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烟火气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杜学峰 发布时间:2020-07-20 09:40:02

很喜欢汪曾祺的一本散文集《食事》。他用一支淡笔,抒写出存留心底的人间至味。汪曾祺不仅是一位作家,更是一位地道的美食家。无论是家常小食,还是地方风味,甚至一碗热汤,都能在他的笔下,具有一种闲情雅致之美。这些生活中琐碎的小吃,他信笔写来,仿佛即性偶得,却让人读出人性的温暖与朴素。这种淡淡欢喜,享受美食的人间烟火气,仿佛拉近了作家与我们这些平凡人的距离,读来感觉亲切生动。

后来读到了苏轼的生平。一生几起几落,经历了很多磨难,他依然可以发现各种美食美味。比如苏轼在黄州期间,写下了著名的《猪肉颂》,听起来有点雷人,但是却生动写出了他对于美食的喜爱。在岭南期间,更是写下了“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做岭南人”的诗句。在艰苦的环境中,依然保持着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和豁达的心态,是人生的大财富。

这也许就是一种人间烟火气吧,让人感觉温暖而亲切。其实,一个地方,一种美食也会是一种深刻的记忆。

记得那年在古都安阳,早晨起来在大街上闲逛。突然发现很多人都聚集在一个个其貌不扬的小店里吃早餐。上书:扁粉菜。我们也好奇地进去看。只见明档处有一口大锅,沸腾的高汤里面熬制着粉条、豆腐、猪血、油菜等,人们就着刚烙出来的饼,吃得不亦乐乎。我们也凑进去,来上一碗。扁粉菜烫烫的,饼特别香,吃一口脆脆的。而扁粉菜又热又香,那种感觉,一个字:爽。此时你看等候吃早餐的人,已经排成了长队。开宝马来的,步行来的,把小小的店面挤得水泄不通。吃完扁粉菜,出来就看到了一个广告牌,上面写着:家,就是一碗热乎乎的扁粉菜。似乎,无论你走得再远,也会想念家乡的味道。

在德州,刚下火车,就听到洪亮而悠长,又有些沙哑的叫卖声此起彼伏:“扒鸡,扒鸡。”每一声必是拖了长调,每一声结束后,又是第二声,让人好奇地张望,或者直接从车厢走下来,买上一只吃吃。那烧鸡的味道,香,软,必是所有关于德州的记忆。

在格尔木,我们在好友的邀请下,去吃当地的羊肉。朋友用一种无比骄傲地语言告诉我:“这里虽然高原缺氧,却盛产羊肉。羊喝的是昆仑山泉,吃的是冬虫夏草,那味道,只有你自己亲自尝了才知道。”朋友卖了关子,更让我好奇。在一家回民餐厅坐定,一大盘子羊肉端上来,新鲜极了,尤其是羊蹄和羊腰,在内地我根本不吃的东西,在那里,竟然如此鲜嫩美味。而那些大串的羊肉串,只能让你大快朵颐了。以至于每每想起那个地方,都会流着口水,说着羊肉。

人间的烟火气,似乎总是与美食息息相关。味蕾的记忆,似乎也与那个地方紧紧地联系在一起。无论生活如何艰辛,经历怎样的磨难,可是,只要我们心存快乐,就能始终发现美好。就像汪曾祺曾写下:“黄油饼是甜的,混着的眼泪是咸的,就像人生,交织着各种复杂而美好的味道。”

人间至味是清欢,而清欢中,也夹杂着一种美食带来的烟火气息吧。

责任编辑:卓玛拉初

上一篇:1987年的暑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