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香格里拉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08-04-02 14:26:37

  “我要飞了,不再受你的负累,缠绕心乱的罪,统统销毁……”,满怀憧憬的登上了上海直飞丽江的云航班机,开始了计划已久的云南之旅。对于酷爱旅游的我来说,围困在钢筋水泥的城市丛林里太久了,每天在各个有关旅游的网站里欣赏老驴们的游记已经不能满足放逐自己心灵的渴望,于是甩甩头,背上行囊,开始了香格里拉自助游旅程。

  ?行走在香格里拉

  D1:上海飞丽江,宿丽江

  ?历经四个半小时的飞行终于到达丽江机场,下飞机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抬头望天,高原的天空的确与上海有着天壤之别,那么湛蓝,那么清澈,让你觉得自己与天空是如此的接近。乘坐机场巴士去丽江新城的路上,高大的向日葵在向我们招手,似乎在欢迎我们的远道而来,郁郁葱葱的树木初步向我们展示了云彩之南的秀丽景色.从新城乘出租车到了古城的入口,徐徐转动的大水车旁是熙熙攘攘的游客,好繁华热闹的高原古城!边走边逛并开始寻找落脚的旅馆,因为是周末,很多云南本省的游客都来此游玩,所以地段稍微好一点的旅馆早已人满为患,这时有点后悔没有事前预定,但总觉得不可能露宿街头,丽江大大小小的家庭旅馆肯定有我们的一席之地,终于在稍偏的位置找到一家古城青年旅馆,这虽不是网上遐迩闻名的谢大哥开的那家,但也还干净,舒适,只是洗澡水是冷的,咬着牙冲好凉,出门去找吃的,“丽江粑粑”,“鸡豆凉粉”、“米肠”这些当地特色自然不能不尝,坐在潺潺流动的河水旁,觉得惬意极了,悠闲之余, 还是要去寻找徒步虎跳的驴友,古城的小巷交错纵横,寻寻觅觅总算找到古城国际青年旅馆,浏览了BBS上的贴子,大部分都是过了期的,问过前台的摩梭族小姑娘后终于找到了两个驴友,约好第二天一起乘车去大具.

  D2:丽江车行到大具,过金沙江,终于走上了香格里拉的旅途,徒步江边公路,经滑石板, 核桃园,深沟瀑布到中峡旅馆,玩中虎跳,宿中峡。

  手机闹钟的嘀嘀声于凌晨5点半把我从睡梦中惊醒,还没睁开眼睛就已经听到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看来今天徒步的路况会差些,匆匆忙忙收拾好后直奔约会地点碰驴友,走在青青的石板路上,置身于清晨雨中的古城里,感觉很有韵味,若不是赶路要紧,还真想漫步雨中,体会一份悠闲,一份惬意呢.连跑带踮的见到了驴友,三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冒雨前进,到了车站,看到几个背包客,一群人上了车,于715分出发去大具,司机问车票买到新渡口还是大具镇,因为最终是要从新渡口过金沙江的,所以也没多想买到了新渡口.透过玻璃窗,欣赏着笼罩在缥缈云雾里的群山,心儿已经飞到了金沙江边,经过玉龙雪山的收费口时大家都很忿忿不平,因为每个人都要买40元所谓的玉龙雪山门票,不管是否已经游览过玉龙,照收不误,乱收费归乱收费,但总要过的,只好交了买路钱,继续前行.过了四个多小时,1130分到了大具镇,吃过中饭,司机就送我们去了金沙江边,咋一看,还以为是黄河呢,水好黄呀,两岸都是陡峭的山坡,因为下雨下坡的路很滑,一行人陆续到了船边,上了很简陋的机动船,顶着雨站在甲板上, 船主来收10元的过江费,我们被告知这是老渡口,今天新渡口停航了,这样就是说我们要多走2个小时的路,而且刚才汽车司机每人多收了10元钱,真是人不可冒相,看似老实巴交的人竟然把我们都骗了,实在是教训,大家都说等回到丽江碰到他一定要臭骂他一顿。几分钟的时间就到了对岸,下船后又是一段上坡路,爬得我们呼哧呼哧的,但小憩之余,还是极目望去,郁郁葱葱的群山,蜿蜒的江水,令人精神一震,相信香格里拉有更美的景色等待我们去发现。

