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虎跳峡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08-04-02 15:03:46

  天没亮我们就从桥头出发了,走的是泥泞的小路,小雨淅沥沥地下着,路旁是湿漉漉的野草和杂树。望着灰黑的天,我知道今天的路很漫长。过了一所灯火通明的中学后,天渐渐的亮了,小敏发现了画在石头上的路标。一段山路之后,我们走入一条村庄。村路“溃烂”的程度真是“令人发指”,一脚踩下去半只鞋都陷在黑泥里,如果不幸滑倒,肯定整个人都变成“黑人”。我们每走一步都非常小心翼翼,每走一步都得先选好下一步的落脚点,一步出错,进退维谷。鞋子和裤子不一会就已经脏得惨不忍睹了,我们走得很慢很慢,令我几乎怀疑这样的路是没有尽头的。好不容易走出了村子,路况才渐渐转好。小敏抑扬顿挫地念起了鲁迅的名句:“这世上本来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变成了路”,“对,就变成了烂路!”,我嘀咕着。接下来的都是山路,时上时下,但还算平缓。山坡两旁全是草,举目望去可以见到对面云雾中的玉龙雪山、黄浊的金沙江、沿江的公路和层层的梯田。

  渐渐地山势越来越陡,下山的路没有了,只有一路地向上、向上。小敏出发前就身体不适,看见她有气无力的样子,我觉得有点内疚,于是就把她身上唯一的负担—那块大砖头一样的专业相机背到了我身上。上山一向是我俩的弱项,我们一边走一边“拉着风箱”。没想到背着个大包的向导比我们还累,他让我们停下来休息的时间比我想象中要多得多。山路上不时可以见到些羊羊马马啊什么的,看见它们那么轻松地上上下下,真是羡慕死了。

  我们越爬越高,身下的峡谷也越来越深,一团云气从峡谷中蒸腾起来,象轻纱一样令对面的群峰和金沙江都变得朦朦胧胧。在路上我们先后碰上了三个背包族,他们走的是我们的反方向,从HALF WAY到桥头。他们见到我们都很热情地打招呼,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我们也很高兴,从天没亮到快中午了才碰上他们几个,看来在山中遇上个人还真不容易。就要开始攀登28拐了,28拐据说是整个虎跳峡徒步路程中最陡最累人的路,在上28拐之前,自顾不暇的我把相机还给小敏,然后一行人以蚁爬的速度向上攀登,这时奇迹出现了,我俩竟然一点都不觉得累!一拐、两拐、五拐、十拐……虽然是很慢很慢,但那种喘得发慌的感觉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心平气和、精力充沛,自我感觉好极了!在不知多少拐的时候我们停下来休息,大嚼巧克力以补充体力。

  自己一个人很轻松地走在前面,很快就上到了顶点,看见石头上前人用红漆写着的“胜利啦”几个字,发现自己并没有太多的喜悦。本以为他们会很快赶上我,谁知却发现自己离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远!开始下山了,我健步如飞,越走越快,发现自己一个人在路上的感觉真好!山里很安静,耳边只听到山风轻轻划过树梢的声音,身边的树木和杂草在雨后显得分外的青翠欲滴,路边经常可以见到一串串象风铃一样的蓝紫色的野花,对面的玉龙雪山峰顶上云雾缭绕、气象万千。见到美景我就停下来拍照,拍完照后又立马甩开步子向前走,那种随心所欲的感觉真是爽极了!这样走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后,我知道自己离他们已经很远了,我开始考虑我需要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走了这么久一个人都没碰到,下大雨怎么办?迷路了怎么办?遇上坏人怎么办?我开始后悔我没有亲自背上自己的简单行囊。拍了拍我的红色小腰包,幸好还有它,它是我的救星,但也有可能会害了我哦!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看见一男一女两个背着大包的老外,正气喘嘘嘘地迎面往上爬。笑咪咪地我和他们打了个招呼,他们回我一声有气无力的“HELLO!”。也难怪,如果我把我那个20斤的大包也背来,恐怕还没上山就已经累趴下了。

