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达措情缘

来源:香格里拉新闻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08-04-07 15:50:03

                                    

  九月末的一天,也就是普达措国家公园试营业即将满月的时候,我又一次踏上前往属都湖和碧塔海的路。出门前还阴云密布的天,刚出香格里拉县城就开始放晴。在绿草和鲜花的陪伴下,在阳光和清风抚慰下,常年与稿件和版面打交道的我顿觉神清气爽,说不出的畅快。虽然此行也是带着采访任务去的——报社决定在“十一”黄金周前推出一期关于普达措国家公园的专题报道,作为此次报道的策划者和实施者之一,除了赏花观景,愉悦身心,最重要的是采访组织好报道。好在公园管理局十分支持报社的工作,派了一名熟悉景区情况的工作人员雪梅陪同我们采访,为我们顺利完成采访计划提供了保障。

  从香格里拉城区往东走22公里,就到了霞给村,公园的门景就设在村头。雪梅告诉我们,普达措公园由国际湿地碧塔海及“三江并流”世界自然遗产红山片区属都湖组成,总面积1313平方公里,最高海拔4159,最低海拔3200。按照国际上国家公园的标准分为七大块:一是“8字型大众生态旅游区。公园北面是属都湖,南面是碧塔海,两湖之间是洛茸生态文化旅游村和弥里塘亚高山牧场,这“两湖一村一坝”是公园的四个亮点。目前已经建成一条贯通这四个景的单行环保车道,总长约69公里。二是属都湖度假旅游区,现在还没修建,在这里能够满足游客度假、开会和观光的需要。三是洛茸村大众生态旅游区,能满足游客体验藏民族民俗文化和大众生态观光旅游的需要。四是属都湖——迪基塘专业生态旅游区,它能充分满足游客户外运动、软式探险、徒步穿越和科学考察的需要。五是吉利古徒步旅游带,能满足游客徒步穿越和科学考察的需要。七是红坡村引导控制区,就是控制、引导霞给村内的建筑景观,打造与国家公园相协调的遗产廊道。

  霞给村是普达措的门户,从霞给出发,一条路直达碧塔海,一条路通往属都湖。碧塔海和属都湖是姊妹湖,但过去同时要游览这两个湖却要费不少的周折。今年,州里开始建设普达措国家公园,把几个景区连成一片共同开发,让游客能够在最短的时间里同时游览公园最重要的几个景点,极大地方便了游客。国家公园是较大范围的风景和自然观景区,是为保护一个或多个生态系统而设立的保护区。它集科研、教学、旅游度假等为一体,既保护了一个地区的生态文化环境,又可极大地促进旅游、观光、休闲、娱乐业的发展。据了解,国家公园的建设,在云南,甚至是中国大陆都是一个新的创举,改变了中国大陆至今没有国家公园的历史。

  我们到达霞给生态旅游文化村时,这里已经停满了上百张各种各样的车,各种旅游团队的中巴车也有几十辆。雪梅告诉我们,公园自试运行以来,每天都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游客到普达措观光浏览。为保护公园的生态环境,局里购进了30多辆旅游环保车,专门接送进出公园的游客,还培训了30多名导游随车讲解,招收了10多名社区群众参与到公园管理、园区环卫和饮食服务中。

  坐上舒适整洁的环保车,我们按顺时针方向启程前往属都湖。藏传佛教认为,按顺时针方向转神山和圣湖,能使人消灾避难。为此,浏览普达措国家公园也是按顺时针方向沿硕多岗河至属都湖——碧塔海——马蹬山圆形环绕一圈再回到门景。硕多岗河在翠绿的山脚下蜿蜒流淌,高原柳溯河延伸到美丽的属都湖。清风送爽,鸟语花香。虽然已是秋天,路两旁依然还有金莲花、银莲花、点地梅、酥油花等各色的野花在明媚的阳光下争相绽放。记得第一次来属都湖也是在1998年的秋天,我和几位朋友到属都湖玩。那时,属都湖畔层林尽染,湖里的水草也是金黄一片。蓝天白云倒映湖中,给人以无限的遐想。我们沿湖行走,感慨属都湖的斑斓四季,感谢上天赐予香格里拉这样如诗如画的美景。黄昏,在夕阳的余晖下,我们划着木筏在小湖里(属都湖出水口、硕多岗河水源头)游玩,不时有鱼儿尽情地跳出水面。夜晚,我们在小木屋边的草地上喝酒唱歌,烧烤湖鱼。月光静静地洒在湖面上,一切都显得那样静谧安然。当地牧人告诉我们,身旁的这个小湖叫做“当曲卡”,意为用棒打鱼的水口,这个季节也是鱼最多、最肥的时候。第二次到属都湖是在2002年的初冬。我陪同著名舞蹈家杨丽萍到属都湖采风。属都湖一改秋夏时节的丰腴而略显清冷、孤寂,落光了树叶的白桦林像是一幅冬山魁夷的彩墨画。杨丽萍站在湖边,就像春天站在冬季的门口,连湖水也随着她飘逸的身姿掀起了阵阵涟漪。第三次是在2004年的春天,我陪同云南大学的几位老师到属都湖玩。在湖边的原始森林里,杜鹃花正开得热闹。一片片、一簇簇红的、黄的、粉的、白的杜鹃花把我们包围其中,仿佛就在梦中。我的老师也是第一次置身杜鹃花的海洋,他们像孩童一般欢呼雀跃,都说下一次一定要领自己的家人来这里游玩。

