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如太阳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5-26 12:03:09

    ●丹增 

                   一

      每一个人的生命曾经孕育于母亲体内。当你还不知道自己的时候,吮的是母亲的奶水;双脚迈开站不稳的时候,母亲用双手扶着走;嘴里吐不清一句话的时候,母亲微笑着一字一句地教。以后的幼年、童年、少年乃至青年,是母亲的血汗灌养的,母亲的温暖,母亲的抚慰,母亲的感化,母亲的教导,母亲的心总是系于子女,母亲的心是儿女们的天堂。

      有一首歌谣说:我能数尽青丝发,只有父母的恩情数不尽。无论你现在是达官、贵人、商贾、富豪、平民、百姓,甚至是受到挫折、磨难、逆境的人,可以忘记一切,但不能忘了母恩,可以忽略一切,但不能忽略母亲。以婚姻为纽带的爱情,以血缘为纽带的亲情,以友谊为纽带的友情之中,至高无上、独一无二的是慈母之情。人类第一次感受的情和爱来自母亲的内心,慈母的泪水中有高贵而深厚的爱存在。母亲从痛苦中创造出一个用自己的血肉制成的生命,就是儿女,用勤劳血汗不分昼夜抚育着一条鲜活的生命,那就是儿女。友谊和爱情,都不如母亲对孩子的感情真挚。造化把一切安排得多么美妙,婴儿一降生到这个地球上,就发现被母亲随时眷顾着,她是你一生中的第一位老师,她也许还是你未来命运的创造者。母亲有如光辉灿烂的朝霞,有如宽阔无边的大海,有如温暖如春的大爱。

      儿女们,能懂得母爱吗?能了解母爱吗?当你远去他乡的时候,母亲伫立在家门口,迎着晨风,一句句千篇一律地叮咛。当你返回家乡的时候,母亲焦急地站在路口,望断天涯,祈盼着你早一日、早一时走进家门。当你的人生有喜有悲,母亲那饱含着酸甜苦辣的泪花,别无选择地落在自己的心坎上。

      生命真的太短暂,人生有许多责任,时常遇到麻烦和挫折,只有母亲告诉你:没有风的大海,没有雷的云朵,没有树的高山,将使你单调乏味。失落往往是成功前的沉默,黎明前的黑暗,在失败中奋起有为,是人一生的一大智慧,也是真实的人生。

      我最近阅读了五十多篇叙述母爱的作品。让我最感动的三篇,说的是失落是一座丰碑,在你每一个跌倒了又爬起来的地方,留下一串串深深的带血的印迹。试述了舍弃自己尊严,不顾自己性命,用血肉喂养自己孩子的母亲们。尽管今天不会发生这类痛苦,我们的社会成长了,我们的文明进步了,但不能忘记这些故事里的母亲。人总以为自己聪明,动物是无知的,而动物学家证明,许多动物在某些方面比人聪明,比人更美,比人善良,比人忠诚。动物的母爱又是怎样表现的呢,我也选了三条感人的真实故事。

                 二

      有一天,她接了一个电话,噩梦便像巨蟒一般缠上她的身子,仿佛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搁下电话,她浑身发冷,嘴里反复念叨着一句话:“这可怎么办,怎么办啊!”

      这个电话,是她惊恐万分的儿子打来的。儿子慌里慌张地告诉她:“妈,我杀人了!在酒店里吃饭时,我和人吵架,打起来了,有一个人被我打死了!”

      那是一次普通的吵架,却注定不是一个普通的结局。面对这种局面,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如漆黑的夜一般,将他严严实实地罩住,任怎么努力也挣脱不开。而他的妈妈,更是一片迷茫。一年后,他被判处无期徒刑,异地关押在山东滕州监狱。

      一个人,一方小天地,他格外想念千里之外的妈妈,那个被自己伤透了心,已到中年的妈妈。从江西到山东,来一趟多不容易啊,妈妈晕车,哪里能经受得住长途劳累呢。

      思念,通过一封封信表达出来,句句敲打着母亲的心,特别是这一句:“妈妈,儿子知道错了,一定会在这儿好好改造,争取早日重新做人。”泪水滑过脸庞,妈妈的心,就在那一刻酸楚起来,坚韧起来。她也不怕千里路遥,不怕晕车受罪,一心只想见到那个脆弱的儿子。她感叹道:“我的儿子,你现在是一棵需要母爱阳光,需要亲情温暖的幼苗啊。”

      妈妈启程前往山东滕州,探过监后,管教告诉她:“你儿子改变很快,希望你能经常探视。否则,他总也走不出阴影。”

