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清晨阅读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8-10-16 09:46:17

清晨五时,闹钟一响,我即刻起身。世界一片宁静,街道上偶有车辆行驶。我拧开台灯,端坐于书桌前,开始每天的阅读。

小时候,我也喜欢在清晨阅读,不管春夏秋冬,从不懈怠。那时电灯不太方便,常常点煤油灯。母亲怕不安全,每个街天,总要省吃俭用地给我买电池。电池很贵,我舍不得用,大多时候都是点煤油灯。

每个清晨,在晕黄的煤油灯下,我尽情地阅读。有时是课外书籍,有时是复习阅读,大多是书本知识。有一段时间,特别喜欢宋代词人李清照的文章。在小雨滴答的五月清晨,手捧宋词: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本是少年不知愁滋味,读来却有淡淡的忧伤漫患心头!读罢《点绛唇》: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那份少女的羞涩和美好顿时迎面而来。

那时迷上李词,“性情大变”,时而烦恼郁闷,时而兀自发笑。读到伤感处,泪眼轻泛,丝丝缕缕的愁绪溢满心头;读到美好处,嘴角上扬,密密麻麻的笑容爬在脸庞……

母亲看我不太正常,便不让我看课外书,我便和母亲斗智斗勇。我的卧室有一道窗,为了不让母亲知道我看书,我把厚厚的被子当窗帘,用又粗又长的棍子把被子抵在窗子上。

很长一段时间,母亲都没有发现我的小聪明。秋天来时,清晨气温凉,我一如既往地阅读,可是感冒了。一天,母亲起身去看我有没有盖好被子。我晚上忘记锁门,母亲推开门的时候,我身上正盖着床单,手里捧着书本,吸着鼻涕看得津津有味。母亲又急又恼,急忙扯下窗子上的被子盖在我的身上。

后来,母亲不再阻止我看书。每个天凉的清晨,她总会早早起来,为我生一盆温暖的火,让我暖和而尽情地阅读。那份烤火阅读的美好时光,每每想起总让我温暖如初。

长大离家,外出学习,结婚生子,那份温暖也逐渐模糊清淡起来。

如今,在静好的岁月里,我重拾那份清晨阅读的好习惯。在墨香淡淡中,那盆母爱般温暖的火光常常映在我的身上,这份特别的温暖将伴随和喂养我长长的一生。(李进兰)

责任编辑:李毅宁

上一篇:母亲的牵挂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