  上坡后穿过一个小村子,就到了山间公路上,左边是玉龙雪山,右边是哈巴雪山,公路旁陡峭的峡谷下就是金沙江,公路的路况还不错了,只是因为下雨,一边的山崖上会有松了的石头滑落,所以还是要提高警惕,真后悔没带个钢盔过来。走至核桃园,当地人说前面塌方,肯定过不去,劝我们住下来,因为天还早,我们都决定继续前行,相信吉人自有天相,到了深沟瀑布,眼前是被湍急的瀑布冲的全是乱石的一段路,而且全是水,旁边的山崖上土很松,很多已经塌下来堆在路边,这样的路大概有50左右,穿过前大家稍作休息,积蓄点体力冲过去,然后一个接一个以最快的速度往相对安全的前方地段跑,老天保佑,没出现险情,只是鞋子里外全湿了,度过了这个最危险的地方,再向前行5分钟转了个弯就看到坐落在公路边的一排房子,中峡旅馆到了,五个小时的徒步后终于在下午530分到达了第一个落脚点,大家不禁欢呼起来,高大的老板娘在门口热情的招呼我们,真有种长途跋涉后回家的感觉,我选择了住在楼下,因为出房门就是一个平台,对面就是高耸的玉龙,下面就是湍急的江水,好美的景色。换下来湿漉漉的衣服,整装后出发去中虎跳。

  沿着公路转几个弯后就到了张老师的家,张老师已经带人下去了,于是他的15岁的侄子作向导,下山的路很陡,有的地方甚至几乎是笔直的,得手脚并用才行,还要借助铁丝来吊下去,庆幸不用肩负着重重的背包下来,否则难度大多了,真佩服张老师,自己开出了这么一条小路,给我们接近中虎跳提供了方便,去更真切的体会自然的神奇和伟大。1小时后到达金沙江畔,轰隆隆的水声震耳欲聋,咆哮的江水如万马奔腾,我们被眼前的景色震惊了,这种感觉无法用言语来表达,人在自然面前实在是太渺小了。照相机的快门闪个不停,直叹角度太小,拍不出更广的景色,只有把这气势用心去体会,用脑去记忆。天色渐暗了,为了安全,我们开始了回程,哇,好累,腿象灌了铅一样,真有点举步维艰,但一想到Tinas的晚饭和床在等着我去享受,就鼓足力气,坚持前进,终于爬到公路上,天已经全黑了,幸好有驴友带了电筒,微弱的电筒光在偌大的黑幕里照亮了我们前行的道路,虽然有寒意袭来,但同伴们的说笑令人觉得温暖,近9点回到旅馆,洗好衣服后,发现旅馆的甩干机没有用,甩好的衣服比放进去的时候水还多,只好自己用尽力气绞干,晾在屋檐下。然后大家在平台上开始了丰盛的晚餐,很多菜即使是双份的也架不住一群饿狼的袭击,基本都是一扫光,连同迟端上来的土鸡汤也风卷残云,一滴不剩,吃饱喝足后又热闹了好一阵,才各自回房睡觉,又是一个冷水澡,好凉!老板娘教了我一个好办法,把已经起水泡并且被湿气捂成白色的恐怖的脚丫子放到溶入很多盐的滚烫的水里浸泡,我拎着盆子跑到马路对面的简易锅炉房,加了满满的热水,撒了很多盐,一脚浸下去,一声惨叫,又烫又痛,但坚持一会就觉得很暖和,很舒服,看着对面零星几点灯光的小屋,听着金沙江奔腾的水声,享受着锅炉散发出来的热量,一天的辛苦都淡了,夜里12点下起了雨,我跑回房间,带着希望明天放晴的祈祷入睡了。

  D3:徒步哈巴小道,到Halfway旅馆,经本地湾村,走山间公路到上虎跳,从桥头乘车到中甸,宿中甸

  ?雨还在下,吃过早餐,驴友们都在讨论下一步的行程,因为天气实在糟糕,人们开始意见不一致了,我心里明白自己肯定会继续走哈巴小道的,哪怕下雨。老板娘告诫我们说路途艰难,上不去山的,最后930分七个人的小登山队形成了,出发喽,穿着雨披,背着大包,告别了乘车离开的驴友,踏上了去HalfwayHigh path。上山的路颇艰难,很滑,全是烂泥地,不小心就会摔跤,可不比昨天的公路,大家都很谨慎,欣慰的是路上不时能看到前人留下的路标,很醒目的红色指示箭头和文字,画在沿途的青石板上,指引着我们。如此难走的路竟然有马走过的痕迹——留下很多马粪,不小心就会踩上这种“地雷”。

  边走边欣赏路上的风景,山色空蒙雨亦奇,一点不错,云雾缭绕的山色,飞流直下的瀑布,都使你感觉置身仙境,甚至有飞身而下溶入其中的感觉。上坡路告一段落,接下来都是比较平的山路,很窄,几乎只容一个人通过,走到一块悬空的石头下面,看到临悬崖的一面的石头上有字,“胜利属于你,山顶到了”,大家一片欢呼,我们战胜了自己,也战胜了艰难而泥泞的山路,眺望远处,那种“东临竭石,以观沧海“的感觉油然而生,美丽的山色要经过艰辛的付出才能看到,而我们在如此恶劣的天气下用了三个半小时到达了山顶,怎会没有成就感呢?休整一会继续前进,不久就到了有名的Halfway旅馆,一幢坐落于白云深处,绿树环绕的房子,四合院式的结构,很幽静,院内还有鲜艳的红花,已经忘记什么名字,但亮丽的红色给雨中的建筑平添了许多生气.吃过中饭,稍微休息一下,我们就请旅馆的老板作向导穿过村子走向公路,又是泥泞而且积水的山间小路,所有的人都成了泥腿子,支路很多,如果不是有向导,恐怕真得走些弯路呢,终于到了公路,平路对我们来讲太轻松了,沿着公路走到上虎跳只用了2小时,接下来找了车到桥头,然后兵分两路,丽江和中甸,我继续向中甸挺进.车上没座位了,我就独自坐在车门旁边的台阶上, 透过车门望着外面路边奔腾的江水,其他的驴友都睡的东倒西歪了,是呀,还是挺疲惫的.晚上9点多到达中甸县城,下雨,很冷,一位驴友把他的长袖衣服给我穿,真惭愧,这次出来衣服没备齐,没预计到会雨这么多,好狼狈!经先到的驴友介绍,我们住到广源旅馆,这边离长途车站很近,两天的颠沛流离总算安定下来, 放下包跑到旅馆隔壁的牦牛馆吃晚饭,红烧牦牛肉,味道还不错,可惜没有青稞酒卖,否则可以驱驱寒气.吃好饭,一个一个跑到驴友夫妻的标间里去洗澡,好舒服呀,来云南后第一个热水澡,这在平日里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而此刻竟然觉得是如此美妙的享受,幸福不过如此简单!接下来是讨论第二天的行程,大家一致决定稍作调整,晚点出发,讨论结束后,回到四人间,五个人好热闹,大家开始用电热毯烤衣服,竟然有位驴友把湿的牛仔裤,旅游鞋,T恤都放在身体下面的电热毯上,然后用毯子隔开身体和湿衣服,还美其名曰”烘干机”,真是令我哭笑不得,说笑一会,都进入了梦乡.

  ?D4:中甸—松赞林寺—碧塔海, 宿中甸

  早上起来,觉得喉咙好干,毕竟是高原,很干燥,赖在床上好一会才起来,今天的天很好,从房间的窗户望出去,天很蓝,空气很清新,吃好早饭,到旅馆附近的公交车站乘3路车去松赞林寺,半小时的车程,从远处就看到一大片错落有致的寺院坐落在山脚下,拾阶而上,到达大殿前面的空场,面对的是远处巍峨的群山和绿油油的田地,还有很有几何感的青稞架,以及藏式民居,衬着蓝蓝的天空,构成了一幅很美的图画.进入大殿,立刻感觉到藏传佛教的庄严凝重,暗暗的灯光,浓重的酥油气味,四壁的色彩绚丽的绘画,充满了神秘色彩,向喇嘛和活佛都请了一串佛珠,希望保佑自己幸福安康,还喝了圣水,并在神坛下许下心愿,然后走到大殿旁的山坡上,阳光下,远处的经幡在随风飘动,天空中盘旋着许多黑乌鸦,极具特色的屋顶,一位红衣喇嘛从两座寺院之间飘然走过来,绝美的一幅画面!又游览了几个偏殿,我们离开寺院,吃过中饭,包车200元出发去碧塔海. 一路上路旁满地的黄花,很多小黑猪在地上觅食,还有牦牛,,实在是生机一片.经过2个小时我们到达南线, 因为走西线来不及,所以从南线走两公里的栈道进入,圆圆的木头一个接一个组成了长长的栈道,不是很便于行走,所以偶尔走到旁边的土路上去,走着走着,眼前突然豁然开朗,一大片青草地展现在眼前,阳光下,波光粼粼的湖水,宝塔般的湖心岛,悠闲吃草的马儿,竟然有如此美妙的地方,给你的心灵一份安详,闲适的感觉,享受了些许的宁静,不得不踏上回程,上坡的栈道使我有些艰难,今天的状态不太好,落后了驴友很多,气喘吁吁的总算到了停车点,打道回中甸,回来的路很颠,加上车上浓重的汽油味,使我有想呕吐的感觉,晕车了,极力遏止不适,看远处的夕阳,金黄色,洒在长长的公路上,民居上,很温馨的感觉.车到中甸,下来后,实在很难受,终于一吐为快,驴友关切的拿来热水,心里一阵暖意,晚饭几乎没吃下什么,早早的睡了.

  D5:中甸—香格里拉大峡谷, 宿中甸

  又是一个艳阳天,包车400元去峡谷,经过昨天的一觉,今天状态好多了,9点出发,一路上风景很美, 远处山峦叠嶂,近处树木葱融,一路的欢声笑语,行至小雪山林场时,令人触目惊心的景象出现了,满山都是烧的发黑的树桩,还有很多干枯的树木横七竖八的躺在山坡上,一片凄凉景象,看了林场旁的碑文才知道,1982年发生了一场森林大火,全烧毁了,太可惜了,而且已经快20年了,没有看到什么绿色的痕迹,的确是毁林容易种林难,心里很难过.经过4个小时后,到达了峡谷入口,清澈的溪水沿山而下,两侧是高耸的悬崖,露出碧蓝的天空,沿着山边小路走向峡谷深处, 每一处都是美丽的景色,听着水声,享受着鸟语花香,一直走到四号桥,才往回走,一路上车子开的很快,终于在晚上7点多到达中甸县城,所有的驴友都将在次日返回丽江,很不舍,在一家大理人开的火锅店吃晚饭,喝了点啤酒,说说笑笑,好开心,然后大家陪我去找驴友到白水台,没找到,就回到旅馆,洗漱好上床睡觉, 大家都睡不着,然后小驴友就开始讲鬼故事,结果自己吓的往别人床上钻,很好笑.

  D6:中甸—松赞林寺—纳帕草原,宿中甸

  早上一群小家伙爬起来去松赞林寺看日出,我赖床,不肯去,直睡到近中午他们回来,然后送大家到长途车站,挥手告别.独自一人漫步在中甸街头,很悠闲,路过邮局买了地图,逛了逛街边的小店,又跑到超市买我喜欢的酸奶,并且寻思着下午的安排,这时手机响了, 徒步虎跳的两个驴友从丽江到中甸了,我一路小跑到车站,老远就看到醒目的桔红色背心,很亲切,又有了5个同路人,吃好中饭后乘车去松赞林寺,我又游览了一遍,而且还一起爬到寺后的小山上,去考证那本以为是天葬台的小建筑物,结果什么也没发现,不过倒是看到了中甸城的全景,也是意外的收获.出寺后去纳帕草原,草原的入口有很多当地人牵着马在揽客,到云南后还没骑过马呢,于是找了一匹相对高点的马骑上去,一会儿就到了相对中心的草地,大家都下来拍照.感觉草原不够广阔,而且马跑的时间太短,太慢,不尽兴,盼望以后到新疆的草原上尽情驰骋.吃过晚饭,溜达回旅馆,听一驴友坐在房间的沙发上大侃出游经验直至深夜,好困!

  ?D7:中甸—德钦—明永村, 宿明永村

  早上8:20分长途车出发去德钦,车上大部分是当地人,碰到3个驴友也去雪山和冰川.路不好走,很颠簸,而且车子蛮脏的,觉得头很昏,一会打牌,一会睡觉,熬了6个小时,总算到了德钦,在停车场直接转乘去明永村的中巴,车上除了我们8个人还有几个当地的藏民,其中一个很热情,鼓动同伴们放开歌喉,迎接我们这些远方的游客,听着那淳朴,嘹亮的歌声,一路的疲劳减轻很多,原始,自然的环境孕育了当地人,赋予他们热情爽朗的性情.车行3个小时后到达了依山傍水的明永村寨,村旁湍急的江水令站在溪畔的我感到阵阵寒意,我们住在风情园里,这的餐厅后面就是奔腾的江水,听着水声,很舒服.晚上一行人带着电筒去藏民家拜访,在藏狗的狂吠声中随意的敲开一家, 很巧,竟然是当地的活佛家,宽敞的客厅里男女老少在围着看电视,美丽的女主人为我们沏了酥油茶,还拿来青稞炒面和醇香的青稞酒,欣赏了活佛的家庭照片,聆听了他们浪漫的love story,我们告辞出来,酥油茶和青稞酒的热量令人暖暖的,大家笑说明天可以背个百八十斤的.睡的很香!

  D8:明永村—太子庙—莲花庙—冰川—德钦, 宿德钦

  走在去冰川的路上,一路上坡,还真有点吃力,走走歇歇,很快到达太子庙,没有进去,继续上行,向莲花庙进发,沿途可以看见不远处的冰川,万年坚冰上附着了一层沙土,黑黑的,据说越向上冰川越洁净,又走了一会看到山坡上的一座藏庙,四周绿树掩映,庙门前挂着密密麻麻的经幡,还有马儿在悠闲的吃草, 进庙上过香后,大家围坐在伙房的炉子旁烤火,吃东西,庙里的喇嘛沏了热气腾腾的酥油茶,望着炉子里跳跃的火苗,烤着湿湿的衣服,听着一驴友讲述天葬的整个过程,至今回想起来还觉得毛骨悚然,但这经历相信是会对人生有很大的影响的.

  ?休整好后,从寺后的小路上山,下雨使得路很滑,泥泞不堪,而且越走越险,最后走到山崖边,一条溪流挡住了去路,山崖的石头很滑,上面长了很多青苔,更增加了难度,于是回头寻找别的小路,几经周折还是放弃了,毕竟生命诚可贵!回到太子庙旁找到另一条去冰川的路,在一位当地特种导游的帮助下终于爬上了冰川, 寒气逼人, 冻得我簌簌发抖,用手捧起冰水,澈骨的寒冷,脚下就是万年冰川, 实在是感叹自然的神奇,如此低海拔的冰川世界上也是少有的.下来后乘车前往德钦,夜宿德钦.

  D9:德钦—飞来寺, 看梅里雪山, 回中甸, 宿中甸

  凌晨5点起床,包车去飞来寺看日出,眼睛睁也睁不开,迷迷糊糊的到了飞来寺,云好厚,看来希望不大,很遗憾,伫立在观景台很久,目不转睛的盯着太子峰的方向,期盼着云雾散去,旁边一个当地人用特有的虔诚在祈祷着神山的出现,远处只是稍微亮了一下就又重归暗淡,失望的乘上车子回德钦吃早饭,然后启程回中甸,车子一路出问题,老是断气,晃晃悠悠于4点多到中甸,我们继续住在广源旅馆,并且买好了次日去白水台的车票,晚上在县城逛逛,吃烤玉米,研究地图,睡觉.

  D10:中甸—白水台, 宿中甸

  又下雨了,坐在去白水台的车子上,好冷!中午天放晴了,山间的景色好美,云雾慢慢散去,阳光下的绿树,青山很舒服,四个小时的车程到了白水台—东巴文化的发源地,一层层白色的平台上浮着薄薄的一层水,与黄龙很像,但更洁净的感觉,源头是一小池清水,旁边有老人在祈祷,我们还看到了白水台的成因,一块像多层夹心饼干一样的石头.走在栈道上远眺,白云悠悠,山谷青翠,很美!又乘了四个小时回到中甸.

  ?D11:中甸—属都湖—碧塔海—丽江, 宿丽江

  天没亮就起床了,乘车去属都湖,窗外黑蒙蒙的,车内司机放着音乐,驱赶了睡意,一个半小时就到了目的地,我们肯定是第一批游客,走在湿漉漉的草地上,望着静静的湖水,仙境的感觉.不一会,下起雨来,很密很急,只好躲在大树下, 等雨稍小,继续往里面走,但路很湿,实在艰难,而且不小心就会踩在一大滩马粪上,只好回到进来的地方,雨停了,太阳渐渐出来,薄薄的云飘在山间,树上,湖水波光潋滟,不知名的野花开在湖边,美极!又留恋了一会儿,出发去碧塔海,高原的天气真是变化无常,天又暗了,时不时飘起小雨,雨中的碧塔海也别有味道, 只是湿漉漉的栈道令人脚底打滑,要很小心才行.从碧塔海回来参观了藏獒城,赶到长途车站乘5点车返回丽江,依依不舍的告别同伴,独自踏上旅途.到丽江已经是晚上近10,住在古城青年旅馆,舒服的洗了热水澡,然后穿着拖鞋跑到河边吃夜宵,又到旅馆的网吧上了会网,1点多才回房间睡觉.

  ?D12:丽江—泸沽湖, 宿泸沽

  ?早上7点到达古路湾宾馆门口,乘车前往宁蒗,新路塌方了,今天走旧路,这下惨了,一天都搭在路上了,车上和路上都很脏,而且半路车胎爆了,停留在一个彝族村子补胎,在附近走了走,偷偷拍了几张彝族妇女闲坐门前的照片,又和一对法国来的老夫妻比比划划随便聊了会,车胎总算修好了,下午5点到达宁蒗,转车到泸沽湖,一直在山里穿行,穿过了贫穷的彝族居住区,一路上看到很多小孩在路边玩耍.我坐在司机旁边,和司机小胖聊了会,他人很好,给了我很多建议,2小时后到达观景台,,暮色中的泸沽湖太美了,实在有惊艳的感觉,高原湖泊像一面镜子嵌在群山之间,而摩梭儿女就在这如仙境般地方休养生息,实在是令人羡慕.我住在举办篝火晚会的儒亨客栈,房间在二楼,透过窗可以看到湖景,观看了一会篝火晚会,我信步走出客栈,沿着湖边散步,天很黑,靠路旁小店的灯光依稀可以看清脚下的路,很多当地人家都支出摊子来提供烧烤,我走到湖思茶屋—一对重庆夫妻开的网上很有名的茶馆,叫了些吃的,在跳动的烛光下享受今天的晚餐,旁边是一个有台湾口音的作家在和几个各地来的大学生游客讨论摩梭文化,走婚之类的话题,而且他们还请了一个摩梭小伙子唱歌,很好听的嗓音.坐了一会,告别老板走出茶屋,回到客栈,正碰到晚会的结束部分,一曲青藏高原回绕在摩梭院落里

