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针线篓

来源: 作者:青衫 发布时间:2018-09-09 14:51:44

○青衫

小的时候,是奶奶把我带大的,和奶奶的感情特别深。奶奶是个极爱美的人,常常把我打扮得“很新潮”,因为那时候日子艰难,人们都不太讲究穿着打扮,我的衣着便成了街坊邻居模仿的对象。

家里没有缝纫机,这一切都是靠着奶奶的一双巧手和那个在我眼里有无尽宝藏的针线篓完成的。只要有空闲的时间,奶奶就会坐在小板凳上做针线活儿,家里人多,一年四季的衣服鞋袜都得一针一线的制作,得费很多功夫。

奶奶的针线篓是用细藤编的,褐色,有提梁,被奶奶用花布包裹住,里面除了针线,还有各色划粉、剪刀、弯尺、直尺。除了针和剪刀奶奶坚决不许我碰之外,其它的东西随便我玩,我常常拿划粉满地涂鸦。

奶奶喜欢绣花,有好多绣样,薄薄的白色软纸上细细地描绘着鲤鱼跳龙门、喜鹊登枝、鸳鸯戏水,还有各种花卉枝柳。最喜欢那样的场景:奶奶带着花镜绣花,我也搬个小板凳在旁边,一笔一笔地跟着画。清风微吹,柳树摇枝,飘飘扬扬的柳絮落满纸面,那应该是我最早的美术艺术启蒙课。

奶奶把裁衣服剩下的边角余料也放在针线篓里,鹅黄碧绿的,都卷在一起,仿佛优雅落寞的美人。很小我就知道怎样辨别布料的正反面,什么样的布料是平纹、斜纹,能分辨段子和绸子的区别。奶奶未出阁的时候,家境不错,存了不少好衣服,可惜随着时间的流逝,发福的奶奶已穿不上,样式也过时了。奶奶就翻出满是樟脑丸味儿的衣服,在我身上比划,过不了两天,一件缎面小棉袄或者丝绒小背心,就惊艳了一整条街人的眼球。

奶奶把我照顾得很好,小时候我不爱生病,偶尔的伤风感冒,奶奶如临大敌。这个时候我就会顺势提个要求:给我做个沙包。奶奶自然是忙不迭地答应着。我的病就像好了一半儿似的,再加上晚上母亲买的奢侈水果罐头,不出一天,病就全好了。

针线篓里花花绿绿的纽扣也是我喜欢摆弄的,我把它们穿在一起做成手镯,或者把一颗极大的纽扣做成项链,美美地显摆给小伙伴看,想象自己是一个珠光宝气的公主,举手投足间都拿着“范儿”,奶奶常常嘲我“臭美”。

腊月里是奶奶最忙的时节,奶奶很讲究,除了要给我们姐弟三个做全套的新衣,还要给父亲母亲绣鞋垫,家里旧了的台布,奶奶也要换新的,绣上花。最让我兴奋的是,这时候的针线篓里,常常出现大惊喜:硬币!不知道是不是奶奶放进去的,每次我想买花炮的时候,总有几分钱在里面;每次我想买沙琪玛、糖葫芦的时候,也总不令我失望,每次都有收获。

现在回头想想,感叹奶奶的良苦用心。平常的日子过得清苦,在我们最盼望的年景里,给我们一个锦上添花的春节。时值今日,日子已经好得不得了,我依旧会像小时候那样盼望春节,同时,也无限想念离世多年的奶奶。


责任编辑:实习生 布内

上一篇:我的中秋味道

下一篇:麻辣菜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