  前面远远的隐隐约约好象看见有村庄,走了好一会儿,转了几个弯之后却发现还远着呢!然后我的面前就出现了一条叉路,我踌躇了!我曾在网上看到有位网友说,快到丫叉村的时候应该走平路,不要向下走,否则多走冤枉路不说,还可能被狗咬,然而石头上的路标却叫我向下走。怎么办呢?要不要等等他们呢?想了几秒钟之后,我把心一横,算了,被狗咬就被狗咬吧,我也认了!继续向下走,发现前面的下坡路竟是一堆大大小小的石头。这哪是路呀,分明就是泥石流!我抬头四顾,唉,如果说这不是路,那其它地方就更“唔系路”了,走吧!山上不时传来几声“叮铃、叮铃”的马铃声,当你满怀希望以为可以见到人后,才发现那只是一只在孤独地啃着草的马。十几分钟后,当我还处于迷路的忧虑中时,总算让我见到了一个人!那是一个在路边卖水的阿叔,阿叔热情地招呼我坐下,不由分说地拉着我聊起天来。他告诉我他家就住在前面的丫叉村,有时在路上做生意,有时在桥头做生意,一天大概能赚个五六十块钱。然后他就开始问我从哪里来、是不是一个人来、多大啦、结婚了吗、有男朋友了吗、一个月赚多少钱、出来一趟要花多少钱……这可真是难煞了不爱说谎的我。十多分钟后我开始觉得不耐烦了,我数次站起来想继续走,都让他给拉住了,“坐下坐下,等你的同伴一起走比较好,前面有悬崖,山上还会掉石头,你一个人走不安全,我可是为你好!再等一下吧,你的同伴快来了!”。我有点儿不大相信:不会吧,我在山上走了那么久,一颗小石子都没有掉下来过!前面竟然还有悬崖?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极目望去,看见了远远的白云在山崖上飘。天哪,那么远呀!“这里离本地湾还有多远?”,“不远了,12公里”,12公里?!还不远呀!但我明明记得刚才石头路标写着的是还有6公里。大约半小时之后他们还没到,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了,嘱咐阿叔告诉小敏他们我曾经来过后,就坚决辞别他继续向前走。我又一个人上路了,我撒着欢儿向前走,就差没跑起来,心里快乐得想唱歌!向导会把小敏照顾好的,所以我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越往前走景色就越开阔,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对面的玉龙雪山、深深的峡谷下流淌的金沙江、路边用泥砖砌成的村屋和玉米地,还有山腰上大片的草坡和坡上正在吃草的牛羊。路边的蒿草有时很密,根本就看不见路,分花拂柳过去之后,裤子又被草上的水珠全打湿了。山上依然是时晴时雨,所幸的是出太阳的时候并不太晒,山风吹来是凉凉的;下雨的时候也不太大,我的防水风衣完全可以应付;至于裤子吗,总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无所谓了!这一段路路边没有树,所以视线很好:在一片蔚蓝的苍穹之下,两座群峰连绵高耸的雪山相峙而立,峰顶上云雾飘渺,身旁深深的峡谷中金沙江奔涌流过;蜿蜒的山径伸向远方,人在动,山也跟着动,在这一片静谧安宁的天地之中,只有我一个人!我飞快地向前走着,轻松得象要飘起来,觉得自己竟快乐得象山上的一只羊!