  D13:泸沽湖—丽江, 宿丽江

  7点起床,沿湖走向乘船游湖的码头,因为我是一个人,正好和一队北京来的旅游团搭伙乘一个船,听着旁边人京腔十足的侃着,不时被他们的话语逗的笑起来,划船的是两个英俊的摩梭小伙子,很腼腆,我和他们随便聊了会.很快船到了里务比岛,下船逛岛,独自走到岛的尽头,远眺对面的摩梭村寨,实在是山美水美的好地方.短暂停留后回落水村,上岸后到湖边的一家饭馆,点了烤牦牛肉,鲫鱼汤和烤土豆片,饱餐了一顿,回客栈拿好背包,因为已经错过了上午的班车,就随手拦了一辆货车,频频回头的告别了摩梭女儿国,遗憾时间太紧没有到更深入的地方去,相信今后有机会再来.下午1点左右到宁蒗,在车站又碰到小胖,非常感谢他提醒我早点出来,否则真是乘不上2点钟回丽江的车呢,新路通了,回程很快,但途中经过塌方地段,情况还是挺危险的,道路都被塌下来的土石挡住了,一些工人正在清理,但看来要花些时间,不管怎样,能走总是好的,大概6点多回到丽江,找到驴友,一起住在古柏客栈,很典型的纳西四合院,很干净,主人也很热情, 还和他们一起吃了顿晚饭,很不错.晚上去听宣科先生主持的纳西古乐,主持人幽默诙谐,英文也不错,只是话多了些,我更希望听多点颇有唐宋遗风的纳西古乐, 很喜欢场地的布置,只是舞台上方悬挂的已故乐师的照片有点令人黯然神伤.欣赏好古乐,我和两个驴友到特色小店吃夜宵,当地的菇很好吃,还有饵块,聊聊,吃吃,很悠闲,回到客栈又聊到2点左右才各自睡下.

  ?D14:丽江游, 宿丽江

  早上又睡了个懒觉,日上三竿才出来,乘车去黑龙潭,门票好贵,觉得性价比不高,就没进去,沿着旁边的马路向郊外走去,强烈的阳光刺的人睁不开眼,而且手臂很快就晒红了,但是蓝天下的向日葵还是高高耸立,远处的玉龙雪山上几乎看不到什么雪,而且被一大块云挡住了,我们悠悠闲闲的走了一会,就乘车回古城,去了木府,很气派的大宅子,令人惊讶如此边陲小城当年有如此考究的府第,看得出木姓土司当年的繁荣.接下来逛了很多卖饰品的小店,当地的土布,藏银,东巴木刻都是蛮有特色的,吃好中饭后送驴友到车站去大理后,我就一个人闲逛,购物,买了很多当地特色的饰品,又到网吧上了会网,因为担心天黑找不到回客栈的路,就先回去放下东西,问房东讨了电筒,又出去了.坐在达达瓦咖啡馆里喝了杯咖啡,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游客和河边闲坐的人们,心里想着旅途中的点点滴滴,很留恋的感觉涌上心头.

  D15:丽江—上海

  ?5点起来,告别客栈的老阿婆,踏上去机场的路途,7:30起飞,很快于8点半多就飞到昆明,中转的时间有40分钟,正东看西看呢,听到广播说从中甸来的飞机下客了,很想看到从这里转机的驴友,守候在玻璃窗前目不转睛的看着下来的人群,最终没有看到,可能不是这班飞机吧,自己笑自己的傻,甩甩头登上了回上海的航班.3个小时后又回到了熙熙攘攘的城市,天下着雨,不由的想起了香格里拉的雨,同样的天,却有着不同的雨,一个多情,一个无意.

  放逐心灵的云南之旅结束了,和自然接近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 使日渐麻木的心灵重又有了活力,人在旅途,感觉到了人与人之间那份无私的关怀和帮助,都是永远难忘的.

  生命的聚散, 未能逝去的容颜, 又有谁能走过去不再回头, 那些快乐与忧愁编织的经纬, 突然从脑海中迸出,却也是今生的缘. 永远怀念在云南的日子!

责任编辑:

上一篇:迪庆

下一篇:最爱虎跳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