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 念 父 亲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沈晓姝 发布时间:2020-11-23 10:09:42

总是不经意又想起我的父亲来。此时,我父亲坟前的小花也该开得很艳了。他的病故对于我来说,一直是个难以接受的现实。

在这个谈癌色变的年代,我父亲被检查出患了食道癌,一如晴天霹雳,这无疑被判了死刑,我能做的恐怕只有全心全意照顾好他,于是我毫不犹豫辞掉工作回到他的身边。每天医院、家两点一线是我生活的全部。

心痛从他失去吞咽功能开始。起初他还能进食几小勺流质食物,后来连开水也不能下咽,完全由体外营养代替,整个人没几天就只剩下皮包骨头,我们都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却又无能为力。看着父亲每天被疼痛折磨,看着他化疗后歇斯底里的呕吐,我非常难过,小心翼翼地守护着他,巴望着他清醒过来又昏睡过去。唯一的安慰就是父亲每次醒过来努力挤出来的一点点微笑,望着我却欲言又止。家人对他隐瞒了实情,在他面前我强颜欢笑,背过他,我会歇斯底里地哭,让压抑的痛苦从心底流出来,然后收集零星的微笑等待父亲再次清醒过来,那应该是我最灿烂的笑容了,尽管难看得有些扭曲。

我拉着父亲的手一遍又一遍仔细端详,生怕一眨眼父亲就离开我。然而,有些事情往往你越担心它发生,它偏会发生,记得那几天父亲精神突然大好起来,好久无法进食的他说想吃西瓜,我高兴坏了,切开一个大西瓜,我俩一起吃。和往常一样安顿他休息后,几个月来绷紧的神经突然有些松懈,于是便去参加了朋友的聚会……当我得知消息赶到家时,我的父亲已经永远闭上了眼睛。没想到,这顿西瓜宴竟是我与父亲的离别宴。这些日子没日没夜地守着他,他却在我转身的瞬间离我而去,我无法原谅自己的大意。

记得小时候父亲给我讲过一个自然现象:蜈蚣妈妈在储存了一定体能后就会寻窝产卵,之后的日子便不吃不喝不动精心照顾孕卵直到宝宝孵出,孵出的小蜈蚣本能地在妈妈每只足后觅到一个腺体,无数小蜈蚣就通过这些腺体不断从妈妈身体上吸食养分,日趋长大的蜈蚣食量越来越大,直到榨尽最后一点养分,剩下一个干瘪的躯壳后纷纷离去……

我的父亲虽然已经离我而去,但只要用心体会便觉他给我的爱无处不在。我总是习惯于在父亲的怀抱中享受呵护与宁静,没有想到失去他的心痛是如此的难以承受。我的父亲走得太匆匆,以至于我没有来得及报答他的养育之恩就天各一方。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在。父亲为我做了该做的一切,然而我为他做的却很少,这与榨尽血肉的小蜈蚣有何区别?我满心惭愧。

打开日记,在那些充斥着淡蓝色回忆的思念里,我仿佛又看到父亲生前蹒跚的身影、和蔼的笑容,这些由思念带出的心情,我只能用文字的形式将它记录,并轻轻附上一句:想念您,我的父亲。


责任编辑:卓玛拉初

上一篇:黑 颈 鹤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