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香格里拉到业拉山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又凡 发布时间:2019-12-20 10:53:46


漫步小龟山的清晨

香格里拉除了名气,其实更重要的意义在于它是自驾滇藏线途中的重要驿站,离开大理进入藏区之后的第一晚,吃特色餐、休息,购买未备足的衣服、药品、用具,然后往下一站——德钦。

准备上车离开的时候,仿佛意犹未尽,有人提议到小龟山走走。都已不是第一次来,都已走过,但是不再走一遍,仿佛少了点什么,于是信步小龟山,清晨里的风携带着冰雪的寒冷,不过朝阳下的小龟山倒也宁静惬意。

五月的小龟山春意正浓,远远望去,开满一树树不知名的小白花,像桃花,却是梅花的白,又比梅花开得大许多。走近了,只见嫩黄的细叶油亮油亮的,完全是盎然春意独有的色泽。

踏着细细碎碎的落花拾阶而上,两侧经幡随风飞舞,寺中香火的蓝烟阵阵袭来。春天原本平常,但寺庙外的春天,却显得说不出的怅惘,或许因为一灭一生,一寂一荣,一步之隔,却是两个世界,生生世世相望而不能执手。

不一会儿就到转经筒下面,这是世界最大的转经筒,有三层楼那么高,金碧辉煌,五六个人转不动,于是有人说锁住了,有人说电没开,在下面落坐凝视良久,起身见整个建塘镇层层叠叠安祥于群山之间。

下至广场,回头,忽见转经筒一圈圈华丽转动,一树树白花宛若轻雪飞扬,经幡舞动如风,这个香格里拉的清晨美极了。

梅里雪山看云

即将翻过白马雪山的时候,公路上扬起了小雪,细细碎碎舞向挡风玻璃,像是以雪的温柔,迎接我们的到来。

山上茫茫大雪,雪一直盖到山腰,公路两边的树丛中,也仍然是一窝一窝的白雪,寒气逼人。遥望高处,一团团白雪裹挟着风和雾正漫天而下,和去年八月的艳阳高照相比,感觉雪山隔自己如此近,有一点点惧怕。

车和手机都不好用了,好在只是略略有点雪意,阳光时不时穿透云雾、雪花照射下来,暖融融的。

终于来到飞来寺,太阳像一盏昏暗的圆灯高悬云雾上空,寒冷犹如大理冬日的雨天。梅里雪山隐藏在云雾深处,更多的流云如水从山里席卷而出,洁白如纱,轻歌曼舞,妙不可言。

入住时光梅里客栈,加好几层衣服,推开窗,梅里雪山就在窗外,不见雪,静静看云,云在脚下。

重重雪山背后的小城

大约晚上九点,到达左贡,一个繁华得让人惊喜的小县城,在重重雪山背后。

从大理到丽江到香格里拉,再到德钦、芒康,越走离现代城市越远,越走越冷,越走越荒凉,不料,迎接我们的却是和鹤庆、剑川类似的小县城,酒店、餐馆明亮整洁,街道宽敞,人们在广场大屏幕下跳着锅庄,花枝形状的路灯显得无比温暖。

左贡街道上清一色四川人开的餐馆,味道也多以麻辣为主,价格不贵但也不便宜,干锅排骨80块一锅,排骨很少,肉更少,油荤却很重,干锅里更多的是薯条、青笋条和耦条,切得很细,炒得脆脆的,味道很重,很下饭。

风景和风险的诱惑

滇藏公路的魅力到底在哪里?让那么多自驾、骑行、徒步的人,一拨一拨,前赴后继?

