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 颈 鹤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殷著虹 发布时间:2020-11-02 11:18:16

在迪庆州州府香格里拉市,城市中心地带的坛城广场上有一潭池水,池水靠龙潭河补给,静静的水面映着蓝天白云,一座座藏式楼宇荡漾成水中的倒影。岸边是一派柳暗花明的景致,而立在水中的是一座铸铜雕塑,塑造的是两只耳鬓厮磨的黑颈鹤,雄性的黑颈鹤引颈长鸣,雌性的黑颈鹤垂耳低首。还真是一对情投意合的眷属,也使得此情此景宛如仙境。

这还是一泓音乐喷泉。美好寓意的雕塑和湖光水色,不仅提升了香格里拉市的文化品位,更是吸引了远道而来的游客在此观光留影。而这座矗立在城市中的艺术雕像,取材于纳帕海畔的黑颈鹤。

纳帕海距城市中心不远,当每年的冬季来临前,成百上千的黑颈鹤,都要从遥远的地方迁徙到那里过冬。而那里广袤的草场和水域,便为远道而来的候鸟们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纳帕海周边居住的都是藏族人家,他们有着爱鸟护鸟的好风俗,因而保证了来此越冬的黑颈鹤的安全,所以每年来到纳帕海的黑颈鹤在不断增加。

上世纪70年代中期,我在纳帕海周边的一个藏族村子里当知青。在那个年月,每当黑颈鹤到来纳帕海时,藏民们都要载歌载舞,以示对这一吉祥鸟的热烈欢迎。我也从他们那里知道了许多黑颈鹤的事。

村里藏族人把黑颈鹤称作为“旗羌”,说黑颈鹤被无量如来佛加持,所以把它奉为施财和赐寿的神鸟,还有把它称作为“有君子之风的仙禽”。正因为如此,当地民歌中唱到:“吉祥的旗羌飞到纳帕海,美好的日子即将到来。吉祥的歌声从纳帕湖飞出,美好的春天就将到来。”

黑颈鹤属于飞行涉禽,它腿脚修长,头顶裸露的皮肤呈红色,阳光下看去非常鲜艳,到求偶期间更会膨胀起来,显得别样通红。通体羽毛呈灰白色,而颈部和尾羽又呈黑色。神态显得十分优雅,翩翩起舞时更惊艳于天地之间。

令人称颂的是,黑颈鹤属于群居的候鸟,但它们却实行一夫一妻制,雌雄相依相随,朝夕不离不弃。一旦有一方不幸离世,另一方不会再度婚配。

我曾见到过黑颈鹤谈情说爱,那可称得上是罗曼蒂克。两岁后,成年的黑颈鹤便脱离父母单独生活。因此当年轻的黑颈鹤随其父母来到纳帕海时,帅哥黑颈鹤便引吭长鸣,继而载歌载舞,它向美女黑颈鹤发出求婚信号:“亲爱的,你看我的舞姿多么优雅,这可是当地的尼西情舞哟,你愿意嫁给我吗?要不我再为你唱一曲建塘山歌怎样?”第一次见面,双方羞涩,都不愿首先打破沉默,只静静地观察对方。雌性没有相中,会主动飞离,绝不会回心转意。雄性瞧不上,会张开双翅,驱逐雌性另觅新欢。一场两厢情愿的恋爱,两颗怦然的心走到一起,于是你情我愿对歌对舞,相亲相爱比翼双飞。

目睹黑颈鹤自由恋爱的场景,也会触发村里少男少女们的爱恋之情,他们在劳动中物色着自己的相爱,用歌声倾吐情感的话语:“天边飞来吉祥的彩云,是谁唱出幸福的佳音?”“黑颈鹤的歌声传天外,有情有义的水袖舞起来。”

藏家人信奉的是前世注定姻缘,追求的是今生门当户对的伴侣。当情窦初开的年轻人坠入情网,两小无猜的他们也就找到了知音。于是热恋点燃的篝火,映照着跳不尽的锅庄舞。由此有的人走进了歌声,找到了爱情;有的人走出了歌声,找到了归宿。

在那个冬去春来的年月里,我有一位村里和我同龄的朋友,他叫尼玛。刚满20岁的尼玛,爱上了村里一位叫达娃的姑娘,村里人都说他们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可达娃的父母却嫌弃尼玛家家境贫困,要把达娃许配给县车队的驾驶员。

一天尼玛找上我问:“哥哥小殷,你说你老家在鹤庆,鹤庆那里也像我们这里有黑颈鹤吗?”

“我听说过鹤庆的地名来源于当地飞舞着许多仙鹤,但我不曾见到过。”我感到尼玛的问话很奇怪,便问他:“你问这事干嘛?”

“我真想去另一个有黑颈鹤的地方,那里一定很自由。”尼玛凝望着飞舞的黑颈鹤,接着又说:“如果有一天村里人找不到我,你就说我飞到鹤庆去了好吗?”

“你真会开玩笑。”我笑着对他说:“你以为你真有远走高飞的翅膀?”

之后一天,村里人说尼玛和达娃已经失踪了,所有的人四处寻找他们的下落,可三天过去还是无影无踪。正当人们担心这两人会不会殉情时,我这才想起几天前尼玛说过的话。原来尼玛和达娃为了达到成亲目的,便不顾家人的一再反对,采取了私奔的方式到了鹤庆,以使“生米做成熟饭”,让家人答应他们的婚事。

我敬佩尼玛和达娃敢于抵制包办婚姻。他们不怕世俗的偏见,不怕被人嘲笑。当村里人把他们寻找回来之时,高歌的黑颈鹤便飞离了纳帕海,尼玛和达娃的家人为他们举办了一场热热闹闹的婚礼。但他们也开始了没有家底的艰难生活。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尼玛家当家的是他的孙子小扎西。小扎西技校毕业后没有到外面找工作,而是把家里的住房改造成了客栈,自己担当起乡村旅游客栈的老板,几年下来他们家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户。

我为寻访当年的传奇爱情故事来到纳帕海边,也正值黑颈鹤飞回纳帕海畔的深秋。我问小扎西:“你怎么还不找个对象结婚呢?你爷爷在你这般年龄时已经当父亲了。”

小扎西却说:“黑颈鹤为寻觅自己的伴侣不怕山高水长,我甘愿为真正的爱情继续等待。我未来的妻子是市里的公务员。”

我笑了。对他说:“大学生为考公务员而奔波,你却为娶公务员而等候。”

“我找公务员是觉得她有志向、懂政策,能够带领广大群众致富。我不能只顾自己有车有房有钱,应该帮助更多的村里人成为富裕户。到我和她成亲的时候,还欢迎您到我们家做客。”小扎西回答我。

此时我才感到,年轻的一代远比我们老一辈人思想进步,他们既有着黑颈鹤那般的虔诚和向往,又心怀藏家人的幸福和追求。由此我更倾慕那些每年“九月九来,三月三去”在香格里拉越冬的黑颈鹤。为此,我只身留在了纳帕海畔,追思当年知青的梦幻,悉心观赏那轻歌曼舞的黑颈鹤……

责任编辑:和建芸

上一篇:故乡的田园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