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秋天搭趟车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程志开 文/图 发布时间:2020-10-13 09:54:23

秋天是一列装满果实的列车,行驶在四季轨道上最美丽的季节里。今年,我与秋天搭一趟车,在列车车厢的角落里装上我果园里采来的果实,随着秋天一声悦耳的鸣笛,载满我内心的充实走向深秋,走向一年的尾声。

能与秋天搭上车是2017年的事。临近退休,老家的父母兄弟交给我和爱人一块荒地,亲人们希望我们退休以后回到山村,双脚踏着故乡的泥土,安安静静地颐养天年。

此时,故乡人和故乡的土地都张开温暖的胸怀,慷慨地接纳了我们。

这块荒地是很多年以前村里划分给家里的饲料地。大集体时代,为激发村民的种田积极性,给村民们划分出一些荒山荒坡,自己开垦成田地,种什么、怎么种都是村民的自由。

老家的饲料地是一片长满尖刀草和蕨菜的荒坡,在勤劳的父母亲起早贪黑的努力下,成为一片可以种黄豆、玉米的土地。后来,在种桑养蚕的大流里,家人在地里种下了一排排桑树。每年春天,母亲都会用嫩绿的桑叶养蚕,在孵化、喂养、上架、吐丝、蒸茧中当了几年蚕农。后来,因周围的农田喷洒农药,桑叶被农药污染,养不了蚕了,土地又几近走向荒芜状态。

之后多年,几棵残存的桑树和后期种植的核桃树在荒坡里自由自在地生长着。桑葚成熟时,小鸟在林子里呼朋引伴的歌声此起彼伏。核桃成熟时,山老鼠和松鼠在树枝上上蹿下跳。家里的其他田地丰裕而且肥沃,饲料地就在四季的风雨里肆意地长满野草。老家的亲人们在忙忙碌碌的四季中渐渐地忽略了这块土地的存在。

当老家的亲人把土地交给我们使用时,我们都被突然的幸福包裹着,他们给想落叶归根的爱人递上了一把梯子。

我们委托在家的弟弟请来挖掘机师傅,在一阵阵挖掘机的轰鸣声中坡地变成了平整的新地,在深秋的阳光下散发着新鲜泥土的清香。

土地重新复垦,但用来栽种什么好呢?几经考虑,我们准备在这片土地上种几棵石榴树,并预留一部分土地作为建房使用。

次年春天,我们从网上购买了一批树苗,在一个个预先挖好的坑里埋上农家肥,小心翼翼地将一百多棵幼小的石榴苗种在了春风里。从此,在老家,除了有我们牵挂的父母亲人外,还有一片充满希望的土地。

每次从县城回到老家,与年迈的父母寒暄一阵之后,我们就会来到石榴园里,除草施肥、修枝松土,就像期待自己的孩子快快长成一样,在春风、夏雨中热切地等待树苗发芽、长叶、开花、结果,每一个新变化都让我们心潮澎湃。

说真心话,我们都希望自己在年老时能守着一方心爱的园子,满眼苍翠,瓜果飘香,以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模式过上“朝闻瓜果香,暮听江涛鸣”的田园生活。

种下石榴苗当年,有几棵居然在夏日的和风细雨里开了几朵鲜红色的花朵,如同一朵朵燃烧的火焰,让我们对果园子产生了无限的遐想。

第二年,石榴树长高了不少,春天来临时,枝头冒出了很多新芽,绿色的树冠在春风微抚下婆娑起舞,开花的树更多了,麻雀在树枝上垒了几个窝生儿育女。炎夏,长相各异的知了不知疲倦地在林中哼唱着悦耳的情歌,青青的石榴果子悄悄地鼓圆了肚子。初秋,鸟儿们都等不及石榴成熟就用它们长长的喙啄开果皮将一颗颗石榴籽囫囵而食。冬天来临时,曾在秋风里满树金黄的石榴叶渐渐飘落干净了,只留树枝独立在寒风中。

