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巴村的封面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殷著虹 发布时间:2020-03-10 10:23:13

哈巴村是香格里拉市三坝乡的一个行政村,这个坐落在哈巴雪山下的多民族大家庭村落,无论春夏还是秋冬,到处都呈现出绿水青山的景象。

随着哈巴村各族群众生产生活条件的不断改善,使用手机成了当地人的一种享受和乐趣。于是,用手机拍照和发照片的人也不在少数。你还别说,那些无名无辈的“乡村记者”,拍摄的照片还真有些看头,据此他们都在争论着这么一个话题,那就是什么样的景物才是哈巴村的封面。

有人说:“哈巴雪山就该是哈巴村的封面。”也有人说:“哈巴雪山上的黑海是哈巴村的封面。”但也有人说:“这都不算,因为哈巴雪山不仅只属于哈巴村所有,哈巴村的封面应该是哈巴村农村信用社的标志性大楼,或是哈巴村独有的山乡集贸市场的街景……”

而我说:“哈巴村的封面应该是满目青山中的松树。”对此村里人说我:“殷组长你太简单了,松树哪个地方没有啊?”我说:“别的地方松树和咱们哈巴村是不一样的。没有咱们哈巴村漫山遍野的松树,哈巴人就结不成婚、吃不上肉、过不上好日子。”

我的话让村里人开怀大笑。他们问我:“怎么叫没有青松就结不成婚、吃不上肉、过不上好日子呢?”

我说:“你们各家各户结婚办喜事,不是必须用青松树枝扎一个牌坊吗?没有那松树你们能办喜事吗?你们每年上山搂松毛垫圈养猪,没有那松树能养好猪吗?没有满山的青松,哈巴村生态环境就遭破坏,哪能有好日子过?”

我的话让村里人信服。他们说:“殷组长真会说话呢。真是的啊,有了那满山荫翳的松树林,我们的日子才能过得红红火火。”

正是春花绽放、松树冒芽的季节,哈巴村的春光也随之而明媚。我循着山涧的小径一路蜿蜒,感受山乡的鸟语花香。可又让我困惑不解的是,哈巴村许多山林里的松树并不高大,树木也不粗壮。我以为这是土壤贫瘠所致。村里人告诉我说:“那些林地原来都有高大粗壮的树木,只是在乱砍滥伐年月里被砍光了,现在看到的森林大都是那以后重新长出来的。”

我在哈巴村的谷地、海扎巴两个村民小组了解到,在上世纪80年代以前,这里还是浓荫蔽天的森林。可后来村民们为了急于获得经济收入,便把成片高大粗壮的树木都砍伐殆尽,砍倒的树木被锯成了原木,卖给了林业水运部门。木材从山坡上直接抛入了金沙江,顺着江水漂走的木材,给村里人带来过经济收入,解决了一时的温饱问题,可接踵而来的是自然灾害的频发,水土流失的天灾恶化了生存的环境。好在这之后,被砍伐的林地长出了小树。而他们还告诉我:“这些树木要长成一人能围抱的大树,至少还得等上二三十年的时间。”于是我惋惜,百年的树木毁于一旦。

我渴望看到成片成材的林地,而当我到了哈巴村的拉马足达村民小组,一条从高山引来的水渠,给这个干旱村庄带来了希望。但水渠流到一处水土流失严重的沟箐,就无法开挖渠道,村民们只好用渡槽连接水渠的上下游。年久的渡槽已经风化很严重了,眼看又将引发新的灾难。

一位老人深有感触地说:“当年不该把山上的树木都砍光了,如今这山上再也找不到适合开凿渡槽的高大树木。”为了解除险情,在这一地段建造水泥渡槽吧?别说车辆运不了材料,就连马匹也难以到达。无奈之下,只好把锯断的塑料管扛进山涧,再靠小型发电机发电组装焊接,这才保证了这条水渠的畅通。也就为此我明白,那崇山峻岭间的高大树木景象,非得靠我们和下一代人的呵护,百年以后才能再现。

经过在哈巴村深入走访,我对满目青山恍然如有所得,却又对古树参天怅然如有所失。为此,在这年学习宣传党的十八大精神提出的生态文明理念中,我用警句形式提出:“保护风景林,种好‘摇钱树’。”没想到这一警句很快流传开来,成了哈巴人的“口头禅”,可以见得生态文明理念让人觉醒、深入人心。人们认识到应珍惜大自然的馈赠,利用好天时地利人和,积极投身于建设美丽家园活动,努力营造生态保护型、环境友好型的新哈巴。

在哈巴村工作期间,我到过当地绵沙坝一带。绵沙坝是哈巴雪山上一处自然形成的沙漠化地质,可在那绵绵细沙的地段上,一棵棵千奇百怪的松树却傲然屹立在沙地当中。那些高大的树木却很有趣:有的是树干扭曲,像舞蹈演员的腰肢;有的树冠如伞或如旗,像是水墨画中的树木形态。而见它们生长在寸草不生的沙滩里,不能不让人震撼。

为此我去问过当地自然保护所的工作人员:“这树怎么长成这般模样?又为何能生长在沙漠中呢?”他们告诉我说:“最初这些树木也都是生在土壤中的,雪山积雪融化的水流带来了的大量沙子逐渐取代和掩盖了土地,生长的树木便被沙漠围困。后来由于雪山强劲的风从山顶刮来不停地向下劲吹,这些松树在生存中便改变了树形。”也许正是留下了岁月痕迹的松树,难以成为栋梁之材,但却幸免了被人们所采伐。

看着这些松树们的倔强峥嵘,我知道那是曾经的沧桑和自然的节律。面蓬勃旺盛的奇景,我顿时悟出:历经风雨的树木,朴实而坚贞不屈。这如同走过苦难岁月的哈巴人,他们最懂得今天生活的甜美。正是如此,哈巴人意识到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自己,破坏生态环境就是断送人的命运。于是他们更新了思想观念,宣传贯彻法律法规和党的政策,深入开展着“封山育林”“禁伐天然林”“退耕还林”和“护林防火”等各项活动。让山乡的故事在春天里萌芽,也让那些裸露的山坡披上了绿装。

在深入贯彻生态文明建设当中,哈巴人还给我讲过他们曾经的往事。在30年前的哈巴村还没有通电,那时哈巴人采伐松树松明用于照明,夜晚点燃的松明火架在了铁丝架上悬挂在屋里,映红了他们明亮的渴望。为此,他们还给那“吊灯”似的松明火取名叫做“亮台”。哈巴村是在亮台的光照下,迎来了从村村通电到户户通电的新时代。新时代也让哈巴村从此迈进了电气化、信息化的现代生活。在告别松明亮台的生活后,那风姿绰约的哈巴村松树,更显露出光彩照人的风姿。

“高山青松么青又青,喜悦歌声么满天飞,生态文明么风光好,幸福道路么党指引……”当舒缓而悠扬的山歌传来,苍松翠柏的底色让春天的景象更加秀丽,暮云春树的绝色让哈巴沉浸在幸福的年月。我乘坐汽车奔驰在盘旋公路上,峰峦重叠的青山窗外让人喜悦,回望哈巴村绿树掩映下的崭新农舍,见一面面飘扬在绿浪中的红旗,我想这便是一部哈巴村的无字作品。而这一大作的封面,无疑就是遍山郁郁葱葱的松树,这也是哈巴人描绘的金山银山的卷首……


责任编辑:和建芸

上一篇:惊蛰始,春耕忙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