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 发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殷著虹 发布时间:2020-03-02 10:38:31

       2005年我退休之后,很多时间是在昆明度过的,居住在我儿子工作单位的宝象康园小区。宝象康园是以门外的宝象河得名的,不过宝象河一带远离主城区,所以平时的生活采买我们都到河对岸的中营村。中营村虽小,却不亚于一般的乡镇集市,这倒很适合我这个不愿满大街跑的宅男。

       入住昆明后不久,我却把中营村及其周边的理发店都跑了个遍,可没有一家理发店是我满意的。这倒不是这一带的理发店条件差或服务不到位,而是因为我有着难言之隐,总是拿自个好恶做标准,以至于对理发之事很挑剔。

       我以为自己相貌不错,可偏偏秃顶多年的事让我苦恼。为了掩饰谢顶的脑袋,我只好把头发留得较长,使偏分的头发遮盖脱发的症状。为此我每次理发都要向理发师做个交代,以免把我的头发剪得太短,使我的秃顶状况暴露。 

       也就在我为理发而发愁时,中营村新开了一家名叫“四川名剪”的理发店。说是全国品牌的连锁店。于是我带着碰运气的想法,光顾了这家发屋。虽说店名叫“四川名剪”,而进店后得知,里面的员工都是些“云南老表”。

       一位帅气十足的年轻店员热情接待了我,见他胸前佩戴的“1号技师”徽章,我便指定他为我理发。也像过去理发那样,我先向他交待了一番个人情况,希望他能打理好我的头发。而他很有礼貌地对我说:“叔叔请您放心,我会让您高兴而来,满意而归。”

       他像背书一样向我承诺,但我依旧对他心存疑虑。而见他娴熟技艺和手法,我悬着的心才算放下。看来这位“1号技师”确实有点身手,他理发很耐心,在反复梳理过我的头发后,便果断下剪,不一阵工夫,留下的头发恰到好处地遮盖住了我秃顶部位,新颖的发型带有一种潮流的感觉。这还真是让我“高兴而来,满意而归。”

       从此之后,我便每次都到这家发屋理发,每次都让我得到欢欣。一来二往,店里的“1号技师”留给我好的印象。而面对我的每次到访,他总是边为我理发,边和我交谈。从最初的问我“哪里人?”“来昆明多久?”之类的话题,到后来他问我香格里拉的风土人情。我都如实作答,给我的感觉他很向往香格里拉,这让我对他有了更多的好感。

       当然在我们交谈中,他也不忘介绍自己。说他是昭通市昭阳区的,高中辍学后就开始学理发,如今24岁了,门下有很多徒弟,还当上爸爸了。听他那么一说,我对他有些怜惜,像他这个年龄的人,本该刚走出大学校门,可他已经挑起了家庭重担,在社会上打拼了多年。我问他:“既然你向往军营生活,那为什么不去当兵呢?”他回答我说:“去验过了,是武警仪仗队来征兵,就因为我手上有个刺青没去成。受打击后,我退学后学了理发。”我才发现他左手虎口上纹有一只蝎子。

       之后我加了他的微信,见他以“昭阳帅哥”之名经常发一些积极向上的信息,不难看出他很阳光和快活,对自己的职业很尊崇,从而打消了我对他的没当上兵的遗憾,便对他说:“理发这个职业很好的,我们老家有句俗语叫做‘当好剃头匠,田地不怕荒’,说的是有手艺的人能走遍天下。”

       去年国庆节后,我原工作单位召集退休干部集中学习,还有亲戚也邀请我回香格里拉做客,为此我购买了车票,打算理个发以后出发。可到了“四川名剪”时,“1号技师”对我说:“今天我们员工要做晋级考试,您明天再来吧。”我说:“不行,明天我要回香格里拉了,再没时间了。”对此他答应我说:“要不您下午4点后再来,完成考试后我给您理。”

