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各行记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 阿顿·华多太 发布时间:2020-10-13 09:55:12

在贡嘎机场

飞机快速滑行在跑道

舷窗外闪烁的水珠子

正不情愿地往下掉落

它们曾相信玻璃的承诺

在这个窗檐,集聚成一群义士

那些雨水啊,那些四散奔逃的水珠子

让我想起机场安检通道

一个老妇人躬下腰背

脱鞋时,把佛珠洒落一地的情景

飞机总能轻松起飞,担心是徒劳的

但我还是想感谢风

抬起这么大的铁家伙到云端

之上的高速公路上

机舱广播开始响起,灯光依次打开

舷窗外已看不到一粒水珠

像一个人终于擦干了眼泪


车里各的夜晚

从尼西乡山口俯冲而下

风越来越暖,沿途的林木

迎我们驶向康南以南的谷底

蜿蜒的金沙江,在我左手底下

懒懒地向下游流去

黄金和沙子,一整条的江水

满载格拉丹冬的祝福

车里各的夜晚降临得很快

女人如一株株秋英

在夜幕下挺起腰肢,用长长的白袖子

把白天的劳作拂向身后

弯腰曲背的男人,怀揣弦子

从村边的江河里捞出一首首古谣

用脚跟蹈响大地的雷鼓

夜空静默无声,古老的石墙

堆砌着所有零散的故事

手捧美酒的姑娘,把远客唱为太阳

从东山顶上缓缓升起

清晨的炊烟如云雾垂下的白色飘带

我看见一个老人肩扛一小燔袋

来到佛塔旁边,点燃香木

顺时绕塔三圈后离去

一个修桥人,临江站在

一台已经启动的打桩机旁边

点起一支烟,向江水吐出一口烟圈

看一只鸟迅速飞到对岸


幕后的梅里雪山

拜谒乳白色的东竹林寺

在到达山口的时候

“现在不是看梅里雪山的季节”

司机朋友这样安慰我。

一个老人在几千里之外过世

此刻我已是一只奔丧的鸟

惊飞于一场噩梦,在现实中

经受强归平静的空虚

风吹过路边那些光洁的岩石

它能带走多少尘埃?

家里的那五盏酥油灯

还能延续多少光亮?

山路转弯处,一眼俯瞰到德钦县城

挤在大山的胳膊肘底下

雨刷器重复擦拭着雾气

湿漉漉的挡风玻璃

带给我这个鼠年最初的寒意

似曾相识的观景台

清净如一座寺庙的庭院

有烟从煨桑炉袅袅升起

正对面就是梅里雪山

可他这会在云幕之后

我手拎一束柏树枝,一小袋青稞

在接近香火的时候,有一阵小旋风

噗噗噗把暗火点燃起来

这也是一种安慰吧,我想

一个抽噎的孩子总会被大人揽在怀里

不远处厚厚的云层

没有表现出消散的一丝迹象

作者简介:阿顿·华多太。诗作曾入选《华文文学百年选》、《中国诗歌精选》、《中国诗歌年选》等书籍,诗歌于2017年入选深圳读书月“年度十大好诗”。著有诗集《忧郁的雪》、《火焰与词语》等五部作品。

责任编辑:卓玛拉初

上一篇:与秋天搭趟车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