      不久,她辞掉了副校长职务,一个人离开江西老家,来到滕州。人生地不熟,她该如何立足呢?早在儿子出事之际,家里已赔付受害人家属巨款,变得一贫如洗了。她找了一段时间工作,但都失败了,最后,她在离监狱不到50米的地方,摆起一个小修鞋摊。为了宽慰儿子,她告诉儿子,自己是请长假来的,在滕州做家教呢。妈妈的到来,给儿子传递着一个直接的信息:妈妈在、爱就在、家就在……

      儿子快乐了,不再觉得孤单了,感觉到自己还是妈妈心里的宝贝,渐渐地,走出阴影,看到一丝人生的光亮。但真正让他感到震撼的、彻底改变他的,是管教员揭开了妈妈善意的谎言。

      那天,妈妈给一个汉子修完鞋,遭到那人的恶意攻击,他不但不给钱,反而要打人,恰好被路过的狱警发现,才把那个莽汉给赶走了。狱警见她十分眼熟,仔细一想,才知是狱中犯人的母亲,便上前关心起她来。

      当狱警把真相告诉她儿子,他仿佛周身充满阳光,那应是妈妈的无数晶莹泪光折射出来的吧!此后几年,他获得4次减刑机会 ,刑期已减至15年。

      这个好妈妈,名叫刘晓梅,曾是江西省吉安市某中学的副校长,一个感人至深的流浪母亲。

      另外一则说的是一位40岁的母亲,女儿在省城读大学,儿子常年生病。孩子的父亲因为意外失去了双腿,无法外出打工,也只能仰仗于她。

      医药费、学费、生活费,种种负担逼迫没有任何技能的母亲,偷偷来到女儿所在省城做了洗浴店的廉价“女工”。她自己对此也很不齿,可她无路可走。一次,她因为钱的问题与“客人”争执,结果对方顺手操起一个花瓶,将她砸倒在地,然后逃之夭夭。她头破血流,再也没有醒来。

      警方在现场调查时,在母亲贴身的衣兜里,发现了一个账本,里面详细记录了一家人的经济收支:她的收入,丈夫和儿子的药费,女儿告急用钱的时间、理由和数额……细心的警察算了一下,她正读大二的女儿一年的花费,竟是一家人的一倍还多,除了正当的学费,这个女儿又先后以出游、买衣饰、健身、请客等名目,一次次地开口向母亲要钱。

      有记者前去采访在省城读书的女儿,问了她许多关于母亲的问题。这个打扮入时、几乎看不出农村印迹的女孩,却对母亲的许多事情茫然不知。

      记者从邻居那里得知,这位母亲生前非常节俭。多年以来,她从未买过一件像样的衣服;有胃病也从不去医院,疼得厉害,就吃最便宜的止疼药。

      记者又从这位母亲的一位“同行”那里得知。她很怕被女儿撞见,白天基本躲在屋里,基至吃饭也让人捎来。想女儿的时候,她就到女儿的学校附近溜达一圈,再悄无声息地回来;她怕女儿多心猜疑,每次寄钱都要专程跑回老家,在老家的邮局里汇钱。

      这位母亲平时舍不得吃一个水果,但她一买,必定是几十斤,不必细问,她就会骄傲地说,她要去看望读大学的女儿……

      这个母亲生前的一切,逐渐清晰明了,但一点一滴,却都来自于外人的叙述。原本应该与母亲最息息相通的女儿,得知母亲出卖尊严,干着最低端的事来供养自己的事实后,羞愧难当、泪流满面。

      有一位善良、纯朴的母亲,含辛茹苦地独自将儿子抚养成 人,儿子却学会了吸毒,不管她怎样规劝、威胁、打骂,都无法让儿子戒掉毒瘾。有一次,儿子无意中发现瘦弱的母亲还在卖血,原来他所有的开支都是做母亲的用血换来的。

      儿子实在愧对母亲,毒瘾再次犯了的时候,他请求母亲将自己捆起来。看到儿子被毒瘾折磨得痛不欲生,这位母亲号啕大哭,左思右想,竟将自己祖传的手镯匆匆变卖,给儿子买了一次毒品。将毒品交给儿子后,她悄悄向警方报了案。当警察将正在注射毒品的儿子抓获之后,却发现那位母亲已经在隔壁房间割腕自杀。

      母亲留下的遗书很短,只说:“这是我唯一可以解救儿子的方式,也是我唯一可以赎罪的通道,因为,我没有将他教成一个好人……”

      这个儿子在戒毒所里彻底觉悟,彻底地戒掉了毒品。唤醒他的,不再是母亲的血,却是母亲的生命!