  终于走到那位阿叔所说的悬崖地段了,这一段的地势的确是比较陡,没有90度也有80度了。我爱极了在悬崖边上走的感觉,这一段路的风光极好,路边有烂漫的野花,身旁是一层一层的沉积岩,陡峭的山崖、狭窄的小路让人充满了冒险的快乐!当我停下来给小路留影时,一转身看见一个山民正快步向我这边走来。哈!我竟然有了一个同路人!我连忙逮住机会向他问路,在得知没有走错之后,没想到他还告诉我后面有一男一女让我等他们一下。“你什么时候碰到他们啊?”,“大概一个小时之前吧!我看你还是不要在这里等了,等不来的,前面就是本地湾了,到那儿再等吧!”。这正合我意,于是我们就一起向前走了。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他告诉我他住在桥头,要到本地湾去看他姐姐。他早上8点多出发,中途还去朋友家坐了会,现在又赶上了我,走得可真够快的!他还告诉我虎跳峡就要建电站了,再晚一点来就看不到这样的景色了。远远的我听到了水声轰鸣,一道山涧从山上俯冲下来,声音响得吓人。山路避开了山涧,那位大叔走得快,让我没法把它看清楚!我问他这叫什么瀑布,他说:“这不是瀑布,我们叫它小卢沟”。不知道有没有听错,反正是好名字。点点的水滴打在我的身上,开始我还以为是山涧飞溅出来的水珠,后来才发现是又下雨了!这竟然还是一场太阳雨!当我回头望去,迎着炫目的阳光,只见漫天的透明的雨点一滴一滴地往下掉,齐刷刷地洒在附近的山头上,哗哗的雨声如同天籁!随着山路转过一个弯来,我“啊”的一声惊叫出声,实在是太美了!在两山之间一道绚丽的彩虹跨峡而过,在丽日蓝天的衬托之下,那么真切地呈现在我的眼前!不知道自己已经多少年没看到过彩虹,我早已忘记她长得什么样子了!顾不得会耽搁大叔的时间,我停下来对着彩虹“咔嚓咔嚓”地一阵猛拍。我们继续朝前走,我边走还边贪婪地盯着那道彩虹,那么难得才见上一回,不多看几眼吃亏呀!

  半路上遇见了大叔的姐姐,走了不久本地湾村就在望了,在一个叉路口大叔他们和我告别,他的姐姐热情地邀请我到她家做客。说真的我还真有那么一点心动,但为了怕让小敏等,我还是婉拒了。“下次来桥头一定要到我家做客啊!”,大叔重复着这句路上他已经说过好多遍的话,“好的!”,我回答。虽然明知道不可能,但我还是为他淳朴的热情所感动!

  入村之前我又发出了一声小小的惊呼,我看见了一间屋子旁边有一大丛白的、深紫红的、浅粉红的野花,好漂亮!那花有点象缩了水的大波斯菊,叶子是针状的,密密麻麻一大丛,美不胜收!我坐在路边对着那丛野花左一张右一张地猛拍,直拍得胶卷都快没了才停手。站起来继续赶路,这才发现路边还有好多这种野花,而且更大丛、更漂亮,我差点就要后悔刚才的浪费了。一条山涧从路上流过,涧边的一块大石头告诉我离HALF WAY还有200多米。走了这么久的路,除了停下来拍照,我并没有真正休息过,事实上我也并不觉得累。但这次我还是停了下来,就坐在那块路标石头上,伸手弄水。水很清凉,我全心地感受着,直到心满意足才转身离去。

  终于,在拔涉了9个多小时后,我在下午4点20分到达了HALF WAY,客栈里静悄悄的,竟然没有一个客人,昨天的都走了,今天的还没到。小姐把我领到阳台上,我喝着冰镇可乐,静静地欣赏这个“天下第一阳台”的风光。曾经无限羡慕能到这里来的人,当我今天终于坐在这里的时候,我才发现有些看来似乎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其实并不是真的那么难实现。阳台外有一颗苹果树,树上结着红红的苹果,对面巍峨的玉龙雪山这时显得离我特别的近,只可惜峰顶上没有雪。一只花猫从下面窜上阳台,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和它打招呼,它就已经一个优美的跳跃来到了我的膝盖上。我有点惊讶于它的不怕生。在我的膝盖上打了个转后,它趴下了,我轻轻地抚摸着它,它于是就眯着眼睛倦伏在我怀里睡起觉来。我真的从来没有见过一只这么热情的猫!阳台上走来一个中年人,询问我渴不渴、饿不饿,告诉我如果需要什么尽管吩咐。从他的话和他的态度,我已经猜出他就是这里的主人冯老板了,只是没想到他比我想象中要年轻得多。他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奇怪的是那只猫猫见到它的主人反而一溜烟地跑了。冯老板告诉我猫猫的名字叫TIGER。从我在网上得来的印象,我以为冯老板是一个很健谈的人,但事实并不是这样。他的话不多,说得很慢,但言语之间无不透出山里人特有的淳朴和诚恳。冯老板是一个很有环保意识的人,他说山里人的环保意识都比较差,路上的垃圾多得他捡都捡不完,我想起了我那副在路上不知掉到哪里去的墨镜,心里暗呼罪过。他问我网上提到了有关HALF WAY的什么事情,我告诉他提到了他本人,他的天下第一阳台和天下第一厕,还有他的驴墙和他的爱猫TIGER,他听了之后开心地笑了。我告诉他在经历了一场太阳雨之后我见到了彩虹,他说那是我的福气。然后他就向我描述起前天在他的天下第一阳台上看到的美景。当时下着一场大暴雨,泛滥的山涧象一道水帘一样挂在玉龙雪山上,那飞溅的水花象云一样在飘荡,一股黑色的泥石流从山上冲下来,峡谷上挂着两道彩虹,上面的一道稍为朦胧,下面的一道非常的真切!天哪,双彩虹!我羡慕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冯老板递给我一本相册,在相册上我看到了哈巴雪山上在冰雪中绽放的杜鹃花,好美!

  冯老板忙去了,我静静地坐在阳台上看《哈利波特》,比我晚到大约半小时的两个老外在一旁喁喁细语。都一个多小时了,他们怎么还没到呢?山风吹来有点凉意,我哆嗦了一下,为没有亲自背上自己的小背包又后悔了一道,我的衣服全在里面。太阳渐渐地隐到了山的后面,风也越来越凉,我一边走来走去,一边担心地想着难道出了什么事,还是他俩直接跑到TINA’S去了。快7点的时候我有点坐不住了,问小姐到TINA’S要走多久,小姐说要一个半小时。8点钟天就要黑了,来不及了!冯老板也开始担心起来了,但他一再向我保证他们不会不经HALF WAY的,因为向导和他的关系非常的好。“我的手机最近坏了,要不我拿你的手机到有信号的地方给向导打个电话吧”,我把我的手机递给了他,他匆匆地走了。我向小姐要了一碗鸡肉饭,打算吃完饭后就马上去睡觉,无论能不能找到他们,今晚只能是住在这里了,一切等明天再说吧!这时阳台上走来了两个年轻的山民,他们告诉我他们是从核桃园过来,来喝冯老板的侄子的喜酒。他们还告诉我从TINA’ S到核桃园路上的大深沟瀑布塌方塌得很利害,山上一直在往下掉石头,“人的脑袋没有石头硬啊,你们这些旅游者应该珍惜生命!”,其中一个人说,“不过我还是很佩服你们,作为城里人能走这么远的山路来到这里,你们都是好样的!”,他向我和两个老外竖起了大拇指。这时我发现那只懒猫TIGER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阳台上,正趴在木桩做的椅子上睡懒觉。我走过去坐在它旁边轻轻地抚摸它,它就一下子又跳到了我的怀里。“它是一只男猫,所以那么喜欢你”,另一个山民笑着说。这时我要的鸡肉饭来了,TIGER站起来盯着我的饭,盯得我心里有点发悚,虽然我很喜欢它,但我还没养成和一只猫分享一碗饭的习惯。然而它只是看了一小会儿就离开了我,跑到那个老外身边去了。我只能把它的这个行动看作是不想打扰我吃饭,多么善解人意的一只猫啊!

  这时冯老板又匆匆走了回来,他告诉我电话没打通,“我还打了个一分钟的北京长途,应该给你多少钱?”,我说一分钟要不了多少钱,算了,但他死活不肯。后来他还提出要买我那个已经有一点点破了的塑料手机套,原来他的手机和我的是一样的,当我再三表示可以把那个不值钱的手机套送给他时,他还是坚持付了钱。

  天将尽墨,当我担心得快不再担心的时候,终于听到了他们的声音。我看了看表,7点40,他们足足比我迟了3个多小时。放下了心头大石,和他们寒喧几句后,我草草地洗漱了一下,枕着不远处断续传来的清脆马铃声,很快地进入了梦乡。