原因大概一是风景好,二是风险大。

整个滇藏公路,其实就是翻过一座座雪山,上了又下,下了再上,从山谷到山巅,又从山巅到山谷,再到更高的山,最后抵达拉萨的过程。而拉萨正是一个朝圣之地。就像唐僧西天取经,经书和取经的过程,都是最好的果实。自驾、骑行或者徒步,如是。

从德钦到左贡,我想我看到了地球原来的样子。

在中国内地,地球被建筑、树木像衣服一样厚厚包裹。然而,从德钦到左贡,山脉被一江江浊流分割,一条条大峡谷,红通通的,像是被火炽烤过,向外散发着热量,寸草不生。

这红的、焦的、被水和泥冲刷的地球表面,没有被雕饰过的高山低谷,被时间和风雨浸蚀得一层红、一层紫、一层黄,加上藏青色的天空,棉花糖般的白云,触目惊心的同时,色彩的变幻美轮美奂。

沿江,有村落散布,有人的地方就有绿地,要么是葡萄,要么是咖啡,还有成片的青稞,一律绿油油的,和荒山形成鲜明的对比,昭示着如歌生命。

从高山到低谷,车子从上而下,你以为江水和你一样,其实恰恰相反,于是有种错觉是江水往高处流淌。

走过芒康又有不同,山不再是荒凉的土红色。积雪融化不太久,一小团一小团灌木或针叶类植物趴伏在山坡,植物下面一根草都没有,雪盖到哪里,哪里就是光秃秃的,群山像是被火烧过,烧光了草,只剩下强盛的灌木,圆圆的一小包一小包,布满群山,远远望去,一溜溜山体像一只只巨大的金钱豹,悠闲于雪山之下,杀气腾腾。

今天经过的最高海拔就是进左贡之前的雪山,海拔5130米,人和车都比较吃力,黄昏中白雪不仅成片成片积在路边,垭口之上的雪山,看上去比金字塔大不了多少,黑魆魆的,铺满白雪,没有云也没有雾,黄昏里甚至显得宁静祥和。另一侧的雪山有的像仰卧的佛像,有的像美女,有的像阴森森的黑色犬牙,像极了苍山马龙峰。

山和雪都太美,与天空的云一起越来越模糊,最终消失在我们身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见。

除了风景,伴随的还有风险。滇藏公路是有很大风险的:高海拔,路窄,上下坡频繁,气候多变,弯道极多,运输物资的大货车极多,还有冰雪、滚石,除了要有好的驾车技术,还要靠运气。

风景有多美,风险就有多大,诱惑就有多致命,看看那些悬挂在途中撞毁、外翻的车辆就知道了。因此这一路西行的经验,最后只剩8个字:小心驾驶,小心驾驶。


吃了又吃的加加面

对,今天最好吃的是加加面,在盐井,一个纳西族风情的小街,一人25元,随便吃,一筷一碗,吃一碗加一碗,吃过一碗就在桌上放一个小石头记数,今天吃了14碗。据说,最高记录是148碗,破记录者将得到包括6头牦牛在内的奖品。

面很筋道,关键是汤好,骨头汤加肉末,再加葱花、芹菜,配泡萝卜和泡小米辣,越吃越想吃。

守护垭口的老人

在进芒康之前的雪山垭口处,曲孜卡乡小昌都管护站里,遇见一位老人。

管护站比较简陋,两间房,其中一间有陈旧的床铺、炉灶,灶上放着煮好的酥油茶,高处挂着几块很瘦的腊肉,还有少量的简装食品,看上去是卖的。房间收拾得很整洁。

老人60岁上下,面色黎黑,一脸友好而又略显谦卑的笑容。他一人守着站所,远处是茫茫雪山,小屋背后是一个白色圆形的接收锅,通过它可以将外面的花花世界接收到很小的电视屏幕上。

老人倒给我们酥油茶喝,笑容满面地和我们交谈,尽管语言并不通畅,但笑容就是最好的语言。当我们离开,他脸上洋溢着无法掩饰的不舍。

此刻,当我们来到左贡,享受着明亮的灯光、温暖的热水、飞速的wifi时,老人的小屋,应该很冷吧?不,他有火炉。

他会不会很孤独呢?不,他有电视呢。


误入众神之城

滇藏线出左贡,像一只只金钱豹趴伏大地的群山,金钱斑越来越细,越来越黑,越来越显得膘肥体壮。

之后,你惊讶地发现,它们不仅仅是金钱豹,更是一群群神兽,有头顶利剑的犀牛,有面带微笑的狮身人面像,有振翅高飞的大鹏鸟,有慵懒伸腰的老虎,有呲牙咧嘴的鳄鱼,有怒发冲冠的恐龙,有仰天长啸的独角兽,有马面蝌蚪身的四不像,有身形优美的海豚……