  回想着在属都湖边的游历,不知不觉,属都湖就近在眼前了。属都,藏语意为“石头一样结实的奶酪”。相传很早以前,有位高僧云游至此,看到牧民布施的奶酪非常好吃,就祈祷说:“愿这里的奶酪像石头一样结实。”于是便有了“属都岗”这个名字。因为湖在属都岗牧场边,人们便称之为属都湖。属都湖长2.8公里,宽0.7公里,海拔在3600左右,属于亚高山牧场,和碧塔海一样,都是我省重要的高原湿地。到达属都湖出水口,我们没有坐车走环湖的防火通道,而是下了车,沿今年刚建成的钢架木栈道边走边看。栈道长2.7公里,左边是清澈明净的湖水,右边是碧绿的草甸和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在湖边的矮盘杜鹃丛中,还有一种杜鹃开着蓝色的花。在我的记忆中,杜鹃花大都开在456月,想不到9月底了还有小叶型杜鹃在秋天的湖边静静绽放。据说全世界约有800多种杜鹃,我国有700多种,横断山脉中有317种,且绝大多数集中在滇川藏三角地带,因而这个地带被称为“杜鹃花的摇篮”。

                    二

  栈道忽而在草地上蜿蜒,忽而在森林里通幽。高大而又密实的云杉上挂满了灰绿色的树胡子。杜鹃、栎树、云杉、冷杉层层铺叠而上,满目葱绿。呼吸着新鲜湿润的空气,走过长长的湖边栈道,环保车已经等在湖尾的观景点。坐上干净整洁的环保车,我们又开始穿过丛林向南环行。翻过一个山坡,眼前忽然豁然开朗,原来是弥里塘牧场到了。“弥里塘”意为“佛眼状草甸”,因其像一只细长的佛眼而得名。牧场海拔3700,南北长4.5公里,东西宽0.5公里。每年这个时候,黑颈鹤、斑头雁等珍禽都相约来到这里觅食过冬,冬天的弥里塘依然成了百鸟的乐园。夏天,这里百花盛开,牛羊点点,弥里塘又变成了花的海洋。雪梅说,在香格里拉高原,面积在一平方公里以上的坝子和湖泊就有46个,源于喜马拉雅造山运动。迪庆作为青藏高原的南延部分,在第四纪新构造运动中不断隆起抬升的同时,高原面沿断裂带发生局部凹陷和断陷,从而形成了迪庆高原无数的草甸和湖泊。

  走过弥里塘牧场,已近中午。大家都觉得有些饿了,雪梅带我们去公园内唯一的就餐点——高原柳环抱的餐厅吃自助餐。餐厅有10多种菜,还有蛋糕和水果,据悉是由昆明千禧园餐厅经营的,每人只需20元。面对如此美妙的风景,边吃边聊,真让人心情舒畅,食欲大增。

  吃过中饭,我们来到碧塔海东部的观景台。沿栈道登高向南眺望,天宝雪山云遮雾绕,若隐若现,“高原明珠”碧塔海也展现在我们眼前。普达措公园有五个这样的观景台,每一个观景台所看到的都是不同的画面、不同的风景,由此我们能够真切地感受到规划设计者的良苦用心——既保护了公园内的生态环境,又满足了游客观光浏览的需要,确实是一举两得。

  离开观景台,下山再穿过一段原始森林,就到达碧塔海海尾。碧塔海亦即普达措。我们在上山前专门听过藏学专家王晓松关于普达措的介绍,他说,“普达”是梵文音译,意为“舟”、“船”的意思。与布达拉宫的布达、普陀山的“普陀”同一个含义。普达措是指普渡众生到达彼岸之舟的湖。他说,藏传佛教噶玛巴活佛第十世法王在《曲英多杰传记》中写到:法王在羌人辖下的山川游历观赏,在建塘(香格里拉)边上发现这里有一个甘甜、清凉、柔和的湖泊,湖中有一座曼陀螺似的小岛,周围环绕普达措湖水,湖的四周是五彩的草甸,而草甸又被云雾缭绕的原始森林环抱着,如仙境一般。书中描述的正是碧塔海。大成就者噶玛巴希称之为“建塘普达,天然生成”。王老师说,早在800多年前,圣人们在此修建了佛殿,称其为“观音菩萨的圣地”。“国家公园普达措”由此而来。


