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明月本无主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6-22 09:51:55

      在香格里拉市一中山脚下,纳赤河流入依拉草原地段有个池塘,池塘不大,方圆几百米吧,岸边长着百年的柳树,木头的栈道围着池塘延伸,不时穿进树林间,又延伸出来。池塘中间有个小山,山上长了十多棵百年的柳树,树林中一座凉亭隐隐约约在树梢中翘起黑色的亭角。

       我家离池塘只有两分钟的路程,我经常一个人在池塘边散步,大概是因为地段偏僻,这个角落里的人不是很多。

       这天,一位朋友来看望我。饭后,我们去散步。

       走过车来车往的一中大门口,顺着木头栈道,我们来到了池塘边。

       六月的香格里拉,正是开始舒张生命力的季节,在料峭的晨风里,还带着远处雪山的气息,这里的绿色却暗暗都拼足了力量开始拔节生长。一不留神,池塘边的柳树全挂满了绿叶。我们沿着栈道慢慢走到池塘中的小山,身后车流的声音慢慢弱了下去,慢慢走入了一个绿色的世界。

       绿色的气息从地上发芽的小草开始蔓延,蔓延到半人高的树梢上,蔓延到池塘的绿水间,就连头顶的天空、云朵都披挂上丝丝缕缕的绿意,偶尔不知何处响起几声鸟鸣,也似乎歌唱着这生机盎然的绿色。

       在池塘边,我给朋友讲了个故事。

       在海拔好多千米的一个高原,方圆几万里只长着一座圆圆的像奶渣形状一样的一座大山,因为海拔太高,山上没有一棵高过半米的树木,密密麻麻的栎树把几万里高的整个大山包裹成严严实实的绿色。成千上万的河流从四面八方流到大山脚下,又蜿蜒流向远方。

       这些河流在大山脚下汇集成一个一望无际、水光缥缈的大湖。大湖边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与动物,树龄超过千年的大树都有成千上万株。森林长年郁郁葱葱,这一日,飞来好多蝴蝶,整个大山的树上每片叶子上都停着一只蝴蝶,扇动着白色的翅膀,一时间,绿绿的沉甸甸而霸气的大山变为了白色、灵动的大山。蝴蝶扇动着翅膀,白色与绿色像足球场上观众掀起的人浪一样一波又一波。

       夏虫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知所措,几分钟前,一只大蛤蟆正在给夏虫讲述白色晶莹剔透的冰,白色的雪、白色的冬天。夏虫问身后的大蛤蟆,这就是冬天嘛?大蛤蟆说到:你丫笨啊,这些是蝴蝶。

       风吹过来时,在浩瀚无边的水面上吹起层层涟漪,白色的蝴蝶也在大风中摇动着翅膀,大湖边的森林、大山全都呈现出白色的如同水波一样白色纹路。

       这时,天空中出现一只大鸟,扇动着几千米长的翅膀,大鸟扇动翅膀的时候,遮蔽了一半的天空,太阳、月亮、星星都不见了。只听到其他的夏虫们在大叫:“快跑。”

       湖边不知道哪里跳出来一只青蛙,用木棍挑着一个小包袱,正喊湖边这只癞蛤蟆:“表妹,表妹。”刚才正在和夏虫讨论的大蛤蟆本来一脸严肃相,一下子羞答答又笑逐颜开地对着那只青蛙喊到:“表哥。”

       大鸟从天而降,用爪子抓了湖面几下,又飞走了。

       正在大家还在回味刚才的惊慌时,表哥青蛙说:“你们怕啥呀,那种鸟它只吃鱼。这个鸟还不算大,我还见过更大的鸟呢,飞起来时整个天空都是大风。”

       就在大家羡慕着鸟儿的自由自在时,青蛙表哥呱呱地叫着说:“那有什么,鸟在那么高的天上飞,太阳晒它,雷打它,雨水泼它,寒风冻它,它还没有你们这些能跳来跳去的虫虫自在呢。”大家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

       时间一长,大湖边所有的生物都不喜欢这个远方来的青蛙表哥,他的包袱里什么都没装,特别爱说大话,大家都感觉他是来混吃的。这一天,他又吹开了:“你们这个湖才算多大一点,我以前居住的龙潭公园,那才是大湖,龙潭公园旁有个山,是整个荒原最高的山。你们这里的树呀,也不咋地,我以前去过很多地方,那里的香柏树可是千年大树,树梢比白云还高……”青蛙表哥口水四溅地吹着,大家都听不下去了,纷纷逃走。

       朋友听完我说的故事,哈哈一笑,我也笑了。朋友是个博学的人,也是我的老师。他自然听出我对庄子的故事进行了瞎编。朋友问我,后来那只夏虫呢?我继续说,那只夏虫对讨论有点厌倦,它跳进大湖,从湖底向天空看去,整个天空蓝蓝的,微风吹来,大山的那些蝴蝶又吹起了白色的纹路,夏虫心里想着,这样也挺好的,管它还有比这池塘还大的龙潭湖,还有那高耸云端的香柏树,管他什么冬天夏天,现在这个绿色的世界就蛮好的。

       夏虫从湖底飘到湖面下,透过清澈的水面看着湛蓝的天空,透过水平面,它看到风吹来又走了,池塘边的万物还是那么生机勃勃,各种生物自在自信地进行着各自的活动,它忍不住从水下的平面写下几个字,“清风明月本无主,心闲便是其主人。”

       在湖边,我的故事讲完了。

       六月的香格里拉,哪里没有绿色,哪里又没有池塘呢,可池塘边,也只是我和朋友这两个闲人在绿色中,讲了一个瞎编的故事。


责任编辑:卓玛拉初

上一篇:金江“老大”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