  天亮时我和小敏相继醒来,山风吹得外面的凉棚猎猎作响,好一个天朗气清的早晨! 10点多的时候,我们一行人依依惜别了冯老板,向TINA’S进发了。“今天不要再分开了啊”,向导说,“哦”,小敏回答。哈,真是知我的心意啊,一下子就把我的如意算盘给打乱了!不过说实在的,我也不好意思再撇开他们一个人走了—尽管我很想重温那种快意的感觉! “好好看看吧,这一段路的风景是最好的”,向导说。“快看快看!”,小敏指着山坳看向我,我“啊”的一声尖叫:又是一大丛长在村屋边的缩水大波斯菊,真是美得叫人发昏!“啊,有斑马啊!”,这次叫的是小敏,“啊?有斑马?”,我和向导一起惊问。“哈哈哈哈,是有一班马啊!”,嗟!大惊小怪,一路上也不知道看到多少匹马了。前面的山路拐弯处有一条捷径,那是一道跨在山腰上的数米长的水泥槽,槽里面是黑黑的泥和满满的牛粪马粪。“我可不可以走上面啊!”,虽说早已习惯了对路上的各种粪便视而不见、泰然处之,但这次也实在是太多了点!“千万不要走上面,上面可能干净点,但是会掉下去!”,向导警告我。其实我也只是说说而已,那条槽的槽边可能还没一个脚掌宽,我没理由这样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走了没多远又见到了另一条槽,这条槽比较短,大概只有1米多一点,这次向导倒是二话不说第一个踩着槽边就走了过去。我也毫不犹豫地跟着他,专心地看着眼前的“路”,根本不去想脚下就是万丈深渊!很快大家都安全地走了过去。

  山路转了一个弯,远远的我们看见一道细长的瀑布挂在对面的山头上,向导说这就是山上最美的瀑布龙口瀑布了。山路就在瀑布的脚下穿过,当我们走近它时,阵阵的凉意扑面而来。踩着湿漉漉的石头我们穿过瀑布,瀑布清澈的雪水在我们的脚边流淌,漫天飞扬的水花打在身上是遍体的清凉!走过了瀑布就见到沿路一片烂漫的山花在阳光的照耀下生气勃勃地盛放着。对面走来几个山民,其中一位满脸笑容的老大爷一言不发地把满满一捧的花朵放在我的手心里,令我莫名的惊喜!我将这一捧美丽的花朵连同大爷的善意一起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不久我们就看到了山上的另一道瀑布,它的确没有龙口瀑布好看。瀑布顺着白色的乱石堆往下流,山路在这里也断开了,我们只能踩着乱石往前走。顾着拍照一时落脚点没选好,我一脚踩到了水里去,“救命啊!”,我心中悲呼,还好我的波鞋是防水的才没有湿透。向上爬了一小段路后,我们开始下山了。向导说下山比上山要难,因为容易滑,我们却一起告诉他下山是我们的强项,走平路则是强项中的强项。在走过一片很大的草坡之后,我们终于来到了TINA’S中峡旅店。放下行李远远地看了大深沟瀑布几眼之后,我们就开始下中虎跳了。在经过张老师家时,他家里静悄悄的,一只大黑狗趴在门口警惕地看着我们。哎,好遗憾啊,早就听说张老师家的狗是一只藏獒,是坚忍的藏獒呀!好想见识一下!如果他家里有人我就可以去和它套套近乎了。

