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饺子的年

来源:香格里拉网 作者:王沙沙 发布时间:2019-02-12 12:18:58

    电视机里传来猪年春晚欢快的音乐声,老公、婆婆、儿子和我坐在客厅里,忙着和千里之外的父母视频通话。40几分钟后,我们的视频通话结束了,浓浓的思念之情像是堤坝溃了一个缺口,缓缓流向外面,让我得到了些许的安慰。我抱着儿子欣赏电视里的表演,思绪却被母亲那句:“我们准备包饺子了,一会再通话。”拉回了回忆里。

    仔细一算,我已经3年没有回家过年了。来云南10年,前几年我几乎是每隔两年就会回去过一次春节,后来我结婚并有了宝宝,母亲担心孩子小,适应不了东北寒冷的气候,一再劝说我夏天才回去,要不就等孩子大一点再回去过年。虽然我更适应云南的饮食习惯,但我一直觉得北方的年味更浓一些。

    在云南,除夕这天只吃三顿饭就够了,而在东北, 有一个更为隆重的环节叫做请财神。一般是要在大年初一零点之前吃一顿饺子,再将财神爷的画像贴到家中最显眼的位置,祈求来年财源滚滚,日子越过越红火。

    还记得小时候,每年到了除夕这天,弟弟和我比谁会坚持到接完财神,可谁都坚持不到最后,总是在春晚的欢声笑语和爸妈和面、包饺子的忙碌中睡着了。等到饺子煮好了 ,爸爸会以放鞭炮、烟花为由叫醒弟弟,因为那是弟弟的最爱;而我则被妈妈以拉一下门梁可以在明年再长高一点拖出温暖的被窝。

    我在云南过的年少了包饺子的环节,这让我觉得好像还没到真正的过年。听到母亲说要去准备包饺子,我竟很羡慕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热热闹闹包饺子,吃饺子的场景。尤其是当有人吃到象征明年一切都会顺利的硬币时,那种饱含羡慕的失落感也是东北过年带给我的最暖心的记忆。

    春晚快要结束了,猪年也正式来到我们的身边,我闭着眼睛,在零点之前默默许下了心愿:也许下一个春节,我就能和父母一起包饺子、迎财神,吃到那枚寓意一切顺利吉祥的硬币。


责任编辑:王沙沙

上一篇:文家的张先生

下一篇: