤和李强下车和我共进午餐,可两人一再推辞。我便把我和他俩的车费共120元钱付给王师傅。两个年轻人很懂事地感谢我说:“我们一定好好学习。”

这以后不久,我结束了驻村工作,便又重新开始按部就班地上班生活。而就在春节过后的一天,孙有才突然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队长,你今年不来山区下乡了吗?”

我说:“今年单位领导没安排我下乡,所以不下来了。”

接下来孙有才便对我说:“有个事得请祝队长帮个忙。”

我说:“啥事?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

他说:“我的手机快欠费了,山区交电话费不方便,祝队长能不能帮我交100元话费,二天我把钱还给你。”

我说:“这算帮什么忙呀?我替你去交就是了。”说完我很快到了手机营业厅,为孙有才续了100元的话费。

转眼就又到了山区收获花椒的季节,孙有才又给我打来了电话。他很客气地问我,还要不要花椒。我回答他,头年带来的花椒还剩下一半呢,今年不准备要了。

可刚过了两天,孙有才再次给我打来了电话,还是说他手机即将欠费了,山区交电话费不方便,再请我替他续上100元的电话费。只是这次他没再说要还我钱的事。

可当我接孙有才电话时,正处在出差的路途,真还不方便帮他完成手机续费,但却又不好意思拒绝别人的请求。为难之时,我想起了山区驾驶员王师傅,想此刻他一定在城里,便给他打去了电话。

可没想到,王师傅听完我的电话,却在电话另一头开怀大笑了起来,莫名其妙的我问他:“王师傅,你有什么好笑的?”

他回答我说:“队长,我看你像是云雾山中的书呆子,现在山区哪有交电话费不方便的事?村头村尾都有电话营业室,手机微信也可以续费。看来是你去年没把花椒钱给足孙进才吧?去年花椒销售价是每公斤80元,今年已经涨到了每公斤100多元了。当初你给孙老板100元,人家是嫌你给得不够。这回好了,精明的孙老板要你按今年销售价把钱还给他。”接着他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此刻我才如梦方醒,便责怪自己怎么那么糊涂和愚蠢呢,更觉得自己羞愧难当。

王师傅却对我说:“你这是‘看着唱本钉马掌——文不对题(蹄)’。你买花椒为啥不找农户,却要找老板?这回你明白了吧,赚你钱的叫老板。”接着他又说:“你也别自责了,放心吧,我马上帮你把100元钱充在孙老板手机上。欢迎你下次坐我的车再到山区。”

当晚我出差回到了家中,妻子已把做好的饭菜摆上了餐桌,而就在我夹菜下饭时,此刻的我似乎才真正品尝出麻辣菜肴的真正味道……


责任编辑:实习生 师竹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