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在腊月的风中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刘风美 发布时间:2019-01-29 10:14:39

       有一年腊月,我拥抱着还是男友的老公站立在风中,我说西伯利亚的寒流吹来了腊月的风,也吹起了洋洋洒洒的雪花,吹得湖面结上了厚厚的冰层, 吹得朵朵梅花在天地间悄然开放,而且弥漫着浓郁的清香。

       老公幸福地说,他感觉到风中荡漾着青春时光的躁动与热烈,让他内心的渴望在汹涌澎湃。我也激动起来,我说那是腊月风中的一幅诗意画卷,在年关将近时隐隐约约,小小的花瓣绽放希冀,画卷里仿佛有我们相拥着眺望漫天飞雪的风情。老公愉快地告诉我,腊月是一个亲情荡漾的日子,城乡喧嚣,人影忙碌,天地气象惭惭回升暖意……       我说,我们站在腊月的风中,生活似水流年,心情舒爽明朗,美好的渴望驮来了春节浓浓的气息,也驮来了生命喜悦中的浪漫与热情。

       那天回家后,老公突然想对我说,幸福在手,可不能癫狂忘本哟!这时,电视上正唱起歌剧《白毛女》中的“雪花那个飘”,仿佛腊月里的北风在吹,漫天的雪花也在飞扬,那悲悯而又欢畅的歌唱中,让我想到歌剧中贫困父女之间的爱,在北风呼啸中显得那么脆弱,在那个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人性在清贫苦难中显得质朴而忧伤,爱恨情仇也在腊月的寒风中变得扑朔迷离。

       与老公成家后的第二年腊月,我儿子出生,平时总是性情开朗的老公,面对窗外风花雪舞的风景对我说,外面北风呼啸,他的内心也在狂风怒吼。那天,我被推进产房的瞬间,老公突然变得焦躁不安,长时间在医院的走廊里徘徊,当产房里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时,老公才由紧张变得激动,他哆嗦着,幸福着,快乐着。当医生告诉他,我生了个大胖小子时,他竟然欣喜若狂奔跑着去街市上买喜糖。

       那天,在街头飞舞的雪花中,老公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马路边一位风中的老人,正在向路边行人探询问路,她左手拄着一根拐杖,右手的胳膊上拎着一只大竹篮,肩上还背着一只很沉的大口袋。她佝偻的腰身显得很瘦弱,身上和头上落满了雪花。见此情景,老公突然泪如泉涌,那是我的婆婆,她是从几百里外的老家赶来的,因为几天前老公在电话告诉她我将要临产了,老人就上心了,顶着腊月的寒风远道奔波而来。

       老人听说有了小孙子后,更加激动了,她把手中的竹篮递给老公说,里面有家乡的土老母鸡,还有猪肚、猪肝和红糖。老人移了移拐杖,把肩上的大包卸下来说,还有小孙儿用的衣服、尿布、包被,婆婆说照顾小孩子要周到,要细心,事事都要想到,千万不可有一丝马虎。老公听了,哽咽着喊了一声:娘!

       时光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了,儿子长大成人,是一个风流倜傥的大学生了。当我对他提起腊月风中的祖母时,他热泪盈眶地说,他看见了腊月风中祖母的慈祥,也看见了亲情大爱弥漫在腊月的风中,成为亘古不变的风景。


责任编辑:安永鸿

上一篇:在路上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