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诗里春意浓——品赏桃花诗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3-26 10:56:46

香格里拉网讯 ( 缪士毅/文  松学宝/图春光融融,桃花盛开,“千朵秾芳倚树斜,一枝枝缀乱云霞,凭君莫厌临风看,占断春光是此花”(唐·白敏中),此情此景,令人赏心悦目。

桃花是历代咏花诗的题材。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记载,首唱以桃喻人的先声。唐代诗人崔护的《题都城南庄》诗:“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因以“人面桃花相映红”描绘少女的羞容,被后世衍为著名成语“人面桃花”习用至今。桃花品种众多,在诗人吟咏的桃花诗中可见一斑,如北宋邵雍的《二色桃》诗:“施朱施粉色俱好,倾国倾城艳不同。疑是蕊宫双姊妹,一时携手嫁东风。”描绘的是红白两色、并蒂而开的双色桃;唐代诗人高蟾的《上高侍郎》诗:“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栽。”诗中提及的是碧桃。清代袁牧的《题桃树》诗:“二月春归风雨天,碧桃花下观流年。”写的也是碧桃。

桃花色若凝霞,灿如锦绣,热烈奔放,成为春日胜景的典型写照,诗人们对此不惜笔墨尽情加以赞美,如诗圣杜甫在《江畔独步寻花》中写道:“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这一丛盛开的无主桃花,美极了,真使人不知爱深红的好,还是爱浅红的好。唐代吴融的“满树如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诗人笔下那千枝万树桃花艳红似火,宛若把春天都烧融化了。唐代白居易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诗人笔端晚开的桃花给人以新的意境,富于情趣。诗人想到,自己曾因为惜春、恋春,以至怨恨春去的无情,但谁知却是错怪了春,原来春并未归去,从眼前一片始盛的桃花中发现,只不过春偷偷地躲到这块地方来罢了。宋代苏东坡在《惠崇春江晚景》中吟道:“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诗人把江南春天的景物渲染得生意盎然。你看,竹子一片,桃花疏疏落落三两枝,横出竹林外,临水而开。苍翠竹林间点缀着数枝腥红的桃花,分外艳丽。试想,画面上如果仅有青竹,没有桃花,能色彩鲜亮地表现出春江美景吗?宋代杨万里的《鹅鼻铺前桃花》诗:“归来长恐已春迟,恰是东风二月时。路上桃花亦欢喜,为人浓抹湿燕支。”诗人采用拟人的手法,写路旁的桃花在暮春里也高兴地开放,特意浓抹胭脂,迎接归来之人,勾起人们对春天的遐想和欢乐之情。明代于谦的《村舍桃花》:“短墙不解遮春意,露出绯桃半树花。”把桃花给山村野户带来的盎然春色写得饶有情趣。广州石马桃花饮誉遐迩,花放之时,红得耀眼,如红云,似晚霞,诗曰:“我歌石马风光好,岁岁桃红喜万家。”

俗话说:“杏花宜在山坞赏,桃花应在水边看。”是的,那盈盈碧水映桃花,花光水影,娇艳欲滴,别具意境。宋代诗人徐俯对此颇有体会,他在《春游湖》中写道:“双飞燕子几时回?夹岸桃花蘸水开。春雨断桥人不渡,小舟撑出绿荫来。”那桃花倒影映在水中,波光荡漾,岸上水中的花枝连在一起,远处望见,仿佛蘸水而开,这景致美极了!就如临水梳妆的美人,楚楚动人,令人心醉。宋代苏东坡的《桃花》诗:“争开不待叶,密缀欲无条。傍沼人窥镜,惊鱼水溅桥。”那桃花先叶而开,繁葩竞放,尤其是那桃树直立池畔,桃花倒影水面,如人窥镜,难怪被桃花艳色所惊的鱼儿溅起朵朵水花,连桥面都有些被溅湿了,可见诗人极言水畔桃花之美艳。宋代陆游对水边桃花颇有几分感触,他在《泛舟观桃花》诗中写道:“桃源只在镜湖中,影落清波十里红。自别西川海棠后,初将烂醉答春风。”瞧,桃花的影子落在湖水的十里清波里映得满湖泛红,“春来遍是桃花水”,让人怎不好好答谢春天的馈赠呢!而唐代张旭的《桃花溪》诗:“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渔船。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青溪何处边?”让人就像欣赏一幅写意画,清远含蓄,耐人寻味。你看,诗人伫立在古老的石矶旁,望着溪上飘流不尽的桃花瓣和渔船出神,似乎真的认为这“随流水”的桃花瓣是由桃花源流出来的,不禁想道这不就是桃花源外的桃花溪吗?但进入桃花源的洞口,究竟在这条小溪的什么地方呢?真令人遐想不尽。

桃花锦绣成堆,一树云霞,美不胜收。但其花期太短,于是,一些文人墨客不禁写诗叹息,如唐代诗人周朴在《桃花》诗中感叹:“桃花春色暖先开,明媚谁人不看来。可惜狂风吹落后,红殷片片点莓台。”宋代诗人刘敞对此也有同感,他在《桃花》诗中写道:“小桃西望那人家,出树香梢几人家。只凭东风能作恶,乱红如雨坠窗纱”。桃花有时也蒙受过轻浮、妖冶的非议,如杜甫在《绝句漫兴》中就写道:“肠断春光欲尽头,杖藜徐步立芳洲。颠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唐代刘禹锡则将易衰的桃花比作薄情的男子,传神地袒露出一位热恋中的少女微妙、细腻而又复杂的内心世界:“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然而,飘零的桃花,在另一些诗人的笔下却又呈现出全然不同的意境:“夹道桃花新过雨,马蹄无处避残红。”“鹅鸭不知春去尽,争随流水趁桃花。”你看,诗人的妙笔稍加点染,这无声飘落的桃花,顿时便显得生机勃勃,别有意趣了。宋代诗人王藻笔下的桃花则显得多情可爱,他在《春日》诗中就赞道:“桃花嫣然出篱笑,似开未开最有情。”让人对桃花有一种全新的感觉。

捧书品赏吟咏桃花诗句之时,明媚的春天已姗姗而至,眺望窗外,桃花绽放,恰如明代储氏在《桃花》诗中所吟:“夭桃灼灼倚窗前,春色缤纷带紫烟”。此时,顿觉品诗赏桃花,心旷神怡,堪称人生一乐。

责任编辑:泽仁拉姆

上一篇:守望梅里雪山de英子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