  开始的路并不险,大家在路上默默地走着,安静的感觉真好!接下来的路就比较陡了,有一段路甚至几乎是垂直的,但其实也并不太险。越往下走,轰鸣的水声就越真切。大约三四十分钟后,我们下到了江边,水声轰鸣、铺天盖地,抬头仰望天空,只见高山耸立、峡谷深深。江边是大块大块的石头,大深沟瀑布从山上冲下来,碧绿的雪水从石丛中流过,注入黄浊的金沙江。 我们从一块石头走到另一块石头,看着清澈的雪水从身边流过,我好想叫小敏坐在石头上给她拍张照,那种感觉就真的是她在水中央了!只可惜相机让向导背着,不好意思麻烦他。顺着一块倾斜约30度的平平的大石块向下滑,我们来到了最近江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望着那汹涌澎湃的江水,我惊叹于在它每一个翻滚的浪中不知蕴含了怎样一种摧枯拉朽的力量!随便拍了几张照片,因为知道若不能亲临现场,是绝对感受不到它的气势的!那个“PROFFESSIONAL”的小敏为了追求完美的摄影角度,不断地在石头上做出种种高难动作,真让人为她捏一把汗。发了十几分钟呆之后,向导告诉我们还有一个地方要去,于是我们跟着他往回走。那块30度的大石块下来的时候还好,上去的时候我竟然要四脚爬爬地爬上去,还是膝盖着地的那种,真是狼狈死了。在另一条路上我们又经过大深沟瀑布,这回瀑布上架着一条木桥,向导说没有桥的时候大家都得脱了鞋淌水过去,我和小敏竟一致埋怨这道桥剥夺了我们淌水的乐趣,真是够没良心的了!小路的尽头一块倾斜约40度的长长的大石板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落差约有两米高,石板上除了一根光滑的铁丝外,什么也没有。我倒吸一口凉气,我的妈呀!小敏在向导的指导下第一个拎起铁丝转身倒着走下去,向导在中间,我则在最后。石板上有细细的沙子,铁丝也是又细又滑,脚上手上都不牢固,让人心里很不踏实,在这里摔一跤虽不至于丧命,但也绝不是闹着玩的!忍不住想把身体的重心放低一点,向导却说不行,一定要站直了才不会滑。听他的话把身体站直,发现还真管用。也就十几秒吧,我们三个就都下来。轻轻地嘘了一口气,哎,真够刺激的!又到了江边的乱石堆上,这一次的石头都是又大又高,离江水最近的是一块象马背一样的石头。在这下来的一路上小敏充分表现了她“乡下孩子”的敏捷身手,有时甚至不跟向导自己开路,而我则在最后“见风使舵”,谁的路好走就跟谁。我跟着小敏来到那匹“马”的旁边就开始犯难了,怎么上去呀?这时向导从另一边走过来对我们说,你们在这儿等着,还是我先上去吧。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上去的,反正就是上去了。他先把小敏弄了上去,轮到我的时候他告诉我没地方可踩,要把我整个人提上去。我吓得呱呱大叫,因为我绝不相信他能把我提上去!后来小敏告诉我有个落脚点,我这才让他把我给拉了上去。在他的帮助下我们骑上了“马”背,看滔滔江水向我们奔涌而来,在我们的脚下翻滚沸腾!江心有一块大石头,小敏问向导那是不是虎跳石,向导说江中的每一块石头都是虎跳石,因为根本就没有真正的虎跳石。的确,对岸是直立的百丈悬崖,老虎是不可能跳得过来。

  在江边坐够以后,我们开始返程。又见到那块大石头了,“上去我就不怕了!”,小敏说着就一马当先地冲了上去,我还是在最后,向导拉着我连爬带滚地也就上去了。走在较为平坦的小路上,我开始思索这次旅行的危险性。其实这次我们并没有真正面对危险,只是意识到有危险,比如小敏在山路上的踉跄,又比如我在江边的N次滑倒。我可以不怕艰辛,但不能不怕危险,生命只有一次,更何况我的生命并不只属于我一个人。但为什么明知有危险我还是要来这里?也许是因为“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吧,又或者是因为当你越接近危险时,你就会越明白生命的可贵!我们走的这条小路就是张老师修的,一路上都有一些挂在岩壁上的垃圾篓提醒大家要注意环保。下中虎跳的人还是不少的,我们在下来的路上就碰到了几拨游人,其中一拨由张老师的家人带着,我们向她交纳了20元的“道路维护费”。

