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侃方位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殷著虹 发布时间:2018-11-27 10:31:14

○殷著虹

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中,少剑波有这么一段唱段:“党中央指引着前进方向”;而现代京剧《沙家浜》里郭建光也有这么一段唱段:“毛主席党中央指引方向”。在“文革”期间,这些京剧唱段在我们鹤庆县广为流传,“样板戏”的故事也家喻户晓。那时我在县城小学读书,由于没有学习用的课本,老师会把样板戏的唱段拿来做语文教学,而刚刚到鹤庆的我,对“方向”一词感到很新奇,原因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才辨认出鹤庆人随时随地提及的“东南西北”方向。

应该说“方向”不是一个神秘深奥的词汇,可我在鹤庆县读书之前,是在今香格里拉市建塘小学上的学。在香格里拉,人们总是习惯用“前后左右”作为方位的代称,至此我早已见惯香格里拉“前歌后舞”的场景,和那里的“左山右水”的风光。但到了鹤庆后,却让我一下子被愣住了,总感觉鹤庆人不爱说“前后左右”方向,要把“前街后巷”,说成“南街北巷”;把“左邻右舍”,也说成了“东邻西舍”。这当中最关键的问题在于,鹤庆人把所有的方位都锁定为“东南西北”,脱口而出的方位也就尽是些“南北东西”。

儿时的我善于幻想,总觉得鹤庆人的头脑里是不是有个“指南针”,要不然怎么会准确说出东南西北?我进了学校,老师安排座位,不是说座位在教室的左边或右边,而是要说南边或北边。刚到鹤庆后不久,参加学校组织的支农活动,老师告诉我集合地点是:“走小路过东,见大石桥过南,在西边的打场上。”让我一时弄不清方向。而鹤庆人却似乎习惯了这种拐直角弯的表述。明明可以说:“把坐椅向前挪一挪。”却要说成是:“把坐椅往东边(或其他方位)挪一挪。”明明可以说:“新华书店右边有条巷子。”偏要说成是:“新华书店北边有条巷子。”甚至和同学同坐一条长凳,他不说你:“坐进去里面一点。”而是说你:“坐进去西边(或其他方位)一点。”

正由于那时我不懂东西南北方位,往往是:“别人走南我向北,人家说东我讲西”。于是老师说我:“你不识方向。”便悉心教我认识东南西北。老师说:“夏天的太阳从正东升起,所以叫做:‘东方红,太阳升’;太阳下山的一方是西边,所以叫做:‘西边的太阳就要落山了,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了’。”还告诉我说:“面对东方伸开双臂,左手方向是北,右手方向是南。”听闻老师的教诲,我认识了东南西北方位,但转过几个弯子过后,东西方向尚可辨认,而南北方向却迟迟反应不过来,以至于我经过了很长时间,才从“前思后想”转变为 “东思西想”,从“左来右往”改变成为“南来北往”。当认清了方位,也才融入到鹤庆人的生活。

有道是:“西边河水东边流,北边春风南边秀。”起先我总以为鹤庆人总爱多此一举,本来可以“前后左右”的简单事情,却偏要弯弯绕绕成了“东南西北”。可经过入乡随俗过后,我不仅熟知了东西南北,还对鹤庆的方位了如指掌。但也抱着好奇的心理问过我舅舅:“鹤庆人怎么就喜欢说东南西北呢?”舅舅对我说:“鹤庆的山水朝南顺北,鹤庆的文化东往西来,鹤庆城的街道井字形相交,鹤庆人说话办事也就直来直去,从不拐弯抹角。”

正是认知了:“东托石宝西九顶,北望玉龙南松桂,洪亮一楼钟鼓响,仙鹤翔舞现吉庆。”的鹤庆城池方位,我便更喜欢听:“云鹤四方六个屯,北是辛屯南赵屯,母屯彭屯草海边,东西田屯周王屯。”的家乡民谣。也就对东南西北随口而来之后,我认识到了以东南西北表示方位才是最准确的,而用前后左右表示方位有诸多的“说不清,道不明”。这是因为面对或背靠参照物体的方向说事,总是得出截然不同的方位。

之后,我在鹤庆读书生活几年后,便又回到了以“雪山为城,金沙为池”的香格里拉。在香格里拉中学学地理时,我得利于鹤庆一方水土教我的东南西北,学习成绩名列前茅。这之后学校开展通信兵技术训练,我在有线班学习,也因为我对东西南北方位能把握准确,在考核通信线路架设和拆卸的备战中,我所在班组便迅速完成了“战斗”任务。正是脑海里有东西南北方位,成为了我成年后的一项生活技能,旅途中碰上迷路的事情,我很快便能辨出方向。一次我陪一队客人到德钦县调研,客人提出先到新开辟的巴拉格宗景区看看,可那时没有导航也没路标,风光秀丽的巴拉格宗让司机没有了方向。而在我指点下,我们顺利走上了正路。尔后司机问我:“你是怎么知道方向的?”我说:“很简单,车头正对西下的落日,而左方向是南,右方向便是北。”

可人往往会有顾此失彼的情况,我认识了东南西北,却忽视了前后左右。曾记得在电视上看修建三峡大坝的节目,电视上有时讲“三峡大坝左岸”,有时又讲“三峡大坝右岸”。这便把我给闹糊涂了,因为面对或背对水流方向,得出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左右方向。为此我为“左岸”和“右岸”之说陷入困惑,真不知为何不叫“南岸”和“北岸”。之后,我寻根到了父亲的老家河南,在乘坐地铁当中,列车广播不停地播报“左门”或“右门”的站点。这时我才恍然大悟,弄清了“左”和“右”的确切所指方向。

原来无论是水流、还是船舶、机车等,在拐来弯去的行进过程中,不可能都处在固定的东南西北位置。于是国际惯例便用其行进方向来确定方位,而且“左右”能让人一目了然,所以是最常见的地图方向语言。

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我们国家的现代化建设不断取得新成就。而在确定方向和方位当中,各种软件技术都可为我们提供生活服务。从而让我们能准确查询、寻找地标位置,搜索、导航到达目的地。而曾经熟悉的“上下”、“前后”、“左右”的方位,则重新为我们勾画出空间,呈现给我们东西南北的一路风景。

有道是:“千山万水连北京,东西南北皆顺路。”现如今在祖国大地上,天南地北的高楼大厦正在崛起;四通八达的立体交通尽显快捷。再回味当年“样板戏”的精彩唱段时,我认为,日新月异的今天,早已穿越过了“样板戏”戏文中的“前进方向”,在红旗舞东风的新征程里,似战鼓催征人向新的目标迈进。而当年“样板戏”唱段中的“中南海的明灯,照亮了祖国每寸河山(京剧《磐石湾》)”,“万紫千红分外娇(京剧《红色娘子军》)”的景象,正独领风骚地再现在今天的风光灿烂的岁月。

责任编辑:卓玛拉初 实习生 布内

上一篇:今夜,三江公园月色很美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