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出大脚或者空空荡荡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永基卓玛 发布时间:2020-07-28 10:01:47

       在下乡的时候,听到一个新的讨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还是生产关系决定生产力,这是一个关乎撬动点、着力点的讨论。

       不好去评价到底哪种是好,如果让我评价,我觉得都好。

       好多时候,人们对事情会做出好坏之分。在这分别中,也有了好人或者坏人的区别,也就有了他们和我们之分。

       在一篇小说中,王安老爹是街道办事处主任,也是整个街道片区的治安联防队员,所以有了这么一番话——“王安老爹说,创世之初,世间就有两种人存在。一种 人是我们,另一种是奸党。到了大唐建元年间,世上还有两种人存在,一种人依旧是我们,另一种依旧是奸党。这是老爹的金玉良言。到了今天,世上仍然有两种人,一种还是我们,另一种还是奸党。老爹还说……”看到这段话,我忍不住放下书大笑起来。

       这种笑点我可以列举好多出来,比如“一个萝卜有多重,十个后生抬不动,用刀砍下一半来,足够全村吃三天。”有时想把一个有趣的话题编成短信发给朋友,但却常常编编就存在草稿箱里,结果也没发出去。有些感觉分享不了。这话有点拗口,但就是这么回事。可能人有好多时候是这样的,好多话在脑子里蹦了出来,但想了想,说了也没啥意思,话就没说出口。

       有时想聊一下真实和有趣这个话题。但聊着聊着,就会经常跑题,跑到你们、我们、还有他们的划分上,然后上升到人生意义,时代责任的讨论上去了。

       每个人大概对人生的意义都在不停地发问,在这个问题中,至少百分之五十是关于我们或者他们、你们的思考,标签为这个时代的好多人打上记号。

       作为一个社会人,亲疏离别间,每个人都在努力去了解更多,阐述自己,阐述自己对世界的理解,评论自己,也评论他人,评论他人对世界的理解。每个人都努力思考得很深入,每个人都一句堂而皇之的理由,认识事物的本质,这中间也有了你们、我们、他们之分。

       什么是事情的本质呢,时代有时代的本质,历史有历史的本质,规矩有规矩的本质,规律有规律的本质,人情世故也有自己的本质在里面。

       黑泽明的《罗生门》里,几个人眼见的叙说片段来说明事情的多面性,王小波的《寻找无双》中,逻辑不断的构架不断用新的支点来重新推翻构建新的事实,故事的发展,可能是真实的,但也可能没有真实性。

       我喜欢读人物传记,也是一种八卦心理。苏格拉底喜欢追问,问到300多人的居民陪审团投票表决时,半数以上的百姓都觉得苏格拉底令人讨厌而投了认为他有罪的一票,费曼喜欢用科学恶搞人,从甩盘子游戏中发现个什么定律获得诺贝尔奖,苏格拉底的学生是柏拉图,柏拉图的学生是亚里士多德,最后,亚里士多德的学生亚历山大灭了雅典但建造了图书室,叔本华用理论温暖了那么多人的心灵,但却因在楼梯里吵架骂不过房东而把房东推倒被告上法院,他们都是真实的人,也有繁琐的事,但也创造了伟大的智慧或者历史事件,有时我不禁好奇,他们的智慧有没有解决他们遇到的烦恼。

       在这些八卦中,他们是真实的人,也是有趣的人。反正读到他们有烦恼时,我至少是松了一口气,至少感到面对困扰的,并不是我一个人,其实好多人都在面对不同形式的困扰。

       庄子有个故事,倏和忽两个人经常去混沌的国家里玩,混沌对两个朋友很是照顾,两个朋友玩得开心了,欲报混沌之德,为他做点事,然后,他们就开始为混沌操心,第一天,为混沌开了两只眼睛,第二天,为混沌开了一个鼻子,第三天,为混沌开了耳朵,其实,顺序我不记得了,大概就是七天时间里,为混沌开了七窍,这原本是朋友的好心,让混沌看清这个世界,认识世界的本质,然后,混沌死了。

       文中“倏、忽”意为转眼之间的意思,都代表了速度的含义。我想换个角度去理解,是不是混沌代表一种自然的状态,而忽与倏是不是一种时间和空间上的技巧。.

       生活中也是如此,一些人,想为一些人开窍,想让别人看到这个世界别人没看到的;一些人,努力想看到自己没看到的那部分真实,在这部分的思考中,至少也免不了他们或者他们的分别心。在去了解本质与追求本质的同时,又有没有人陷入一种追寻真实的圈套。

       不过,什么是真实的呢?有时我只是很简单地去理解逻辑学,用一个支点去构架的思维世界与另一个支点来构架的思维世界是两码事。可能这也是让好多人着迷的缘故,想去拨开层层迷雾看到那个支点。

       如果从《未来简史》里的理论基点,人类现在只在一个三维世界,如果跨越不同的维度,你从几层维度的高度观察正在几层维度的自己呢。我打个比例,在一层地面活动的自己都是一个镜像,有在三层楼或者其他层楼看着你和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个你自己,三层楼的人看到的风景和十层楼看到的风景大概是不一样的,广度和宽度都不一样,但在楼底的人还在继续着自己的活动。或者个人在时间和空间中获得的是一种体验,从中获得的各种情绪中的自己在面对不同事情的反应,其实都是万物在你心里的投影。

      说来说去,大概是,不管落入一个什么评价系统的圈套,一个人来这个世间的目的,是来做事的,认真做事才是你的目标。我还想在另外的一个文章里说,什么是你应该认真做的事。这里就大概说一句。

       鲁迅的《故事新编》里,各路高人坐在一起坐而论道,探讨关于水的来龙去脉,文章中,鲁迅给实干精神的大禹赋予了一双长满老茧且带着些脚臭的大脚,虽然我每次看当大禹伸出大脚面对那些讨论门道的专家那个情节时,心里总是些许快意,其实亮出大脚与坐而论道,都是自己的选择,都是自己的人生,都在从中获得乐趣,这也是一个社会中我们和他们的支点。

       时间和空间,定格到生活中落实到实处,无外乎吃饭睡觉,然后加上一些花花绿绿的修饰,如果在乎热闹的花花绿绿,就开始粉饰,如果想要质朴,就开始卸妆,逐一褪去花花绿绿面对自己。不论面对什么花花绿绿,自信地去面对,事来了就去做,没事就不去想。

       了解自己的内心,做自己想做,并觉得正确的事,向着自己的目的地慢慢走。

       亮出大脚或者空空荡荡。对与错,留给时间、空间、时代或者其他了解事情本质的人去判断。只是不要一不留神进入追求真实或者是追求什么的圈套、窠臼中。大概这样,面对各种情形也能坐看云起云落,管他奸党或我们,做好自己该做的事,这大概就是专注力与平常心。


责任编辑:卓玛拉初

上一篇:热在三伏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