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达措 写意

来源:香格里拉新闻网 作者: 发布时间:2008-04-07 15:49:15

  104,清晨8点多钟。我随旅行社团队到达香格里拉国家公园普达措。

  尽管很早,但是已经有一大群人在我们之前就在景区的栈道上徜徉、拍照。朝阳下,略为湿润的空气透着草木的香味,扑面而来,浸入心脾,令人心旷神怡。

  栈道上成群结队的游客有序地向前移动,这与其他旅游景点的喧闹完全不一样,人多,但不拥挤,也不混乱。栈道从景区的腹心绕了一圈,走在栈道上,时而看见一片开阔的草甸或湖水,时而钻入密林深处,不经意间一只小松鼠从脚前跑了开去,或者一只小鸟从头顶飞过,抛下一串清脆的鸣叫声,消失在密林深处,惹得外地游客惊奇声响作一片。

  迪庆所有的景点中,我最喜欢普达措。因为这里洁净、清新、安适,远离城市,只有宁静的湖泊、草甸与数不完的高大树木。在树林最为茂密的有地方,仰头望天,却望不到天边,看见树与树之间缝隙里几抹细碎的蓝色。秋叶在阳光的照耀下,晶莹玉润,闪闪发光,成千上万,织成一顶顶金光灿烂的大伞,大伞又连成一片,围着高原明珠——碧塔海与属都湖,投下多情的倒影,陶醉了多少如我一般的凡夫俗子。

  喜欢普达措,还有一个原因是喜爱这里的大树,并且敬畏它们。为什么会这样?我说不出任何理由,就只是痴迷于满眼的绿色、青翠与金黄,还有那树荫底下的斑驳光亮与清凉世界。无论是大树还是小树,它们永远都不会开口说话,它的一生从萌发到倒地永远都只是默默地伫立在一个固定的地方。有的大树可以上百年、上千年地活着,斗转星移,依然生机勃勃,而有的小树刚刚萌芽就已经夭折,也有的树长得奇形怪状,或者半死不活,树的世界也是一个高度浓缩的社会。走在人行栈道上,我最喜欢看那些高高伫立的大树,用手触摸它粗糙的树皮,突然发现,越是参天的大树越是树皮粗糙、干裂。粗糙、干裂,难道这就是大树能长得如此高大的原因?粗糙是因为它大度,忽略了所有在生活中的不如意,以积极健康的心态笑看人生;干裂证明了它在成长过程中的各种风雨变迁,历经磨难,方见彩虹?

  普达措数成千上万的大树,它们见证了历史的变迁,经历过风雨的洗涤。老树,如同老人,浑身充满智慧,胸怀装着风雨,无论世界怎样变幻 ,它们依然安详、智慧、宽容,连叶子都透出不凡的气度。(和铨)

责任编辑:和玉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