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舍是“练家子”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付振双 发布时间:2019-09-03 10:58:52

    上世纪三十年代,诗人臧克家拜访老舍,一进门就被老舍家墙上挂着的刀、枪、棍、棒吓了一跳,心中很是惊奇。老舍不慌不忙地说:“我在锻炼身体。”这一时期的老舍,先是在济南,后是到青岛,写作、教书之余,练习拳脚,权当休息。

    当然,除了家风影响和打小磨练外,老舍对武术的爱之深,恐怕还有些隐情。1933年7月,老舍在《论语》半月刊第21期上发表打油诗一首,题曰《病中》:“五月害背痛,六月患拉稀。腹背皆受攻,抵抗誓长期。国膏号虎骨,高贴与肩齐。更服虎骨酒,眼赤汗淋漓……”就在该年的四五月间,老舍忽然得了严重的背痛,一疼起来,夜不能寐,昼必拄杖。去找大夫,他们除了摇头还是摇头,别无良法。于是,在友人推荐之下,跟着查拳大师马永奎系统习武,逐渐掌握了多项武术技能,包括剑术、棍术、拳术和内功,身体也竟慢慢好转。自此,他每天早上都要锻炼一阵,一直坚持到老年。

    老舍不光练武,也讲武和写武。他有位好友庞玉森,时任国立国术体育师范专科学校秘书长兼总务主任,经常邀他去该校演讲。有一次,他演讲的题目是《文学与武术》。他说:“不能重文轻武……练武术的目的,一是强体健身,二是自卫杀敌。”老舍的小说和戏剧,常出现拳师的身影,身手、言行无不活灵活现,1935年创作的短篇小说《断魂枪》即是这方面的代表作。老舍先生切实将“武”融入内心,同文相通,同人生融合。


责任编辑:安永鸿

上一篇:宽恕敌人,就是宽恕自己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