这群山不是山,而是奔腾在雪域高原的百兽,它们呼啸在时光里,以鲜为人知的方式,南征北伐,旌旗猎猎,酣畅淋漓。

中午出左贡,经过碧波荡漾的玉曲河时,完全没有料到会遇见业拉山,还暗暗为经过金沙江的浊流之后,邂逅一江如玉温柔而欣喜,不料玉曲河两岸的群山越来越显狰狞,有如刀劈斧凿,尽显怒态。

往前往上,突然,路左群山像一头犀牛头、豹身、虎纹的巨兽横呈眼前,正好有观景台,打算停车观看,又见有土路岔往兽头,于是驱车进入,停在山前。山并不高,看上去只有几百米远,稀奇的是山顶一排怪石仿佛一群小兽争食,又像一道欧式古典拱门,仿佛经过它就能走进一座神奇的城池。

我们决定爬上去看看。

脚下的泥土被雪水浸得软软的,很黑,上面长满了低矮的刺丛,石头上布满橘红色的菌类植物,东一窝西一窝尽是未化尽的晶莹白雪。四面都是茫茫雪山,阳光里来风携带着丝丝冰雪的寒冷。

慢慢往上,慢慢靠近,那远远望去像怪兽张口又像一座城池大门的巨石,足足有三层楼那么高,两三百米长。穿过门洞,里面是长长一排褚红色的雪山,白雪覆盖着灰白的岩石,岩石下面是褚红色的山体,岩石呈倒三角形,一块块像唐三藏的帽檐,你完全有理由理解为一位高僧的法冠。红色山体又像一头头膘肥体壮的兽,只等一声令下,便往中央、往高处聚合。

进门右转,一尊尊怪石任人想象。有种感觉是,这里的山石曾经发生过什么,一定发生过什么,还正在发生着什么,以它们自己才明白的方式,演泽不为人知的悲欢。一切都那么庄严肃穆,一切都那么神圣传奇,一切都那么尊贵傲娇。

这一定是一个众神之城。

下山,信步良久,沿山下的土路返回,快出山时,抬头猛见一头石头老虎轻轻侧着头,眯着眼,微张着嘴,直直朝我看来。那时阳光躲在云层背后,寒风逼人,天上飘下细细的小雪珠。环顾四周,远处雪山如神冷峻,近处群山百兽争雄,红的青的灰的色泽,像是回到洪荒时代,误入另一个时空,随时有迷路的可能。

于是更加确认误入众神之城,快步下山,快步离开。

同行中的两位户外高手入城之后,朝着右前方一座看上去并不起眼的雪山进发,翻过一个大缓坡,顺着蝌蚪般的山脊上行,看上去很近的路,走了足足两三个小时,精疲力竭,仍然只是穿过雪线后前行不足数百米,因实在太冷太滑而终于急急下山。

开车继续上路,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座五颜六色的经幡,正对着雪山,第一感觉这是众神护佑的神山。沿318国道前行,左望,才知道之前看上去小小的雪山,其实是长长一大排,气势恢宏。经过72拐,一直往下,雪山越来越高,越来越远,直到谷底,才惊惧这雪山到底有多高!

后来才知道,这山叫业拉山,又叫怒江山,木牌标高4618米,下面的八宿县城意为“勇士脚下的村庄”,可见这是一座勇士之山。

回想起来,同行攀爬的雪山,头部仍然是一个犀牛的剑形头,尾部和缓,像蝌蚪,蝌蚪的腹部铺盖着白雪,光滑如锦。越往下,就会发现那只蝌蚪不是小蝌蚪,而是一条巨龙!

此刻闭上眼,仍然觉得这是多年来见过的最美的山,如此近距离地瞻仰、触摸,真是终生难忘的旅程。

晚安业拉山。


责任编辑:王瑄怡

上一篇:布诺皮雕的时光物语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