                三

      几年前的一个冬天,一位牧民的一峰母骆驼下了一峰小驼。它带着小驼出去找草吃。其实,冬天的沙漠中没有草,母驼带小驼出去,也只能从冻土中扯出几根草根,喂到小驼的嘴里。它们出去一般都不会走远,主人也就放心地让它们去了。

      一天黄昏,下起了暴风雪,天地很快连成一片灰暗。母驼和小驼迷路了,它们原以为在向着家的方向走,实际上却越走越远。半夜,母驼为了保护小驼,在一棵大树下卧下,将小驼护在腹间,任大雪一层又一层落下。那是一场几十年不遇的暴风雪,气温降到了零下40多摄氏度,地上的积雪达到一米多厚。风在肆虐,像是天地间有无数个恶魔在吼叫。

      那一夜,母驼就保持着一种姿势一动不动地护着小驼。它身上的雪越积越厚,寒风像刀子一样刺入它的体内。在那样的天气里,寒风就像一个乱窜的魔鬼一样,对母驼的生命施以冷冻的魔法。但母驼仍然一动不动,小驼已经熟睡了,它用两条前腿和腹部为它撑起了一张温暖的卧床。

      第二天中午,暴风雪才停。人们在茫茫雪野中寻找它们,直到下午才找到了那峰母驼和小驼。母驼已经死了,小驼围着它在哀号。风已经停了,但小驼的哀号仍像风一样在雪野中飘荡。

      有一位叫张顺的屠夫,专门为附近的村户宰杀牲畜。他很诚恳地对人说,干他们这一行的,在每次“行刑前”, 心里都念叨这么一句话:别人不吃我不宰,别人不吃我不宰。即使这样,还经常做噩梦。有一年冬天,张顺很便宜就从市场上买了一头驴,盘算着到了春节杀了它,卖个好价钱。很快日子到了,他拎着一把长刀冲着驴走过去,驴东躲西藏,几次三番,张顺急了。上去一把搂住驴的脖子,挥刀要刺,驴冲天“嗷”地一声长叫,随后流出两行眼泪。张顺愣了一下。就在这时,家里的狗、鸡、猪都一阵乱叫,那条狗上来还要咬张顺。“反了你们。”张顺心里想着,刀就停在了半空。正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驴下崽了!

       小驴出生后,张顺把那杀驴刀插在地上。此时,大驴显得很安详,无所谓地看着蹲在地上抽烟的张顺,张顺老婆给产子的驴喂大米粥,它也不喝;其它动物们,也都恢复了平静,从此,张顺再也没有拿起过刀。

      还有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那天一早猎手就进了山,进山不久就发现了一条新的狼的足迹。可能要猎到一件大货了,但少不了一场恶战。猎手的神经顿时就紧张了起来,眼睛睁得溜溜圆,枪下肩,弹上膛,右手食指就扣在扳机上,顺着狼的足迹进了一个洞,身上的肉便一疙瘩一疙瘩地鼓起来。结果出乎他的意料,母狼出巢未归,狼窝里剩下了4只狼崽。

      4只狼崽很快偎成一团,各自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望着这个不速之客。“把它们全杀了,是一件很惬意的事。”猎手这样想,可4只狼崽的眼神可怜兮兮。他决定把它们全部带回去。

      当天恰逢山外农贸集会,他骑着自行车驮着4只狼崽上了路。4只狼崽很快就出了手。每只60元,4只240元。一卷票子塞进了他的腰包。

      当天晚上母狼就找上门来了。母狼就蹲在猎手家对面的石崖上,一声接一声地嗥叫着,如泣如诉,从灯熄人静到鸡鸣星稀,一夜连着一夜,完全无畏于猎手的那杆枪。

      猎手懵了。山里人常说狼乃神兽,有灵性,也许是真的哩。猎枪就挂在土炕对面的墙上,他却丝毫没有击毙母狼的想法。他第一次害怕听见母狼的嗥叫。似乎它在向全山村的人们诉说着一个猎人的奇耻大辱。4只狼崽,240元钱成了压在他心头上的一块巨石。

      猎手睡不安宁,窗栓插得紧紧的,上了闩的门板又抵上一个大碌碡。身子缩成一团,捂在被子里面。母狼的嗥叫听不到了,他却做起了恶梦,梦中母狼就蹲在他的面前,像一位正义的审判官,向他讨要自己的儿女。

      第二天,猎手想办法赎回狼仔,买主们却拒不同意。他只得道清原委。而每一回无奈的解释都窘得他满脸通红,心里就像扎上了一枚蘸着毒汁的钢刀一样发苦、发痛。

      猎手把4只狼崽重新送回了那个山洞,放进原先的那个狼窝。4只狼崽立即又偎成一团。他转身想走出洞口,却发现母狼站在对面,吓了一跳,心想手无寸铁,只能被它吃了。可母狼面露和善,做了个低头鞠躬似的动作,便钻进了山洞。

        (作者系中国作协名誉副主席

责任编辑:杨云萍

上一篇:记忆中的傈僳族弩箭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