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自留地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严巍 发布时间:2019-01-07 09:57:34

    在我们那儿,家家户户都有一块菜园。大人们不叫菜园,叫“自留地”。

    自我有记忆起,我家的菜园就没换过位置:沿村中一条曲里拐弯的小巷,北去,经过生产队那排老旧的饲养室,继续往北,走过一口长条形的池塘,是一条两旁长满杂草的小路。路西就是一大片规整的菜地,中间阡陌纵横。

    菜地外围栽一圈篱笆,上面爬满了扁豆藤,开粉白或浅紫色的花,状如蝴蝶,细细碎碎的,一阵风起,在阳光下翩翩起舞。但我家菜地的篱笆墙上,长的却是山药。每年春天,几场雨后,菜园里还是一片萧瑟景象,枯朽的篱笆下就钻出一株株嫩嫩的细芽,不知不觉间,就长成了一道绿墙。心形的叶子,绿油油的,不起眼,却独成一道风景。况且还有可食用的山药豆,做饭时蒸熟了,剥皮,蘸白糖吃,是美味。

    清晨的菜园湿漉漉的,吸一口气,清新得叫人通体舒泰。祖父是村里最勤劳的人,总是天不亮就起床,扛一柄锄头,到菜地里去干活。有时也叫上我。清晨的大地,笼罩在一层淡淡薄雾中,大的小的树木,无论树干还是叶子,都是湿润的。祖父一言不发,只默默挥动锄头除草,嘴边升起一团蒙蒙白气,脸上是平和的笑,整个人也像是那些乡村的清晨,宁静,悠远。回家时,祖父的锄头上挑着一捆青菜,用一根青草搓成的草绳捆扎,散发出一股怡人的清香。

    但菜地最美的时辰还得数黄昏时分。夕阳如画,西方的天空美轮美奂,镀了一层橘红光彩的云层,静立不动。那一刻,时间仿佛也停止了流动,周遭的一切在晚霞的映照下,如梦似幻。祖父站在菜地里,拄着锄头,可能是干活累了,想歇一会儿,也可能是被这黄昏的静谧、温馨所感染,站成了菜园里的一帧凝固的风景……地里一片青翠,不过是葱、蒜、油菜、菠菜、蒿、土豆,白菜之属,都是家常菜蔬,但一行行一畦畦,整齐划一,夕阳晚照中,别有一番韵致。

    那时,我还没上学,已能够帮大人干活了,主要是看水道,就是大人浇菜时,我在另一端看到水满了垄沟,就喊一声……地里浇过水的葱、蒜、韭菜,鲜嫩可人。

    八岁那年我上学了,大人怕耽误我学习,就很少让我到菜园干活了。我也乐得清闲,毕竟“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大人天天这么说,耳濡目染,我自此便远离了菜园。谁想,到了初二,我迷上了武侠小说,没日没夜地苦读。到后来,又跟一伙顽劣少年到处拜师学艺,扎马步,吊沙包,腿裹沙袋,蹿高跳低,梦想着有朝一日,练就一身绝世武功,游走江湖,行侠仗义……结果可想而知,武功没练成,我的学习成绩却一落千丈。

    那年暑假的一天,很少到菜地干活的父亲,突然一反常态地叫上我,说:“走,跟我浇菜去。”父亲当时在学校当老师,一向严厉,让我甚是敬畏。我只得乖乖跟在他身后,去菜园里浇水、除草、翻地、撒种。不几日,这些活计我都做得有模有样了。父亲脸上渐渐有了笑意。休息时,父亲坐在井台上抽烟,我掬一捧井水洗脸,透心凉。我一边甩着手上的水滴,一边看着那一地青翠的菜苗,一道道篱笆上,绿叶葳蕤,花香萦绕,甚是赏心悦目。

    回家后,我将那些武侠书打捆,塞进了床底,再也没翻过。我开始心无旁骛地投入到学习中,第二年考入了师范学校。

    很多年来,我一直记得那个暑假的菜园,记得那些个宁静的早晨和黄昏。对我而言,那是发热头脑时的一针清醒剂,是浮躁人生的一方净土。那也是我心灵深处,一块永远的“自留地”。


责任编辑:安永鸿

上一篇:欢欢喜喜过大年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