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洛吉—尼汝—属都湖之行

来源: 作者:高剑平 发布时间:2008-04-07 15:55:42

  早上一切备妥开始起程的时候,是九点钟,天气看上去似乎不错,蓝天白云。我们的藏族向导吉猜把较重的5个背包捆在马背上,其余背包必须个人负重上路。从学校里出来的时候,遇上了一群“腐败游”的“马队”。他们从属都湖过来,一路没有负重,每个人都骑了马,着实令我们羡慕了一番。

  由于人多包少的缘故,我并没有负重,只是在脖子上挂了几个人的水壶和相机。山路很通坦,一路都经由尼汝周围的几个小村庄穿过。此时,远山逐渐向我们露出了真面目,一眼望去,连绵不断的群山向西南方向延伸开去。据向导介绍,今天我们将翻越海拔3800的大山梁子,便可到达德吉塘牧场。3800,听来不觉怎么的,后来才发现,这一天的行程是真正的一条苦旅,艰苦而漫长。

  首先面临在我们面前的是一段极陡的山坡,两旁没有任何依附,脚底是石子和泥泞,一条看不到尽头的道路,在山里不知道迂回去了多长。而万里长征这才是第一步,于是,我们便朝山上登去。

  脚步开始随着坡度的上扬变得越来越慢,每迈出一步都像是使尽了全身力量。背包在背上沉甸甸的,而我的衣服早就变得湿漉漉,帽沿边全是细密的汗水,心脏也在“砰砰”跳个不停。我们还是沿河一直朝上走,起初河水水面很宽,水声轰鸣;两个小时过后,这一条河却逐渐变得细小、轻缓,偶尔看见路边有横卧的枯木青苔遍布,树周围有水源渗出,才知道原来山体内部遍布暗河。

  随后的时间过得越来越慢,路也变得越来越难走。吉猜告诉我们离山顶休息还有半小时路时,我们都欢呼了,但是谁知道,这或许又是藏族小伙给我们开的善意的小玩笑,从来没有感觉到半小时的路是这样的漫长和艰辛。可想而知,那段路我们走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走上去。信心,开始一点点丧失,脑子里没有了思考,已是机械的拖动两条腿。

  当一片平地出现在眼前时,我真想一下子扑倒再也不起来。后方的队员逐渐到达。柔软的青草地上十分舒服,林子里寂静,偶尔有风来袭,感觉丝丝清凉。太阳正好,温暖而不燥热,一条小溪从草地间穿过,更觉清爽怡人。心紧贴在地上,平静而详和,感觉自己和这美丽的山色融为了一体。天地开始朦胧起来,睡意从脚底爬了上来。

   一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3800的顶峰,一种莫明的感动刹那涌上心头。周围群山巍峨,山峰尽现,树木蓊郁,美丽景色尽收眼底。

  从这里开始,我们将一路下山,到达今天的目的地——迪杰牧场。只可惜天公不作美,一片乌云朝我们飘来,天空不一会儿便成了淡灰色。一阵冰雹从天而降,打得地上“叮叮咚咚”直响。曾听人说有“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的说法,现在用在这里,可一点不为过。一路上,吉猜和我们说说笑笑,大家的情绪又开始高昂起来。下山的这一片山岗满是焦黑的地表和高耸着的黑色树干,看得出来曾经在这里有一场大火燃烧。吉猜告诉我们那是雷击所造成的,对于我们来说,则又是一种奇特的风景。从这里远眺,可以看见哈巴雪山的顶部,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圣洁的光芒。

  下午六点钟左右,我们终于到达了德吉塘牧场。天山美景,难以用语言形容,只依稀记得: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这时太阳已经开始西下,金色而朦胧的阳光照在群山的上半部,而山脚早已变成了深绿。这是和我所想像的草原绝对不同的,地上有相当茂密的低矮灌木丛,分布在牧地上。远远可以看见牧场对面的树林旁有村民的小屋,一字排开。

  一种希望升腾在我的心里,那是劳累了一天以后,一种对食物、对舒服的床铺的一种纯粹的精神向往。最好弄只小羊来烤了吃,夜晚的时候烧起篝火,再来点烧酒,那个时候,我们可以唱歌,可以跳舞……

  晚餐十分丰富,我们大家围坐在火堆旁,畅所欲言,时间飞逝而过。夜里清冷,感觉还下了雨,而睡袋里温暖如春,又是一次难忘的经历。

责任编辑:测试

上一篇:串串的果儿串串的情

下一篇:碧塔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