这一年冬天,石榴园遭遇了金沙江堰塞湖泄洪灾害。洪水一路狂澜,沿途冲刷而来的泥沙、树枝以及动物的尸体等奔流而来,在黑夜里抵达我家的石榴园,它漫过江堤翻过田埂,像魔鬼一样瞬间吞噬了石榴园。

我以为整个园子都会被洪水带走,枝繁叶茂,硕果累累的梦想也将不复存在。所幸,老家附近的江滩宽阔,不等天亮,洪水就退去了,留下了没及树腰的泥沙。

泥沙的水分停留了近一个月,等完全被蒸发时,泥沙就像被水泥拌合过一样坚硬。我们用锄头一点一点地把树从泥沙里刨了出来,我很担心栽下才两年的树苗熬不住这一次洪殇,春节期间,我们有空就会来到石榴园里握一握树干,用手心感受一下树苗的温度,判断它们是否还有生命的迹象。

惊蛰过后,一棵棵石榴树却在我们无边的忧愁中紧跟着节令冒出了一簇簇红色的叶芽,在春风中摇醒了整个园子。不久,一片片翠绿的叶子舒展开来,在一天比一天暖和的阳光里尽情地生长着,一个生机勃勃的春天已然到来。

立夏前后,有十多棵石榴树的枝头绽放着出了朵朵红云,煞是艳丽。

石榴园里,年前的洪流带来了很多外地物种,在没有清理干净的泥沙里生根发芽,而且疯狂地生长,在我们没空回家的两个半月里,有的已经完成了开花结果。等我们到来时,只见树苗已经淹没在了杂草丛中,顿时让我对石榴园充满了愧疚。

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除草,我们背上割草机、还拿上了镰刀,对那些枝干坚硬的野草,我们甚至用上了柴刀和斧头才将它们清理干净。

秋分时节,枝头的石榴成熟了,我们欣喜地采摘到四筐果子,不管是甜石榴还是酸石榴,吃在嘴里都是甜甜的幸福。

这是我第一次与秋天结上缘,也第一次感觉到秋天是那么的充实与美丽,这种感觉让我的心情像一片的秋风里起舞的石榴叶般轻盈起来。

今年春节,被新冠肺炎疫情困在老家的弟弟妹妹们都参与到石榴园的施肥、修枝、压枝中来,经过几天的劳作,石榴园被修整得像模像样的。

夏天来临,整个园子一片葱绿,生机勃勃的。五月,大部分树枝上都绽放着密密麻麻火红的花朵,蜜蜂嘤嘤嗡嗡地在树林里忙着采蜜、授粉,三三两两的蝴蝶在林间飞舞,小鸟叽叽喳喳地站在枝头欢歌。

夏末,石榴树的枝头挂满了青涩的果子。为了减轻树枝的压力,我们一边学习一边试着疏果,尽管我们都不忍心对这些可爱的果子下手。担心果子在烈日暴晒下发生裂果,我们买来了几千个套袋,连续“奋战”了三天后,我发现,除了脸、脖子、双手晒黑外,我的双脚都有些浮肿,但看着果子们都得到很好地保护时,又欣慰不已。

有了上一年的采摘经验,今年秋分过后,我们步入了幸福的采摘季。此时,满树的果子在阳光里红透了,有的树枝被果子压得弯到了地面上,有的果子还等不及采摘就已裂开了嘴,一颗颗红色的籽粒露在阳光里,如同玛瑙般晶莹剔透。

我们就像小鸟一样在树林里穿梭,选择最好的果子用果枝剪小心翼翼地采摘着,一个上午采了五百多斤,但仍然还有大半果子留在枝头。

看着那么多的果子,一种与秋天搭上车的喜悦突然袭来,这是一种退休后生活接上了地气的最真实愉悦之感。

说真的,搭上秋天的车,有一种幸福,有一种满足,更有一种对来年四季的美好期待。

责任编辑:卓玛拉初

上一篇:阳春白雪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