                  三

  从观景台坐车迤逦而下,走十几分钟,盈盈的碧塔湖水就明镜一般呈现在我们眼前。

  碧塔海湖面海拔3538,南北长3公里,东西宽0.3公里,最宽处1.5公里,是云南高原湖泊中分布海拔最高的断层构造湖。湖中有一小岛,相传为英雄格萨尔王镇压魔鬼的地方。岛上树木葱郁,遮天蔽日,并建有一座噶玛噶举的佛堂,供着文殊菩萨金身、观音菩萨、金刚手和莲花生像。

  碧塔海是多年来我十分钟情的一个湖泊,而每一次的碧塔海之行都让我记忆犹新,历历在目。17年前,也就是1989年的春天,我在迪庆州民族中学实习,期间,几位朋友约我一起到碧塔海玩。那时,碧塔海还没有通公路,也没有专门接送游客的马匹。我们走了半天的路才到达碧塔海。由于刚下过一阵雨,湖中的小岛在云雾中若隐若现,湖边开满了各种颜色的杜鹃花,在微风的吹拂下散发出静静的幽香。碧塔海像是一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女子,羞怯地躲藏在群山背后,正等待世人来揭开她神秘的面纱。回学校后,我以碧塔海为素材,写了一篇《祖母湖》的小说,发表在当年的《西藏文学》上。我记得里面有一段文字是这样写的:“祖母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异常美丽的湖边,湖水天空一样蓝。湖边的浅滩上长着疏疏的芦苇,野鸭子在那里叫,湖水在那里轻轻地摇荡……祖母躺在草地里,风躺在祖母的身上,红黄绿白的野花簇拥着祖母……”小说发表后,《西藏文学》主编李佳俊老师曾打来电话,让我继续给他们写小说。后来,我又写了一篇题为《远去的足音》的小说,还是发表在当年的《西藏文学》上。所以说,我年少时候的文学梦和碧塔海有关。第二次上碧塔海是在1994年的秋天,我随新华社云南分社的周东棣等几位记者到碧塔海、属都湖采风。从双桥骑马上山,一路的美景尽收眼底。回来后,周东棣写了一篇《迪庆归来不看湖》的外宣稿,全面介绍了迪庆众多的高山湖泊和绮丽风光。第三次到碧塔海是在19955月,原中共中央候补委员、新华社总编辑穆青到迪庆采风,我受报社的委派陪同采访。在碧塔海的湖光山色里,70多岁高龄的穆青同志忘记了疲惫,不停地拍摄着周围的花、草、景、物。他的一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进了碧塔海,就不想再离开了。”这次的碧塔海之行让我有幸认识了中国当代最著名的记者,并从他的身上学到了做一名记者所应具备的坚韧和执著。穆老去世后,全国新闻媒体开展向穆青同志学习活动,他的音容笑貌总是生动地浮现在我的眼前。第四次进碧塔海是在1996年“2·3地震后,当时作为“全国十佳导游”之一的孙炯带着一群海内外旅游人士和新加坡的几家媒体到香格里拉考察1996年旅游新线路。这次考察是由新加坡曾兄弟旅行社、云南航空公司和云南海外旅游总公司共同组织的,在海内外有一定的影响。在随团采访了虎跳峡、碧塔海等著名景区后,根据采访内容,我写下了《迪庆迎来震后首批国内外旅游考察团》的新闻稿。这篇新闻稿的导语是这样写的:正当中甸高原冰雪融化、万物复苏之际,迪庆迎来了震灾后的首批国内外旅游考察团。考察团初步认为,曾闻名于世的“香格里拉”就在中甸。当时,我翻阅了不少海内外的报纸,这应该算是第一篇报道香格里拉在迪庆的新闻稿。后经新加坡媒体的大力宣传,新加坡掀起了香格里拉旅游热潮。第二年6月,我采写了《新加坡游客钟情香格里拉》的新闻稿,提出“香格里拉是20世纪世界工业化的一块净土,长江上游生态最完整的地方。”得到了很多人的共识。1999年,我又采写了《香格里拉生态旅游日趋红火》的新闻稿,获得当年云南报业新闻奖一等奖。我想,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我们拥有碧塔海这样神奇美丽的自然人文风光。

  从第一次进碧塔海到如今再次来到她身边,17年过去了。17年,这个世界发生了许多变化,而碧塔海却依然让我感动如当初。

  我们在杜鹃花下的木栈道下走过,想起老作家冯牧笔下的“杜鹃醉鱼”,可惜这样的奇景只能在来年56月份看到了。但站在湖边还能清楚地看到湖里的古老鱼种“重唇鱼”。重唇鱼是碧塔海特有的珍稀鱼类,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因其生有双唇而得名。杜鹃花开时节,鱼吃了含有微毒的杜鹃花而醉了一般漂浮在湖面上,——这样的奇景,我曾在第一次进碧塔海时就领略过,可惜不能看到冯牧笔下的另一奇观——老熊捞鱼,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

  不过,有遗憾才有期盼。对于碧塔海,亲近再多一些,爱就更浓一些。(彭跃辉)

责任编辑:和玉凤

上一篇:普达措 写意

下一篇:魅力无限建塘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