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江源马雄山来的墨客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黄官品 发布时间:2021-02-01 15:09:28

碑记徐霞客

岁月流水的途中

明崇祯年间咕咚咕咚传来

徐霞客逆流的跫音

裹足彩云间

一条怀揣300多年的江水

一九八五年八月十七日

在马雄山东麓洞口

亮出底牌:珠江源碑记


消息从洞外

长满荆棘的石壁凿刻出来

突然间一个老牛饮水的山洞

光宗耀祖

露出大智若愚的额头

敞开渊源流长的胸襟

马雄山,有了说法

流落在外的珠江

总算回到家乡,认了爹娘



珠江源

洞口一潭沽沽之音

如此清澈,虚无

犹如神来之笔点画的梦境

伸手抚摸的蓝天白云

马樱花的红,爬地松的绿

那一潭山间睡了的碧水

让游客忘了呼吸

使旅途断了线


山风訇訇然涌出的丫口

一爿胸怀天下的罗盘,磨动

一顶无色的天空

筛下的心,纷飞的雨

最初谁远离这儿

如今谁又回来

哟,那个滴水的洞

玩出滋润,才叫活着的山



于 坚

一大个光头

离开长发短发叽叽喳喳的

红粉粉儿

一个人喘着走,白云,山水


他走过的山道边

总冒出大惊小怪的

物种和石头

扑棱棱直冲云霄的叫天子


能扑下身子,用鼻尖

亲亲杜鹃花

世界被他的姿势

弄得清香起来

也会伸出舌头

接住马雄山的雨点

从中分辨出

车前草根

或火把果的味道


末了说,我们这代人

是最后落在根上的叶

指望那些旺盛的小树们

长出一树树

绿叶红花的意境



雷平阳

到哪儿,都殿后压尾

生怕大家后面丢了排气管

很少听他说话出气

好像没舌头

好像把嘴装肚子里

又好像世界独他一人


其实,他蹲在爬地松下

仰望海拨和气候

或者让马雄山

从他面前站起来

说出天空的高度

还有天空的云朵

为什么不会掉下来


这时,鹧鸪声声

山巅,临风而立

吆喝着漫山遍野的谷雨和花朵

用心,兜走



艾 泥

总在意想不到的日子

举鞭将大都市一张张雾霾的脸

一嘟噜吆喝出来

从北向南迢迢千里而来

站在马樱花前留影

挤在山顶吃山茅野菜

聚在洞口思源

在大山大水中

露出本相

学羊咩咩

学牛哞哞


末了,这些诗人

几大杯包谷酒下去

都是李白的样子

滚进一片深草,睡了

或者在林间

游成山鬼


艾泥扶着欲跌的眼镜,抿唇而笑

笑大都市天空的荒芜

笑珠江源山青水秀天蓝蓝的

他坐成山顶的罗盘

有时不经意地指点,指破花房

指进塔根处,在场人的脑门

低垂,席地,盘腿

撞钟,念经,皆无声



窦红宇

山道弯弯,水路湾湾

珠流南国的水七湾八拐,淌走

高原的天空

在刘麦地效仿,拐了几个弯

徐霞客在这儿刮的风,下的雨

花花草草爬来的甲壳虫

落入他裤袋,厩养起来


没人时,一个个掏出来,把玩

玩成他的红灯笼和丫头

推磨舂碓,烧火做饭

干些弯道上的活计


落入磨眼,轰隆轰隆

刻梦的石头,叮叮咚咚走

滑倒在地,啃了一大嘴的泥

从天空借来的那一场阵雨

咕噜咕噜煮熟滚出来

分南北,滴水三江

马雄山挺挺腰,背着出嫁的马樱花

爬山,回家



倪 涛

长着列宁的样子

扯到什么

都顶天立地

世事风云

捻两指尖


过去的风霜

正在翻滚的雷雨

以及还没到来的时光

天上的地下的

东方的西方的

山山水水

男男女女


都是他

背靠马雄山

伫立洞口

不屑一顾的

酒后的眼神


责任编辑:卓玛拉初

上一篇:外婆的吊锅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