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冬天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董国宾 发布时间:2018-12-04 10:17:09

◎董国宾

冬日暖阳下的梅里 松学宝/ 摄

        一入冬,母亲就开始画冬天。母亲对冬天的记忆尤其深刻,一张张涂鸦的画里充满了母亲无尽的思索和感慨。

母亲不识字,没文化,在庄稼地里耕作了大半辈子,可不知怎的,只会种地的母亲非要画冬天。母亲粗糙的手掌从没握过笔,锄草施肥、上山砍材、拉山地车、打猪草、饲养牛羊,靠的就是这双手。如今人老了,母亲勤劳的手也裂开了一道道缝,让人不解的是,满头银丝的母亲却饱含深情地拿起了画笔。

母亲的第一幅画贴在了墙上,这面墙我们称作“娘的心愿墙”。张贴在娘的心愿墙上的这幅画,说是画,其实就是潦草的写意图,是母亲一笔一划用心画出来的。画面上,光秃的树枝被刺骨的寒风刮得东倒西歪,母亲在严冬里背着一小捆柴火一步一步往家赶。天阴沉沉的,破旧单薄的衣服被大风吹得扬起了衣脚,但母亲仍挺在寒冷里。记得母亲制作这幅画的时候,抖动的手一边涂鸦,一边感叹,还从老花镜里滚落出一串心酸的泪珠。母亲的这幅冬天图,虽画的歪歪斜斜,但天寒地冻的景象一眼就能看出。全家人静立在娘的心愿墙前,恍然明白了只会种地的母亲为什么突发奇想学绘画,这是母亲滚动的沧桑,是岁月中的风霜和执着!

母亲的第二幅画又上墙了,漫天卷过大雪后的冬天,一角墙头上,三两只小鸟寂寂地没有叫声,更没有欢快和灵动。冷凉的地面上,皑皑白雪罩住了院子和村庄,小鸟无奈的眼神呆滞了一般,这就是母亲的第二幅画。年迈的母亲从时光的缩影中制作了这幅画,全家人一个个解读着母亲的心思,思想回头走进往昔的岁月中。那些年的冬天,风急天寒,一片冻土,尚小的我们弟兄几个,冬衣破旧单薄,在寒冷里度日如年。我们家还常常锅灶冷寂,炊烟难以飞升,食不果腹。母亲用抖动的笔画出的几只小鸟,在冰天雪地里难以觅到一粒食物,这让我们突然又想到了那一个个难熬的冬天。

母亲又画了一幅冬天图,画图里,全家人围坐在热气腾腾的火锅旁有说有笑,场面热闹极了。看到这幅画,我们的心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中。这些年来,村里开垦荒山,一片片山坡种上了石榴树。榴火的五月,满坡吐翠,万株流丹,景象壮观。千亩生态石榴园,还开发成了旅游项目,花红如潮,游人如织,游客有了休闲娱乐的好去处,村子也朗润起来了,家家都过上了好日子。母亲深情画出的这幅冬天图,笔画虽很不规范,却透出了慢慢的喜悦和幸福。

又一幅画张贴在了娘的心愿墙上,这幅画是一幅雪景图。漫天的雪花飘飘洒洒,降落到一排排整齐的楼房上,乡亲们在安适的家里温暖而祥和。这幅图,母亲终于画出了心愿,画出了全家人的向往,更画出了相亲们的安康与和美!

不识字的母亲非要画冬天,其实母亲画的不只是冬天,是抵挡不住的情感和思想!

责任编辑:张锦明 实习生 布内

上一篇:难忘童年打陀螺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