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今追昔纳赤河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殷著虹 发布时间:2019-09-05 13:50:55

在香格里拉市城北的纳赤河与桑那河交汇处,正在兴建香巴拉公园,公园规模很大,虽然还没有完全竣工,但已经挡不住市民的游览兴致。步入园内,但见林木葱郁,湖水交相辉映,让人心旷神怡。

公园离我家很近,我每天到里面散步、做运动。公园内新建有一座月牙形雕塑,让人感觉充满新意。有意思的是,这弯不锈钢银月从北面看像一弯新月,而从南面看则像一弯残月。目睹这一弯银月倒映在水中,不禁让我想起曾经唱过的一首歌:“天上有个太阳,水中有个月亮,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哪个更圆?哪个更亮……”同时勾起我对纳赤河的深刻记忆。

1971年的春天,纳赤河上原来的木桥被拆除,工人们夜以继日地修建了一座水泥拱桥。大桥通车那天,我们到场敲锣打鼓、欢呼雀跃。也在那时我才知道这条穿过桥底的河流名叫“纳赤河”,横跨河水的桥梁命名为“纳赤河桥”。

纳赤河的“纳赤”二字源于藏语,即“黑水”的意思。后来我知道这条河流很长,约35公里。它的多个源头都在高山地带,形成的河水流向纳帕海。它是一条季节河,冬春季节河水很小,而夏秋季节却容易泛滥。所以当地藏语中有:“纳赤河的脾气,小孩子的玩意”之说,意思是纳赤河的水变幻莫测。

那时让我觉得奇怪的是,明明就是同一条河流,可在纳赤河桥的下游,人们并不叫它“纳赤”,而是叫它为“吉列赤”。在藏语里“吉列”是肠子的意思,“赤”即水的意思,便觉得这名字有些不雅。而老师对我说:“吉列赤这名字很形象啊,你看看这弯来复去的河道,不像一副肠子吗?”

那时我们在中甸一中读书,老师和同学进出校园一般都是通过吉列赤上的独木桥到达江克村,再经过江克村小路(今江克路)进入县城。春天,吉列赤草甸上的风光很美,绿绿的草滩,弯弯的河水,牛羊在开满鲜花的草甸上跑来奔去,我们喜欢到清清河水中洗澡。可雨季到来之后,河水暴涨,纳赤河水滚滚袭来,浑浊的河水冲走了独木桥,草甸被淹没了。河水消退后,草甸却已不再是原来的模样,原来的河道也已被泥沙填埋,新的河道又开始缠绕其中。

为防止汛期洪水灾害,1973年5月,中甸县委动员城区所有单位的干部职工、周边的工人农民、在校学生和驻军部队,组成了万人劳动大军,投入到治理纳赤河的大会战中,我们初中毕业班学生的学习时间也调整为“两天劳动,一天学习”。县广播站也把高音喇叭架到了纳赤河工地上,激昂的歌声鼓舞着沸腾的人群,招展红旗下是你追我赶的劳动场景。在“为祖国出大力,为人民流大汗”的口号声中,人们手挖肩挑,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奋战,新开挖出一条又宽又直的纳赤河道,河道两岸砌成了高高的河堤。

可就在这一年,也正好是我参加中考的前两天,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冲击了新治理的纳赤河道。记得那天早晨,天还没亮,电闪雷鸣中我从梦中惊醒,紧接着听到一声爆破的巨响。天亮后,雨也停了,我们往山上跑去,想从高处看看学校周边的水势情况。爬至山腰,但见来势迅猛的纳赤河水从河道上狂奔而过。河水水位明显高过学校周边土地。突然,从校园里响起了集合钟声,我们立刻下山到了集合地点。只见校长和几个老师披着来不及脱掉的雨衣、提着手电筒焦急地等候在集合点,校长说:“今天早上纳赤河上游的单位和村庄大面积受灾,为了保障人身安全,武装部组织民兵炸开了纳赤河上游水坝。目前,洪水已接近纳赤河堤堤面,很可能造成决堤。一旦决堤,学校就将遭受严重灾难,所以要求全校基干民兵马上出动,组织巡查河堤,堵塞管涌。”

当时学校学生都是民兵,分基干民兵和普通民兵,基干民兵也是应急的队伍。校长动员之后,我们沿着右岸河堤向上游走去,只见滚滚浪涛拍打着河堤,河水中漂来大量的死畜死禽和木材、家具等。在我们接近纳赤河大桥时,只见河水翻过河堤,河堤立即被撕开了一个缺口,河水迅速流向空旷的草甸。来不及犹豫,我们补习班的男生下到齐腰深的河中,用身体堵住湍急的河水,其余同学很快挖草坪来堵塞河堤,险情很快就被排除了。跟后赶来的校长和老师见我们全身湿透,表扬了我们保卫校园安全的勇敢行动。可回到学校后,却又严厉批评我们贸然下水、不计后果的行为,并且决定不再让我们补习班参加巡查河堤的工作。

洪水退去,纳赤河两岸却已满目疮痍,河床被泥沙掩埋,水位变高,纳赤河桥似乎矮了许多。感慨之余也庆幸县委、政府提前组织人员对河道进行了治理改造,才免去了更大灾难的发生。

1977年,纳赤河再次发大水,淹没了下游达拉觉村大片青稞地,造成中甸一中新开挖的鱼塘被洪水冲毁,养殖的鲫鱼也顺水冲到了下游。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国家综合国力不断增强,香格里拉市也在治理纳赤河中不断取得了经验,在多年的招标治理纳赤河工程中,政府部门投入大量的财力、物力用于疏浚河道,防范水患和洪灾。这当中大型机械化作业取代了人海战术。与此同时,林业部门每年组织干部职工及群众,在纳赤河流域植树造林,使得周边的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效。

如今的纳赤河两岸今非昔比,混凝土浇筑的河堤坚不可摧,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繁华的街道上人潮涌动;昔日洪水乱串的吉列赤草甸周围,崭新的学校、厂房和居民房屋鳞次栉比,宽阔的道路上车水马龙。香格里拉市城区规模不断扩大,市容市貌整洁有序,纳赤河成了市区内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城市更美了,生活也就更加美好。沿着纳赤河至下游草原,又是一派牛羊成群、牧歌悠扬的秀美风光。

在香格里拉市沧海桑田的巨变中,具有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的城市生态景观规划设计,也逐一成为了现实,或正在付诸实施当中。香巴拉公园就是城市规划中的重要项目之一。这一项目工程遵循了“河变湖”“树进城”的生态保护理念,打造市民和游客休闲、健身、娱乐的绝佳去处。

走进这一在建公园时不难发现,这是一个集景观生态和水利环境相结合的工程。河水中多重水坝既对水平面起到了调节作用,达到保持水环境的生态效益,同时又起到防汛减灾的重要作用。为此,我们不禁为香巴拉公园的建设工程而点赞,更为脱胎换骨的纳赤河而高歌。

今昔的话题,如歌的岁月。纳赤河畔的锅庄醉在金色阳光下,纳赤河畔的弦子响在银色月轮中。牧歌声声,诉不尽时代变迁的奋进传奇;舞姿翩翩,跳不完幸福筑梦的峥嵘岁月。于是,我祝愿如诗如画的纳赤河源远流长,和我们一起走过波澜壮阔的岁月,朝着欣欣向荣,走向香格里拉更美好的明天……


责任编辑:张锦明

上一篇:我的父亲是老师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