  回到TINA’S已经是下午3点多了,向导本想让我们吃完饭后再徒步碎石公路到桥头,但我知道即使是马上叫车进来接我们,恐怕也很难赶上桥头回丽江的最后一班车了。前面的一段路严重塌方,而中峡的信号又时通时不通,许多的不确定因素让我的心里有点茫然。当我们吃完饭等着那辆不知道能不能来的车子时,向导领着一个中年人来到我们的面前,他介绍说:“这是夏山泉,你们知道谁是夏山泉吧!”。夏山泉?这名字好熟啊!哦—啊?他就是夏山泉?!核桃园山泉旅馆的老板!也许是冯老板那朴实的山民形象先入为主的印象,我以为虎跳峡一路这些有名的客栈的老板都应该是那个样子,但是只见我们面前的这位山泉兄头带瓜皮帽,扎着长辫子,身穿一件宽大的白T恤、米色的中裤,脚蹬一双专业的高帮防水登山鞋,真是要多COOL有多COOL!那个穿着低帮不防水登山鞋的小敏对山泉老板的鞋可真是羡慕死了。“他想搭一下我们的便车,可以吗?”,“可以可以”,我们连忙点头。TINA’S的墙上帖着许多前人的留言,我和小敏饶有趣味地看着,小敏指着徒步虎跳峡的地图对我说:“下次我们要从大具方向开始走,走完虎跳峡的全程!”,“好啊!”,这也正是我的心愿。这时TINA’S门外来了一辆小型的农夫车,是另外一拨客人叫的,于是山泉老板就上了这辆车。本来我们也可以上去的,但向导告诉我们他叫的车会在大约5公里外的塌方处等我们,我们便收拾行李上路了。有趣的是那一拨客人好象和司机价钱谈不拢,背着个大包的山泉老板就下来和我们一起走,没多久谈拢了价钱的车子驶了过来,山泉老板就又上去了!笑容灿烂的山泉老板坐在车尾箱和我们挥手道别,看着他远去的身影小敏笑着说:“山泉老板的舵儿转得可真快!”。

  其实在碎石公路上走还是挺愉快的,至少不用担心一不留神会摔下去,但我和小敏都认为没有在山上走的感觉好,因为山和人的距离远了,使你不再有那种和大自然亲密无间的美妙感觉。我们在山上见到过的瀑布都冲到了路上,水漫过路面继续往下流。在路边经常可以见到从山上滚下来的巨石和一堆堆的碎石,让人惊讶于看起来那样坚硬的石头也有那么脆弱的时候。远远的我们看到了塌方处,一道巨大的泥石流从山上冲了下来,叫人触目惊心。一直都是留意脚下的路,但经过塌方处时向导叫我们留意自己的头上,一旦发现什么风吹草动马上撒腿就跑!看着被石堆覆盖了约有三份之二的路面,我真的是很佩服那辆车子,同时我也分不清坐车过去和走过去,到底哪一样需要更大的勇气!过了塌方处向导告诉我们前面那道瀑布是需要脱了鞋淌水过去的。在山上经过了那么多瀑布都完好无损,在公路上走却反而要脱鞋,这让我们觉得有点难以接受。然而现实总能教会人该如何低头,见到瀑布后我们就都二话不说地脱了鞋挽起裤脚了。风很大、水很冷,手牵着手淌过瀑布后,冷得直哆嗦的我们顾不得把水擦干、也顾不得不断打在身上的水花和地上硌脚的石头,连忙把鞋子穿上!唉,也算是圆了赤脚淌水的梦吧,虽然这里绝比不上在大深沟瀑布淌水来得惬意!终于我们见到了那辆在路边等我们的车子,接下来路上的风光也就不过尔尔了。车子经过上虎跳的时候向导问我们要不要下去看一下,但我和小敏都是归心似箭,疲疲的没有了游玩的心情。

  两天的虎跳峡徒步之旅,是我此行最最美好的回忆。那里烂漫的山花、那里险峻的小路、那里清澈的雪水和瀑布、那里炫目的太阳雨和彩虹、那里淳朴的山民,那里热情的TIGER猫,那里一切的一切,都留给了我太太美好的印象!晚上9点多,我们终于回到了丽江。我们的大件行李都寄存在花马国,所谓寄存,也就只是随便地堆放在过道上,白天有时店家还不知道跑哪去了,在这种情况下行李竟然都能安然无恙,丽江的治安之好也就可见一斑了!又累又脏的我们需要一个标间,但花马国的标间全满了,于是我们搬到了和花马国只有一墙之隔的大石桥客栈。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