       按约定我再次来到发屋,考官告诉我说,还有一名员工考过就结束,并允许我坐下来等待。他们的考试很特别,“1号技师”假扮成顾客进店,接受考试的员工彬彬有礼地“接待”了他,员工为他边理发边问道:“大哥是哪里来的人?”“1号技师”回答:“我是香格里拉来的。”员工又问:“香格里拉那里很美吧?有些什么景点呢?”“1号技师”再回答:“有举世闻名的虎跳峡,有美丽的普达措,还有神奇的巴拉格宗……”

       听他二人的一问一答,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这“1号技师”说词都是我曾说过的话。我问那位考官:“这是不是演戏么?”考官却很不友好地对我说:“你别嚷嚷。”

       考试结束了,“昭阳帅哥”见我不快活,便对我说:“对不起我们在考试时,我用了您说过的话。”我十分不解地问他:“和顾客套近乎是你们的业务技能吗?”他回答我说:“是为了和顾客亲近,但不是套路。”“那你也不应该用我的话呀。”“因为那员工是我的堂弟,弟兄俩讲自个家乡很别扭的,只好用你的话作答了。”

       听他解释后,我虽然不再纠结他的逢场作戏了,可心里有一种阴影,疑忌“四川名剪”是用假殷勤来迎合顾客心理,心里便有一种被欺骗的感受。为此理完发后,我删除了“1号技师”的微信。到香格里拉半月之后,我到了一家常去的发屋理发,哪知道理发师已经换了,心不在焉的理发师竟然把我剪成了短发。害得我只好戴上帽子不说,还让我两个多月都不用再去理发。这时我才想念起“1号技师”,埋怨自己不该轻易删除他的微信。

       春节前我返回了昆明,不想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生活节奏。在这防控疫情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待在家里写作。文章虽然写得有章有节,可头发却长得杂乱无章。直到疫情风险等级下降之时,我便去看中营村的“四川名剪”是否开业。可整个中营村的道口都被铁栏阻隔。没办法,只好继续打发“心闲长头发”的时光。

       就在几天前,我上超市买菜归来,见小区门口有理发师给人理发,问过保安后得知,为解决复工人员理发难的问题,征得防控指挥部同意,物管部门邀请理发师到小区理发。我问:“那能不能算我也是复工人员呢?”回答是:“可以的,等别人理完后再到你。”

       遇上这等的好事我自然高兴,而由于所有人都蒙着口罩,等最后轮到我理发时,理发师才认出了我,我也才认出他是“1号技师”。他见我显然很高兴,对我说:“好长时间没见叔叔了,原来您住这个小区?”我回到:“我春节前到的昆明,后来一直都出不了门。”

       虽然理发环境变了,但“1号技师”对待工作依然如故。他梳了梳我头发说:“叔叔您头发稀少,还是把头发蓄长了好,可以防止阳光的暴晒。我把您头发周边剪去,留下头顶上的好吗?”热情的话语打消了我心中的过意不去,还让我感觉出他的热情很真诚。

       他说:“我们老家有个老中医,专门治疗脱发的,我得到他的药方子,等理完发我发给您,您可以试试。”听到他的话我有些愧疚,便回答他说:“遇上你,我很幸运,要我怎么谢谢你呢?”“说什么谢,您请我为您理发,是对我的信赖,我这是投桃报李。”他说。

       理完发后,我重新加了这位“昭阳帅哥”的微信,他又说:“叔叔等我回去后,给你发一篇散文诗过来好吗?还请您一定帮我斧正。”“什么散文诗?”我问。“是写香格里拉的。”“你没到过香格里拉呀?”“是您带我神游的。”对此我很惊讶,也很欣喜,并答应他说:“那我得好好见识见识。” 

       晚间,“昭阳帅哥”发来了题为《梅里雪山》的散文诗,和一张草药方子的图片。没想到他散文诗还写得不错,我作了几处修改。而那药方子我打算等疫情过后试一试。正是这次和“1号技师”的相遇,再次改变了我对年轻人的看法。我真要为“昭阳帅哥”而点赞。也想借此机会赞美那些在战斗在疫情防控一线的帅哥、美女们,并向抗疫战线上的英雄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责任编辑:卓玛拉初

上一篇:一个美丽的早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