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妒英才——王晓松先生琐忆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刘群 发布时间:2018-11-02 10:09:21

●刘群

“不是我要来这里,是走惯了这条路的鞋子带我到来”——这样的藏族民歌是王晓松先生最为喜爱的,其中的戏谑和幽默也只有他眨着眼,笑眯眯地唱着、说着,才韵味十足。

王晓松先生的身上有着许多天赋,有时候看他举重若轻地完成一项科研成果的时候,不由我不惊叹。为什么他会有这么多的惊喜让我们欣赏,要做好一项文化工作,我要累弯了腰,看花了眼,要费去多少电,比如编写州志,但他却信手拈来般地交出优秀成绩单。先讲他的专业——藏语言文学成绩单。他是一个地道的汉族孩子,只因为遇上了当知青要上山下乡,插队在一个多数人讲藏语方言的生产队,才脱去了藏语盲。就这点基础到中央民族学院当藏语言文学专业的学生,两年之后,他们搞的汉藏民歌语集,至今还是许多藏文专业学生的学习范本,因学藏语文,免不了要涉猎佛教经典,他数次指出许多书画刊物中将佛及菩萨名字弄错。“我现在有一个新职务,帮助编书的人弄准确佛及菩萨在唐卡画中的顺序和位置,有点像有这方面知识的‘人事局长’”。他还是眯着眼,微笑着说,但在我看来,他是以精深的佛学知识作为本钱的,是有着深厚的藏语文功力显示出来的自信。

大约在2002年左右,王晓松作为藏语文专家被邀请参与微软公司藏语文词库项目。那是一个初春的晴天,他邀我陪他到昆明安宁的一个温泉度假酒店,他去参加全国藏语文专家的一个讨论会。

各路神仙都对已经有的蓝本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轮到王晓松发言,他仍是一贯的微笑表情:“原稿中有一个较大的漏洞和错误,先说错误,把冷杉、香柏树及松树类的树种全都归在一个‘松树’词条下表达,这是不对的。在迪庆,仅冷杉就有一系列名称来准确表达树木及森林的不同类别,仅一个‘松树’词条万万代表不了藏语中对各种树木的准确区别。再说漏洞,原稿中缺失森林中的乔木的大量词汇,由于许多专家来自西北地区,横断山脉中大量生物方面的词汇未能收进,横断山脉作为青藏高原南延部分,这里的藏族人民对生物的认识是精深的,因而他们对生物的表述是科学的,名词是丰富的,进而说明一点,我用了生物一词,包含植物以及动物和丰富的菌类。”


责任编辑:卓玛拉初 实习生 布内

上一篇:残垣往事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